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无法抗拒的诱惑(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00无法抗拒的诱惑(3000)

岑欢从特护病房出来,胡任海刚好赶到,一见她便问,^H小说“岑医生,向嵘的病你有把握治好么?他可是藿氏集团总裁的未来岳父,若实在没把握就让他转院得了,免得耽搁了他的病情对医院影响不好。.”. 岑欢没多做解释,只是让他放心。 回到诊断室,陆医生已经把向嵘的所有检查报告单和病历送来,她仔细看过,又把以前在伦敦工作时的病例记录翻出来笔对,两者结合,重新给向嵘制订了一份诊疗计划。之后和其他医生会诊后才交给护士执行医嘱。 新的诊疗计划很快起了作用,原本病恹恹的向嵘下午时已经精神许多,连脸色都明显好转。 这让胡任海松了口气,对岑欢赞不绝口芑。 之前对岑欢抱质疑态度的一些医生护士也改变了对岑欢的看法,不再认为这位从伦敦留学回来的美丽女医生只是虚有其表。 快下班时接到藿莛东的电话,岑欢才想起昨天两人约好一起回老家的事情,连忙向胡任海请了一天的假,然后回家收拾简单的行李。 七点时藿莛东来到她公寓楼下接她,她打开车后座的车门把行李包放进去,原本想自己也坐车后座,又怕被误会把他当司机,想了想,还是坐到了副驾座上,之后一直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沉默不言猬。 藿莛东从后视镜瞥她一眼,她今天一身黑色小西装搭深蓝小脚仔裤,小西装的袖口随意外翻,露出一小截里头的条纹衬衫,秀美的大波卷散落在胸侧,原本中分的长刘海松松束成一束置于脑后,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整个人显得干练而雅致,又不失小女人的味道。 他收回视线,嘴角微微倾了下。 车行至一家水果店停下,他下车买了些时令水果,从水果店走出时,挺拔的身形笼罩在头顶橙黄的路灯灯光下,俊帅的面容覆上一层淡淡的光痕,柔和了原本冷硬的五官线条。 岑欢远远望着,心头突然滋生一股悸动,好想打开车门扑过去抱紧他。连手都不自觉触上车门把,可最终没有动作。 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他的未婚妻,那个看起来温柔甜美,实则泼辣刁蛮的女人。 他有未婚妻,她有女儿,他们之间不论站在哪个立场,都不应该再有交集。 这些年来原以为的遗忘,原来都是在自欺欺人。 岑欢,你真是没用! 她头抵着车窗自骂一句,心里懊恼这些年算是白躲他了,对他的情不但未曾减少半分,反而在沉淀后爆发得越发狂热,来势汹汹。 她真怕自己什么时候克制不住那股冲动,又会不顾一切的爱得死去活来,而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 车门打开的声音传来,她却是保持头抵车窗的姿势动也不动,满脸的懊恼神伤。 藿莛东把水果篮放到后座,回到驾座时瞥了她一眼,她安静的样子实在让人有些不放心。 “岑欢?” 他轻声喊她。 这两个字就如同毒咒一样,让岑欢心都疼起来。 ——岑欢,你疯了! ——岑欢,到此为止吧。 岑欢,岑欢…… 她捂住耳朵,蜷缩起身子,将整张脸埋入腿间,纤弱的双肩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藿莛东一楞,倾过身来,厚实的掌心轻轻覆上她的肩。 “怎么了?” 岑欢咬唇不语。 她怕自己开口的声音会带着哭音,而她不想让自己难堪。 藿莛东轻叹一声,松手拉直身体,静静的望着她,半晌才淡然开口:“岑欢,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 岑欢呼吸一窒,缓缓深呼吸调整情绪,一会慢慢舒展手脚坐好,望着窗外,语气平静道:“走吧。” 藿莛东若有所思的望她一眼,回眸注视前方的路面,发动车子离开。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两人都不发一言。 岑欢和往常一样,上车不到半个小时便昏沉沉入睡。 藿莛东知道她这个习惯,早给她备好了薄毯和小枕头,等她睡着身子歪歪斜斜时,他见前后没车,便把车停在路边给她调整睡姿,然后才重新上路。 快到目的地时,岑欢包里的手机响起来,以往她都睡得挺沉,这次却是电话一响便醒了。 迷迷糊糊中不记得自己是在回家的路上,眼都还没睁开便下意识去摸,结果不小心碰到cd机的播放器,立即有歌声从里头飘出来。 她心里一惊,猛然睁开眼,目光触及闪烁着灯光的仪表盘,这才记起自己是在车上。 她动了动,身上的毯子滑落,她又楞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是睡在小舅的腿上。 她面上一窘,立即爬起来,拨了拨头发坐直身体,有些脸红耳赤的望着漆黑的窗外,心口扑通跳得厉害。 藿莛东关了播放器,手机的铃声立即变得刺耳。 岑欢从包里掏出手机,见是家里打来的,电话一接通,藿静文的声音传来:“欢欢,你们到哪了?我好准备炒菜。” 岑欢刚睡醒,窗外又黑漆漆的看不清,不由看向驾驶座的男人。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藿莛东回她,目光专注望着前方。 岑欢回了母亲,挂了电话后脸上的热烫还未褪去。 她弯身拾起毯子,瞥到藿莛东腿上的小枕头,想着自己刚才就是枕着那个枕头躺在他腿上,也不知道他腿麻了没有? 胡思乱想间,车子停下来,她这才发觉已经到家了。 藿静文早已站在门口候着,见岑欢下了车立即迎上来,脸上是一贯和蔼可亲的笑容。 “饿了吧?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爸在里头等着呢,走吧。” ******************* 岑佑涛出院后身体恢复不错,虽然还是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但对于藿静文和岑欢来说,他不记得以前的事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没有车祸之前的岑佑涛根本不在乎她们母女的感受,似乎她们对他来说都是外人,而车祸后的他失去以前的记忆,反而懂得了珍惜她们母女,知道了亲情的可贵。 “佑涛,你不是说有事问莛东?”

下一篇   101眷恋(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