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落荒而逃(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27落荒而逃(3000)

岑欢见父亲放下电话,刚松口气,又听母亲说:“别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死心,安局长的儿子不行还有别家的,反正你在春节之前不论如何都要给我找一个男朋友回来过年!”. 岑欢嘴角颤了下,“妈,你不是有爸就够了么?还找男朋友?” 藿静文一楞,随即才反应过来女儿是在打趣自己,忍不住瞪她,“少跟我耍嘴皮子,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小丫头我给你带着,你要不找个男朋友,这辈子都别想接她回你身边。.” 岑欢没想到女儿这会还成了母亲威胁自己的把柄,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你也别太生气,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再气也没用。”岑佑涛劝着妻子,“小丫头趴在那好象睡着了,你别吵着她了。芑” 岑欢看向一旁原本在看玩的女儿,果然见她趴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你抱她上楼,自己也早点休息。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又开几个小时的车,也累了。”岑佑涛望着女儿说。 岑欢点头,小心翼翼的抱起熟睡的女儿猬。 “等等,”藿静文叫住她,“莛东知不知道你有个女儿的事?” 岑欢望母亲一眼,摇头。 “你不是打算一直瞒着他吧?” “……” “你小舅一向待你不错,你这次出这么大的乱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开这个口说这件事。”藿静文一脸的痛心疾首。 “……我会找个时间自己跟他说的。” “去吧去吧,你真是要气死我。” 藿静文烦乱的挥挥手。 岑欢叹口气,抱着女儿上楼。 ******************** 夜凉如水。 黑色的汽车驶进藿家祖宅,段蘅跑出来打开驾驶座的车门,神色冷峻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二少爷,您可回来了,老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晚上都没出来吃饭,夫人叫了好多次他都不开门,真急死人了。” “向家父女呢?” “他们倒是您刚走一会就走了,向小姐是被她父亲拖走的。” 藿莛东点头。 在书房门口心焦的走来走去的柳如岚见到大步走来的儿子,脸色顿时沉下来,厉声道:“你还有脸回来?是不是还嫌没把我们气死!” 藿莛东不看她,径直走到门口敲了几下。 “爸,您开门,不然我就撞门进去。” 过了十几秒,在藿莛东打算撞门之际,门打开了。藿贤坐着轮椅堵在门口,脸色同样很难看。 “爸,您想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别这样折腾自己,医生说您不宜情绪激动。” “我情绪激动那是谁逼的?”藿贤冷笑,“你还记得医生怎么说?我以为你是故意要激怒我气我,好早点让我下地狱。” 他哼一声:“好好的一桩婚事被你搞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对得起向嵘?以后怎么在人前抬头?” “这些我自己会处理。” “伤害都已经造成了你要怎么处理?拿钱补偿?你这样是不是太可恶了!” “如果我不爱他女儿却还坚持和他女儿结婚,这才是可恶。” “你!”藿贤见儿子丝毫不知悔意,气得血气直往上涌。 “莛东,你口口声声说你不爱朵怡,难道是你有了别的女人,而你很爱她?”柳如岚忽问。 藿莛东没回答。 “你真的有别的女人?”柳如岚不可思议的问。 “不管我有没有,我希望以后我的事情您和爸不要插手,不论是我的婚事还是其他事情,都由我自己做主。” “那是不是等到我死的那一天,你还是单身?”藿贤问。 藿莛东看父亲一眼,“我还有事,先走了。” “站住!”藿贤威严的喝住他,“今天这门婚事你务必给我应承下来,去给向嵘道个歉让他原谅你,你和他女儿的婚事如期举行!” 藿莛东头也不回。 藿贤气得浑身发抖,柳如岚见状连忙给他抚胸口顺气,却被他推开:“看你生的什么好儿子,从小到大没有一次听我的话!” ********************** 耳边隐约听到手机响起的声音,岑欢挣扎着醒来,拿过放置在床头的手机,也没看来电显示便接通电话。 “喂,岑医生吗?” 岑欢的意识还未完全清醒,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这是科室主任胡任海的声音,忙打起精神,“是我,胡主任。” “哦,是这样的,你上次打电话请假一星期,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所以我打电话确定一下,是这样没错吧?” “今天?”岑欢又是一楞,转头看向窗外,见天色早已大亮,而自己也许是一时时差没调过来,所以睡过头了。 “是的,胡主任,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我就回医院上班。” “哦,那就好。” 挂了电话,岑欢一低头就见女儿睁着大眼望着自己。 “早上好,乖女儿。” 小丫头眉眼一弯,扯出两^H小说个小梨涡,从被子里爬出来,扑到她怀里对着她的脸便咬一口。 岑欢趁机抱住女儿挠她痒,小丫头笑得小脸通红,小小的身子扭做一团。 “叩叩叩!” 敲门声过后,门推开,藿静文走进来,瞅了眼床上玩闹成一团的母女俩,走过来抱起穿着草绿色小睡裙的小外孙女,给她换衣服。 “外婆,早上好。”橙橙笑嘻嘻在藿静文脸上亲一口。 藿静文轻哼:“太阳都晒着你的小屁股了,还早。” 她给橙橙穿好衣服,回头见女儿还赖在床上,不由皱眉:“怎么都做母亲的人了还赖床?赶紧起来,中午有饭局。” “饭局?”岑欢一楞,“什么饭局?” “你爸一个同事的朋友的儿子,是个大学教授,也是去国外留过学的,年纪虽然大点,不过听说人很不错,脾气也好。” 意识到母亲是要自己去相亲,岑欢欲哭无泪。 “妈,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真的真的不想再找什么男朋友。” “我也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除非你不想再要你女儿。” 岑欢想起昨晚母亲威胁自己那句话,有些无措的望了眼正在把玩自己袖扣的女儿。 “我和你爸都是为你好,你还这么年轻,又带着一个孩子,如果身边没有一个男人照顾怎么行?”藿静文叹口气,“欢欢,爸妈一年一年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什么意外,你是我们唯一的牵挂,只有看到你幸福,我们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