10来得不是时候(二更) - 东岑西舅(出版)

10来得不是时候(二更)

他走向门口,从猫眼里看了下门外站着人,英挺的眉微拧,对电话那端的好友道:“我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先挂了,我等会再打给你。.” “呵,说你忙你还真是忙得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不用特意打过来了,等你有时间再约一起吃个饭。” “好。” 挂了电话往房内走,将手机扔到床上,打开衣橱,里头挂满了柳如岚在得知儿子会回来后为他准备的满满一衣橱衣物用品。 他拿了件浅灰色的睡袍披上,然后才走去开门。 门打开,不待来人开口他便道:“我马上要去见爸和大哥,您有什么话等我晚上回来再说。” 似是没料到他会这样说,柳如岚楞了一楞,向来不轻易表露情绪的面容掠过一抹不悦。 “莛东,你十几年不回家,这就是你对母亲的态度?” 藿莛东垂眸,俊容平静得让人窥不出一丝情绪。 “妈,我十几年不回家那不也是您叫我不回的么?” 柳如岚面色变了变,恍然道:“原来你一直在怪我把当年才十岁的你送去国外读书?你怎么就没想过我那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我最讨厌做父母的动不动就说自己做所的一切都是为了子女好。”藿莛东抬眸望着母亲,黑眸深沉,“当初说好我每年都可以回来和家人一起过春节我才答应去的,可拖了一年又一年,你一直在找各种各样的借口阻止我回来。被您骗了一次又一次,我索性不再提回国的事。” 儿子指控的口吻让柳如岚感到心虚。 她蹙眉,试图为自己辩解:“其实我不让你回来是因为——” “不管因为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藿莛东打断她,“我要换衣服了。” “莛东!”儿子冰冷的逐客令让让柳如岚既难受又难堪。 而藿莛东已经往房内走去。 见状,她无奈的叹了声,走出去带上房门离开。 听见关门声,藿莛东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一头倒在身后的大床中央。 这个家住着和他关系最密切的亲人,可他却在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一丝温情。 人人都说他冷漠,他不知道到底是他天生冷漠,还是这个家造就了他的冷漠。 “叩叩叩!” 敲门声又传来。 他闭眼,动也不动。 知道敲门声接二连三响起,他意识到门外站着的不是去而复返的母亲,这才坐起身,然后走向门口。 * 正懊恼来晚了一步不知^H小说道又要去哪里找,门却忽然打开,然后露出一张犹如千年寒冰的美男脸来。 岑欢颤着嘴角盯着仍是一身睡袍的藿莛东随意在腰上系的一个结,正犹豫着要怎么开口,藿莛东已经问道:“什么事?” “哦,我、我是想说我和朋友约好了,等看过外公和大舅就去跟她会合,所以就不在你家住了。”终于一口气说完,岑欢松了口气。 “还有其他事么?” 岑欢摇头,然后‘嘭’地一声,门重重摔上。 岑欢傻眼——靠!答应还是不答应给句话呀! ————

下一篇   11装哑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