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取舍不过一念之间(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24取舍不过一念之间(3000)

到下午三点多,梁宥西才醒来。.. 身边静悄悄的,没半点声音。 揉着发痛的额头坐起来,发现自己睡在书房,他想是岑欢回来了,爬起来走出书房,果然在客厅看到正在整理东西的岑欢。 听到脚步声,岑欢回头:“你醒了?好些了么?” 梁宥西在她身边蹲下,继续揉着额问她:“我是不是又高烧了?芑” 因为高烧,他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岑欢起身进厨房给他倒了杯温开水。 “这边比国内冷,你穿那么少又睡在沙发上什么都不盖,不感冒发烧才怪。猬” 梁宥西接过,一口喝个精光。 “难怪我睡得迷迷糊糊,一下热一下冷。” “想不想吃东西?”她问,看他点头才又返回厨房。 “看你的表情,你女儿应该没事了?”他倚在厨房门口问她,有些发涩的视线追随着她的身影移动,胸口一阵暖意划过,是他从未感觉过的温暖。 他其实是个很长情也很容易满足的男人,只要他爱的女人心里也有他,又能够每天为他下厨,那么哪怕她做出来的东西会要他的命,他也照吃不误。 况且岑欢的厨艺虽然不是很好,但也还算过得去,起码他就很爱她做的饭菜。 “秦戈带她去超市买东西去了。” “看得出来他很疼你女儿。” 岑欢动作一顿,心想秦戈对女儿的疼爱,大概还胜过她这个做母亲的。他宠着她疼她,毫无理由的护着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连她有时要教训女儿他都不准,这样的疼爱,她怎么就没想到全是因为自己呢? 之前就已经欠他够多了,现在还添了笔情债,现在她欠他的,真是下下辈子都还不清了。 “岑欢?”见她发呆,梁宥西走过去碰她一下。 岑欢回神,点头说:“他是很疼橙橙。” “你们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住在一起?你和他——” “梁宥西,我和秦戈之间的事我希望你不要过问。”岑欢打断他。 梁宥西皱眉,“我只是想说你们这样孤男寡女同住一室不太好。” “你放心,秦戈不是你,他从来不勉强我做任何我不喜欢不想做的事情。” “你就这么信任他?”梁宥西不满她护着秦戈的态度,那让他感觉自己又多了个情敌。 “如果连他都不信,我不知道这个世上我还能信谁。” 秦戈在她患上抑郁症时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因为那段时间她情绪非常不稳定,心里背负了太多的压力和沉重的心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有时候大脑混乱时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清醒时才从秦戈口中得知,她好几次都险些自杀。 梁宥西对她的话不以为意:“他不过是比我早认识你,有机会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们母女。可他能做的,我都为你做。” 岑欢看他一眼:“秦戈不只是我的朋友,还是和我们母女关系亲密的家人,他在我心里的位置,不是谁为我做点什么就能取代的。” “你就这么看轻我?”梁宥西不爽了,“我说过他能为你做的我都可以做。” “可我不需要。” 梁宥西瞪着她,脸色阴沉。 “岑欢,你是不是不刺我一下心里不痛快?” 岑欢望着他,他眼里的血丝越发明显,怒意也一点点从眼眶里迸出来。 “梁宥西,我以为你是聪明人,取舍不过一念之间,既然知道我不是你那杯茶,为什么不另外换一杯?” “那他也不是你那^H小说杯茶,你为什么不另外换一杯?” 意识到梁宥西说的是谁,岑欢脸色微变。 梁宥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我们都是同一种人,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又怎么劝得动我放弃?” “我和他之间没有利用关系,而我对你,除了利用外再无其他。” 周遭的空气仿佛瞬间凝滞,梁宥西脸色铁青的瞪着岑欢,眼神犀利如刃,似要看穿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能够这么狠心的对待他。 “看来我是真的很惹你嫌弃。”半晌他才低低吐出一句,声音越发的沙哑。 岑欢收回目光,不再说话。 “你放心,我也不是脸皮厚如城墙的主,既然这么让你讨厌,那我还是赶紧消失好了,免得在这里碍你的眼。” 他怒气冲冲的转身,找到自己的东西后,没再看她一眼,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岑欢僵在原地,直到摔门声传来,她才虚脱一样,浑身乏力的双手撑着流理台。 其实她并不想在他高烧刚退的当头刺他,只是有些话不受控制就那样说了出来,她一方面知道会伤害到他,另一方面又希望他在受到伤害后放弃她。 现在如她所愿他离开了,她虽然感到如负重释,却也担心他感冒还未痊愈,又一天未进食,万一昏到在路上了怎么办? 正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把他叫回来,外出购物的一大一小回来了。 秦戈察觉到她的脸色不对劲,把小丫头支到一边玩玩具,然后才问她:“怎么了?” 岑欢抚额叹气:“他走了。” 秦戈一楞,脸上明显掠过一抹讶异。 “所以你现在是在担心他?” 岑欢有些烦乱的捣住脸,“他一天没吃东西,身子也还很虚,万一昏倒在路边,那谁去救他?”毕竟是因为她,他才会跑来伦敦的,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那她要如何和梁家父母交代? “你别担心,他不像是那么弱的人。”一个大男人如果动不动就昏倒,那也太没用了。 岑欢没吭声。 “要不你给我他的电话,我看看他在哪里。” 岑欢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找梁宥西的电话号码。 “你换手机了?”秦戈的目光览过那只手机外壳镶嵌的一圈真钻,眸色微微一黯,“手机不便宜吧?” 岑欢心一惊,怕他问下去自己会全盘脱出,连忙转移话题,“你打给他吧。” 凤眸瞥她一眼,拨通梁宥西的号码,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也许是他的手机没电了,我过会再打。” 岑欢点头。

下一篇   125毁婚(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