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结束(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15结束(3000)

岑欢醒来时已是下午。.. 睁开眼,身边的床铺是空的。 她瞪着天花板,想起之前的一幕幕,仿佛做了场梦一样。 一直没吃东西,还被折腾那么久,肚子饿得厉害。她皱眉忍着身体的酸痛下床梳洗,随后去厨房找吃的。 “你醒了?”低沉的的男声从客厅传来,她一楞,抬头看去,见藿莛东从沙发上起身朝自己而来,高大的身影背着阳台的光线,岑欢看不太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却注意到他嘴角是微微上翘的芑。 他似乎心情不错? 哼,把她欺负成这个样子,他当然心情好了。 想起他手脚并用把自己折腾的欲哭无泪,岑欢不快的回眸,也不理他,径直走向厨房猬。 对于她的态度,藿莛东也不恼,跟过去看她在冰箱里找吃的。 岑欢拿了两个番茄和两个鸡蛋打算做面条吃,一转身发现藿莛东盯着自己看。她扫过自身狼狈的样子,而对面的男人却神清气爽,一脸吃饱喝足的餍足表情,不由心头怒气翻滚,把东西塞到他手里,语气恶劣道:“你害我肚子饿的,你给我做。” 藿莛东看看手里的东西,又看她一眼,眉一挑,把番茄和鸡蛋放到流理台上,然后把衬衫的袖口挽高,开始动手给她做面条。 岑欢站在身旁看他俐落的煎蛋切番茄,而他忽然回过头来,两人的视线相接,她立即不自在的撇开,最后索性出了厨房,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阳台发呆。 十多分钟后藿莛东端着两碗面条走来客厅,食物的香气涌入呼吸,岑欢回神,也不看藿莛东,径直端过其中一碗自顾自的吃起来。 藿莛东在她身边坐下,看她把煎蛋吃了,又把自己碗里的那只也放到她碗里去。 岑欢一怔,哼了声,不客气的照吃不误。 “我记得你以前吃荤的,怎么现在全吃素了?”藿莛东忽问。 岑欢手一僵,没回他,继续把面条吃完然后放到厨房的水槽里。 “别生气了。”转身时,撞到一堵肉墙。 她试图后退,可双肩被一双大手抓住,硬把她揽入怀里。 她抬眸,美目喷着火焰,语气却极其平静:“你到底想做什么?痛快点给我个答案,别让我糊里糊涂的猜来猜去行不行?” 藿莛东拥着她不语。 闻着他身上熟悉而好闻的气息,岑欢鼻头一阵发酸。 “你明明就不爱我,为什么还对我这样?你不放我走,我会误以为你是爱我的,而这样只会让我越陷越深……” 怀里的身子轻颤,藿莛东不自觉搂得更紧,低头亲吻她的发旋,大手覆上她的后背轻轻安抚,却始终不肯给她一个答案或承诺。 岑欢顿觉心灰意冷。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她闭上眼,轻轻的说。 藿莛东抬起她的下颌,神色有些阴沉,“既然爱我,为什么还要把我推开?” “那你爱我么?”岑欢睁开眼问他,目光无比清澈。 藿莛东呼吸一窒,无法开口。 “你看,我就知道你会沉默,每次问你都这样。”岑欢自嘲一笑。 藿莛东望着她脸上的哀伤,半晌后冒出一句:“我会和你在一起,这样还不够么?” 可现在不同,他有一个快要结婚的未婚妻。倘若他们结婚后她还和他在一起,那不就成了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她虽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可她却不能不顾别人怎么看女儿和父母。 她深吸口气,语气近乎哀求:“放过我吧,小舅,我累了。” 肩上猛然一紧,力道大得让岑欢皱眉。 “你真的要结束?”他问,语气森寒。 岑欢点头,肩上的力道痛得她开不了口。 “如果我不许呢?” 肩膀越来越疼,她挣扎着晃开,一会缓过气来才回他:“我在伦敦时曾有一段时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还险些自杀,而这都是拜你所赐。除非你想我再次患那种病,否则就别逼我。” 抑郁症,自杀。 藿莛东神色瞬变,望着她瘦削的脸颊,心口一阵生疼。 难怪她回国后处处躲着他,难怪她明明爱他却要把他推开,是他无法给她承诺,无法给她安全感,而她害怕再受伤,所以下意识的想远离他? “以后你结你的婚,我谈我的恋爱,我也不躲你,只是不会再把你当成爱人,而是纯粹意义上的舅舅。希望你也一样,只当我是你的外甥女。” 每说一句,岑欢都感觉心狠狠痛一下。 ^H小说藿莛东一言不发,凝望她良久后才转身。 岑欢以为他要离开了,他却是走向她的卧室,一会后出来,手里多了支精美的手机。 “你的电话卡我已经帮你上好了。”藿莛东把手机递过去,岑欢瞪着手机不接。 “怎么?舅舅送外甥女的礼物也不敢接么?”调侃的语气充斥着一丝嘲弄,他把手机塞到岑欢手上。顿了顿,又说;“你男朋友发了条短讯说五点过来接你去他家吃饭,短讯被我删了,还有他的电话也被我拉入了黑名单。” 岑欢愕然,望着他的眼里满是困惑——他为什么要删梁宥西的短讯,还把他的电话拉入黑名单? “你好好照顾自己,别一直吃素,太瘦了不好。”藿莛东揉揉额,走到客厅拿起自己的外套,走向门口。 岑欢望着他的背影,心里难受得想哭,好想扑过去留他下来,说只要他和她在一起,她什么都不在乎。 可她原地站着没动,而藿莛东没再回头,径直开了门离开。 岑欢瘫在地上,泪眼模糊的望着手里那支精致的手机,在看到手机背面刻着的她的中文名和英文名的缩写后,眼泪越发泛滥。 ************************ 从岑欢的住处出来,藿莛东在公寓的大厅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而对方在看到他后面色一楞,随即大步走过来。 “小舅,这么巧?是来找岑欢的么?”梁宥西脸上荡着微笑,目光却透着一丝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