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禽兽(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43禽兽(3000)

一个月内请了半个月假,岑欢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自动取消假期加班,就连胡任海让她去坐一个星期的门诊她也满口答应。.. 在门诊大楼的大厅里碰到梁劭北,原以为他又会缠上来问个没完没了,可这次他只是点头笑笑招呼,然后就走了。 岑欢想起梁宥西,心里有些怅然。 那日他质问她冷血,其实她是不想再做什么让他误以为自己对他有情,从而陷得更深。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不到的感情更伤人,她对他不闻不问,也是为了他好。 一上午过去,病人并不算多,午饭时因为怕在员工餐厅碰到梁宥西两人都尴尬,所以她在医院旁边的小餐馆里随意吃了点芑。 返回医院去自己的门诊时,在走廊上瞥到一个半蹲着的中年妇女,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是名贵妇人。她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撑着墙壁,虽然没看清她的面容,但也知道她正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本着医生的职责,岑欢走过去。 “请问您是哪里不舒服?猬” 贵妇人呲牙吸着冷气抬眼,两人同时一楞。 “是您?”那个在超市门口把她错认成是什么思南的贵妇人? “你也是来看病的?”贵妇人忍着痛问她。 岑欢淡笑,“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您哪里不舒服?怎么就您一个人?” “原来你是医生啊?还真巧……我是来医院看一个住院的朋友的,没想到突然就不舒服了……嗳,我太痛了,你先扶我过去坐一下,我走不动了。” 岑欢点头,扶她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您是肚子痛?”岑欢见她一直按着右下腹,也没等她回答就去探她的额头,感觉掌心下温度异常。 “你在发烧。”她肯定的语气。 贵妇人无力的叹口气,“早上是有点发烧,不过肚子不痛,这会痛得实在太厉害,而且还想吐。” “那您必须赶紧就诊确定病情,需要我帮您联系您的家人么?” “哦,好,我……啊……”贵妇人突然难以忍受的痛呼,脸色瞬间变青。 岑欢当机立断,给急诊室打了通电话,很快有医护人员过来把贵妇人接走了。 岑欢回到自己门诊,快下班时给藿莛东打电话,让他在门诊大楼前等她。 二十多分钟后,手机响起,她扫了眼来电显示,并没接,脸上却绽开一抹笑,拿了自己的东西走出去。 上了车,正要问他晚上去^H小说哪里庆祝,却听他说:“我们回一趟祖宅吧,小丫头那边我已经和小陈联系过,一切都很好。” 一想到回祖宅就会看到向朵怡和柳如岚,岑欢蹙着眉尖不吭声。 “你不想去?”藿莛东从后视镜望她一眼,问。 “你未婚妻都还在,我去算什么?” 她吃味的口吻让藿莛东莞尔:“是我爸说你好些日子没去想你了,让我带你回去吃个饭,我想择日不如撞日。” 听他这么说,岑欢只能点头。 她虽然不想看到向朵怡和柳如岚,但外公说想见她她却不能不去。 “今天上班怎样?”藿莛东岔开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连续坐一个星期的门诊,今天是第一天,还算好。”岑欢看向窗外,忽地想起中午碰到的那名贵妇人,“小舅,你说这个世上真有长得非常相似的人么?” “怎么这么问?” “我有一次在超市门口被一个贵妇人误认成是她家外甥女,她一见我就喊我什么思南。” “后来呢?” “她根本就是认错人了,哪会有什么后来?” 藿莛东侧头瞥她一眼,“那次之后你还碰到过她么?” “说来也巧,中午我在医院又碰到她了,她当时肚子痛得站不起来,我怀疑她是急性阑尾炎,让急诊室接过去了。” “急诊室?”藿莛东眸光一闪,“你知道她的名字么?” 岑欢摇头,忽然察觉一丝不对劲,“你问她的名字做什么?” “没什么,有些好奇。” 岑欢撇嘴,“难以相信你这种男人也会有好奇心。” 两人到了藿家祖宅,恰好看到柳如岚在挽留要离开的向朵怡。 “再住几天吧,朵怡?虽然你和莛东……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可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儿媳妇,现在搞成这样我也很不好受,你就当是陪我几天,我到时候让段总管送你回去。” 向朵怡原本是执意要走,却在看到藿莛东带了岑欢出现后立即改变了主意。 “既然伯母这么说,那我就再多留几天。”她一副施舍的口吻,高傲的昂起下巴望着岑欢。 岑欢不知道她为什么那样看自己,虽然纳闷,却也只是回以淡淡一笑。 “好,答应了就好。” 柳如岚握住她的手微笑。 “夫人。” 岑欢和她打招呼。 她笑容一敛,不冷不热的应了声。 岑欢对她的冷漠习以为常,见外公不在客厅,正想开口问,就听藿莛东说:“他应该是在书房,有什么一会吃饭时再说吧,你上来帮我拿些东西。” 话落他朝楼梯口走去。 岑欢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在柳如岚和向朵怡的眼皮底下都敢唤她给他做事,心下有些胆战心惊。 踏上台阶的藿莛东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催促:“快点。” “……哦。” 岑欢一副小媳妇的表情唯唯诺诺的快步走过去。 上了三楼来到藿莛东的房间,一进门岑欢就想数落他,可还没开口,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攫住,随即头顶一暗,两片滚烫的唇覆上她的,灵活的舌长驱直入。 熟悉的气息在口腔蔓延开,岑欢被迫承受他噬人的吻,在他把舌尖缠上来刷过她的齿列时,喉咙一紧,逸出一声轻吟。 很快她便双腿发软,整个人都瘫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乱序的喘息在耳边扬起,情势严重失控时藿莛东才强迫自己停下来,额抵着她的额粗喘。 岑欢美目迷离,小脸绯红一片,西装小外套被剥落,里头的格纹衬衫的肩一侧滑至胸口,秀丽的大波卷散开来,说不出的慵懒和娇媚。 “真想一口吃了你。”他低下头在她红艳的唇上轻咬一口,换来一记没好气的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