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告你强奸(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14告你强奸(3000)

心头狠悸了一下,她敛住神游的思绪,努力克制乱序的心跳,故做一副厌烦的表情。.. 藿莛东定定的看着她,深沉的黑眸微眯,仿佛在窥视她这番话的真实性。 他当然不信她已经不爱自己了。即使她嘴上说没那么喜欢他,可两人在欢爱时她身体的反应和她眼里的狂热却骗不了他。 但为什么她突然转变了对他的态度芑? 他的注视让岑欢既心虚又心慌,怕被他看穿,她别开眼试图用手推开他,结果反被他制得更死。 她心烦意乱,忍不住脱口哀求:“我们就这样,我不爱你你也别来招惹我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找个爱自己的男人好好过一辈子。” 曾几何时,这是藿莛东对她的期望,希望她能放弃对自己的感情,找一个爱她的男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猬。 可此时听她说出来,他却是满满的不爽和不乐意,而胸口更是翻腾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她爱的明明是他,心里却想要和别的男人好好过一辈子! “你所谓的至死不喻就是这样?”他的手指用力按压她的下唇,低沉的语气夹杂一丝嘲弄。 岑欢的唇被他按着开不了口,双手又被他反扣住挣扎不开,没办法推开他,气得头顶血液直涌。 “把刚才的话收回去,我当作没听到过。”他松开按住她下唇的手指,还她开口的自由,清俊的面容平静得不可思议。 岑欢用力抿了抿发痛的唇,气恼地哼了哼:“收什么收?覆水难收你没听过么?我说得那么清楚了,你不要再逼我好不好?”她真怕自己好不容易开了口要离开他,却又无法坚持。 他的手圈上她的脖颈,还没用力,岑欢已经面色一片惨白。 这样震怒的藿莛东是她从未见过的,一副恨不得撕碎她的恐怖表情,让她心生惧意。 愤怒战胜了那一丝惧意,她无畏的迎视他喷火的黑眸,语句清晰:“我已经答应梁宥西应他母亲的邀约去他家吃饭,而他母亲很喜欢我,所以我想我和梁宥西在一起会很幸福。” “你敢!”他切齿威胁。 岑欢淡淡一笑,“为什么不敢?我和他约好了,下午他会来接……” 话未完,唇已经被狠狠封住,锋利的齿端带着蛮横的力道重重啃咬着她柔嫩的唇瓣,而一双手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这样的发展岑欢始料为及。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 他的手灵巧的剥除她的针织衫和外套,只留下里头的粉色胸衣,而一只大手沿着胸衣的边缘挤入,慢慢的张开,整个掌心都拖住她沉甸甸的饱满,蓄意让她痛似的毫无章法的一阵揉捏,搓成各种令人脸红心跳的形状。 藿莛东望着这样的她,只觉喉咙一紧,双手抱住她的臀压向自己滚烫的勃发处,毫无欲警的一下狠狠闯入她柔软而温暖的身体里。 他深深吐息,屈膝支撑住她的身子将她抬高抵着门^H小说板,而十指张开与她死死相扣,脸埋入她剧烈起伏的胸口,喘息着,额头的青筋因极力的忍耐而条条绽出。 开始深入沉潜的男人闻言抬眸瞥她一眼,不以为意的撇唇:“既然你要告,那我就不遗余力的奸个够,在你身上制造出各式各样的痕迹,免得你没证据。” 这混蛋! 岑欢气得身子发颤,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极度的羞窘和难堪压榨着岑欢的心灵。 她想起天真可爱的女儿,想起希望她找个好归宿的父母,想起怀上女儿的那几个月里患上抑郁症险些自杀的自己,想起女儿出生后她当着秦戈的面发下的毒誓。 ——我若再和他在一起,就让老天罚我得不好死。 现在她违背自己的毒誓,会不会真的不得好死? “在想什么?”暗哑的声音落下,夹杂徐徐的吐息声。 她有些怔忪的望着头顶那张熟悉的清隽面容,不自觉的伸手想去触摸他的五官,却僵在半空。 “小舅,你爱我么?”她轻轻开口,语气因他撞击的动作而断断续续。

下一篇   115结束(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