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你要是我爹地就好了(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37你要是我爹地就好了(3000)

岑欢察觉到有人注视,连忙敛了眼泪看过来,在看到伫立在门口的伟岸身影时,整个人都呆住,震惊的瞪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胸口的心跳剧烈得似乎下一秒就会从胸口蹦出来。.. 藿莛东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向她怀里的小丫头——偏棕色的微卷发,小巧精致的五官,红艳艳的小嘴像颗漂亮的小樱桃。虽然头皮及脸颊遍布一些红色的颗粒,但并不影响她的可爱。 他注意到小丫头在看到他时一双眼睛瞠得大大,宝石一样幽蓝的眼珠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叔叔。”小丫头在藿莛东走到面前时,软软的喊了一声。 藿莛东目光放柔,伸手在小丫头那一头软软的卷发上摸了摸,小丫头立即眯眼笑起来,颊边的小梨涡让藿莛东浓眉一扬,目光更柔了芑。 岑欢嗅到他身上散发的熟悉气息,浑身都绷紧,又听女儿喊了一声叔叔,这才想起来纠正女儿的称呼。 “橙橙,他不是叔叔,他……是妈咪的小舅,你……应该叫舅爷。” 藿莛东看向她,黑眸深沉,神色中却瞧不出半点端倪猬。 岑欢莫名的紧张,低垂着头不敢看他的眼。 “你的。”藿莛东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递过去。 岑欢一楞,抬眼看他:“我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话问了一半又打住。 忘拿的手机既然在他手上,那就表示他去她的住处。 “给我抱一下。”藿莛东把手伸向橙橙。 岑欢还没开口,小丫头已经起身扑了过去,这让她震惊不已——以往女儿可是除了她和秦戈外从不让别的人抱她的,就连秦戈科室里那些对她极好的小护士她也不让抱,可这会女儿却没有半点犹豫。 藿莛东望了眼她震惊的样子,嘴角微微弯了弯,抱着橙橙仔细端详,在瞥到她额头那片淤青时,眉一皱,“她额头上怎么回事?” “……不小心碰的。” “不是。”岑欢刚说完就被女儿纠正。她脸一热,想向女儿使眼色,藿莛东却看过来,让她根本做不了小动作。 “那是怎么弄的?”藿莛东问橙橙。 “外婆家隔壁的小哥哥打的。”小丫头扁着嘴,指着自己淤青的地方,“他拿棍子敲的,很痛。” “他为什么打你?” “是我先打他……他说我是没有爹地的小野种,我拿石头砸他,他就拿棍子打我。”小丫头告状似的边说边把玩着藿莛东衬衫上的纽扣,大眼泪汪汪的,“舅爷,你怎么是我舅爷呀,你要是我爹地就好了,就没人说我是小野种了……” 岑欢心口一跳,想说什么,可女儿委屈的样子让她喉咙发堵,说不出话来。 藿莛东抱着怀里软软的小东西在岑欢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轻柔的给她擦着眼泪,缓缓开口:“以后和我住在一起,就不会有人敢说了。” 岑欢心头惊了一下,瞪着他,“你要做什么?”难道要把她的女儿接到藿家? “我不许!”不待他回应她便开口表明态度。 藿莛东不看她,语气淡淡的:“我已经在你们医院附近买了套房子,还请了佣人,你只管带着女儿住进去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一切自有我承担。” 岑欢听他的语气像是一个丈夫在叮嘱妻子一样,一时有些怔忪。 “这次回去就搬过去,不要跟我说不。”他的语气算得上温和,却带着一股不容反驳的霸气。 岑欢咬唇,十指纠结的绞在一起。 脚步声响起,有护士进来给橙橙测体温,看到藿莛东,竟傻了眼,连体温计都拿反了。 还是岑欢开口纠正才反应过来,连忙脸红耳赤的换过来,然后急匆匆跑开。 一会再返回来时,脸还是红的。 岑欢看了女儿的体温,还是处于发热状态,忙让藿莛东把女儿放回床上让她躺着,又给她盖上被子,这样有助于发汗散热。 “妈咪,我饿。” 橙橙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会感觉舒服一点就觉得肚子空空的饿得慌。 岑欢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母亲说好送晚饭来的,可这么晚还没到,她有些^H小说担心,拨了通电话回去,却无人接听。 “我去外面先给她买点吃的。”藿莛东说着起身。 “我去吧,你对这儿又不熟。” 藿莛东没再坚持,看她走出去。 回头见橙橙伸手刚要往脸上抓,他立即捉住她的手:“别抓,不然变成小花猫就不好看了。” 小丫头皱着眉可怜兮兮,“好痒。” 看她一直挣扎想去抓,藿莛东念头一闪:“你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讲故事就不会痒了。” 小丫头一楞,眨巴着大眼一闪一闪:“可都是叔叔讲故事给我听,我不会讲故事呀。” “哪个叔叔?” “秦叔叔,他是最好最好的叔叔,只喜欢妈咪的叔叔。” 藿莛东眸色一沉,“妈咪也喜欢他?” 小丫头摇头,又说:“我让妈咪带叔叔一起回来,可是妈咪不带。” 藿莛东望和她纠结的小脸,轻声问:“你很喜欢秦叔叔?” 小丫头点头。 “那我呢?” 小丫头微歪着头状似很认真的想了会,摇头。 “不喜欢?” “我不知道,要喜欢我妈咪的,我才喜欢。” 藿莛东怔了怔,继而微笑——这丫头和她如出一辙的鬼精灵,小小年纪说话就这么刁钻。 “我喜欢你妈咪。”他说,语气难得的温柔。 门外,去而复返的岑欢动弹不得。 ——我喜欢你妈咪。 是她的错觉吧?他怎么会喜欢她?怎么可能? “欢欢,怎么站在门口?” 从电梯出来的藿静文见女儿伫立在门口发楞,不由问。 岑欢回神,勉强笑了笑,“你刚才在电话里说在楼下了,所以我在等你。” “小丫头饿了吧?”藿静文叹气,“我接了莛东一个电话,把给小丫头煮的粥煮糊了,只好重新煮。” 她边说边推门,看到里头的藿莛东,笑道:“你还真连夜赶来了?” “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