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他要做什么(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19他要做什么(3000)

“欢欢,过外公身边来坐。.”. 客厅里,轮椅上的藿贤冲岑欢欢招招手,语气温和得让岑欢有些受宠若惊。 她走过去在离藿贤最近的一张沙发坐下,而藿贤抓过她的手打量着她,一会才道:“怎么这么多年不来看外公?是不是记恨外公对你们母女不好?” 岑欢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欢欢这几年不是又是忙学业又是出国,我想她是太忙了才没时间来看你,你别想太多。”一旁的柳如岚见她不吭声,于是开口替她解释芑。 岑欢有些诧异的看她一眼,奇怪她怎么会替自己解围。 “再忙也总有休息的时间吧?我记得她出国那几年就一直在h大读书,离得这么近,却从来没见她来看过我,就连静北他去世时她也……”提到因病去世的长子,藿贤心头一痛,住了口。 岑欢一直以为外公是个亲情观念淡薄到近乎冷漠的老人猬。 他和唯一的女儿断绝父女关系,又把小儿子小小年纪便送去国外。而唯一留在身边的长子因得不到他的信任,拼死拼活的努力工作证明自己的能力,最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他不是那么强势专横对子女过分严厉的人,一切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也许大舅还好好活着,而母亲会不时回来看看他,就连小舅,或许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冷漠。 她望着在提起过世的大舅时满脸悲痛的外公,想起失忆后却反而变得珍惜她们母女的父亲,不懂是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一定要失去些什么^H小说,才会懂得珍惜眼前所拥有的? 她轻吁口气,反握住外公的手,浅笑着说:“只要您不嫌我烦,我往后会常来看您。” “那就好,最好是能和你母亲一起来,她也好久没来看过我了。”藿贤有些感伤。 自长子去世而自己又瘫痪后,他越来越感觉到亲情的重要。什么财势钱权名利,就算能一生拥有又如何?他为了这些逼得子女一个个从他身边离开,如果早一点觉悟,也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糕。 “我妈要照顾我爸,等我爸能四处走动了,她一定会来看您的?”岑欢为母亲辩解。 “他……其实可以来市里做康复的,毕竟这里的医疗设备比县城要齐全,我也早给他们准备了一套房子,他们随时搬来住都可以,有佣人负责打扫卫生和照顾他们的衣食起居。” 岑欢望着面容慈祥的外公,心想母亲若知道外公现在正极力想补偿她,并间接接受了父亲,一定会非常开心。 她正想说什么,耳边听得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自大厅方向传来。 “伯母,伯父。” 向朵怡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过来,脸上挂着温柔得体的微笑,在看到岑欢后微微颔首招呼。 “朵怡,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不是说你爸今天出院?”柳如岚问她。 “哦,医生说他明天出院比较好,今晚在医院再住一晚。” “那明天你让段总管去帮忙。” 向朵怡点头,然后四处张望了下又问:“我刚才听段总管说莛东回来了?” “他回来拿点东西,应该在他房里,你上去吧,顺便把他叫下来,等你爸出院了让他抽个时间回家一趟,谈谈你们俩的婚事。” 闻言,向朵怡面上一喜。 而岑欢明知道向朵怡终究会和小舅结婚,变成她的小舅妈,可听柳如岚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难受。 “那我上去了。” 向朵怡话刚落,便听见一阵下楼的脚步声。 藿莛东手里拿了些文件下楼来,向朵怡一见立即迎上去。 “莛东。”她灿笑着勾住他的臂弯,“伯母刚才还让我上去叫你呢。” 藿莛东瞥一眼她缠上来的手臂,目光淡淡朝岑欢掠来,后者视线慌忙一转,落向别处。 他收回目光,扬手抖了抖文件,不动声色的摆脱掉向朵怡的手。 “莛东,”藿贤叫住他,“你和朵怡的婚事也拖了这么久,这次等她父亲出院,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你也不小了,该成家生子了,别一直拖。” 藿莛东望着岑欢,没点头也没拒绝。 岑欢察觉到他的目光,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假装赶时间的看了眼时间,然后道;“外公,我晚上还要上班,改天再过来看您。” “这就走?”藿贤有些不舍。 “对啊,欢欢,你不是八点才上班么?现在五点都不到。”向朵怡插话。 岑欢看她一眼,淡淡开口:“我要回家一趟拿些东西。” “那也不急,到时让你男朋友接送不就得了?” “男朋友?”藿贤看向岑欢,“你交男朋友了?” 岑欢握了握拳,克制住想一拳将向朵怡那张嘴打歪的冲动,牵强笑了笑,点头。 “那怎么不带你男朋友来给外公看看?他做什么的?” “哦,他——” “伯父,我见过欢欢的男朋友,是她医院的同事,脑外科的医生,长得很帅气也有很有气质,我听说他母亲是医院的院长,而他父亲是政界高层,这样的家世背景,欢欢和他在一起绝对会幸福。” 岑欢没想到向朵怡居然会去打听梁宥西的事,一时有些发楞。 “政界高层?”藿贤皱眉,问岑欢,“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岑欢摇头,又听向朵怡说:“医院里都在传欢欢和她男朋友快结婚了,到时候伯父总会看到的,或者您让欢欢下次带男朋友来一趟,一问不就清楚了?” 岑欢看向向朵怡,简直是有些忍无可忍,可当着外公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皮笑肉不笑道:“八卦这种事我以为只有医院那些唧唧喳喳的小护士才喜欢,没想到向小姐也很爱。” 向朵怡脸色一变,岑欢却已经不看她。 “外公,那我走了,改天再过来看您。” 藿贤点头:“你既然赶时间那就走吧。” 岑欢起身。 “我送你。” 低沉的声音扬起。 她一楞,抬眸对上那双深邃不见底的黑眸,还没开口,耳边已听见向朵怡不满的抗议:“怎么我刚回来你就要走?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能留下来大家一起吃个晚饭?” 藿莛东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往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