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酬谢(3000有正太出场~) - 东岑西舅(出版)

145酬谢(3000有正太出场~)

转眼一个星期的门诊结束,岑欢重回科室上班。.. 将近年关,医院每到这个季节各个科室的就诊病人都会增加,岑欢因之前请假半个月而暂时取消了一些假期,另外还每天加班加点。这样早出晚归,她和女儿及藿莛东相处的时间就没有之前那些天多了。 幸好小丫头和小陈熟悉后还算玩得来,再加上藿莛东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带她出去玩,她倒也不担心女儿会委屈。 这天中午下班后她正要去员工餐厅吃饭,护士小唐敲门进来说有一个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找她。 她一时没想起是谁,待看到本人才恍然——这不就是第一次在超市门口认错她,第二次又恰巧碰到她生病的那个贵妇人么芑? “岑医生是吧?你好,我是来感谢你那天的帮忙的,我姓罗,你可以叫我罗阿姨。”罗美微笑容可掬,脸上气色不错,显然是身体恢复得很好。 这种事情岑欢见得多了,淡然一笑,“您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 “岑医生真谦虚,这点是我的小小心意,希望岑医生收下。猬” 罗美微从小包里拿出一个非常厚实的信封,递到岑欢面前。 岑欢瞥了眼,不用猜也知道里头装的是钱。 她笑笑,把信封重新递回去,“罗阿姨,您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做,东西您收回去,好意我心领了,行么?” “不行不行^H小说,我就是来感谢你的,你不收我就不走。”罗美微语气坚定。 岑欢没想到这个贵妇人这么拗,有些头疼,“您这样是为难我,医院有规定,不许收取病人极其家属一分一毫,否则是要被严重处罚的,而且那天我也没做什么。” “那这样好了,我等你下班,晚上一起吃个饭,那时我再给你。” “真的不用了,罗阿姨,您听我说……” 罗美微没给岑欢再说的机会,起身开了门走了。 岑欢头疼的抚额,心想她不会真的等她下班约她一起吃晚饭吧? **************** 下午做了几个微创小手术,下班时天色已经暗下来。 从医院出来,等车时,一辆深蓝的房车停在她面前,后座的车窗降下,罗美微笑容满面的望着她。 岑欢有些讶异她居然等自己到这个时候。 “岑医生,上车吧,我已经订好餐了。” 罗美微示意自家司机下车打开后座另一边的门,岑欢迟疑几秒,轻叹了了声,弯身钻进车内。 车子均速行驶在马路上,岑欢察觉到自己一上车,罗美微就一直盯着自己看,让她想起上次在超市门口被她错认的事,有些好奇自己和那个什么思南到底是有多像,以至于让罗美微认错了呢? “岑医生,我那次把你认错成我家外甥女,真是不好意思。”罗美微忽然开口,接着又说:“实在是你和丝蝻长得太像了。只不过你们俩的性子完全相反,她的性子可没你这么让人讨喜,任性十足,完全是一个被家人宠坏了的刁蛮丫头。” “我和你外甥女,真的长得很像?” “当然,只不过她稍稍比你胖一点,改天我拿她的照片给你看,你就知道我会把你错认成她根本就不奇怪了。” 岑欢笑笑,脑海里勾勒出一张如同自己模样的年轻面孔。 “岑医生结婚了吧?” 岑欢微愕,见罗美微盯着自己的手,立即意识到她是看了她中指上那枚戒指。 “丝楠也快二十六岁了,可每次她父母催她找男朋友都跟要她命似的,说是很讨厌现在的男人都娘娘腔,没一点男人味。” 快二十六?那不是和她同年? 岑欢暗暗惊奇,心想真是巧,不但长相相似,就连年纪都相仿。 思忖间,电话响起。 她楞了下才反应过来,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电话是藿莛东打来的,脸上不自觉荡开一抹笑。 她看向窗外,接通电话,那端传来藿莛东比平时温柔些许的声音,“我晚上有应酬会晚点回去,你别等我。” 岑欢想起前几日他和那帮发小喝得酩酊大醉的事,下意识叮嘱几句他别喝酒,语气如同一个妻子叮嘱丈夫那般,让电话那端的男人低笑出声,连连应允,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你老公打来的?”罗美微盯着她嘴边那抹笑,问。 岑欢弯了弯嘴角,轻轻点头。 “嗳,看你接电话的神情和语气我就知道,你老公很疼你吧?” 岑欢正想结束这个敏感的话题,车子恰好在一家名叫容园的餐厅停下来。 随罗美微进了早早预订好的包厢,推开门,里头已经坐着一个打扮很潮的年轻男孩,正拿着电视遥控器无聊的在换台,十七八岁的年纪,五官清俊,隐约能看出些罗美微的影子。 岑欢微讶,没想到罗美微居然还有个这么小的儿子。 “小珧,她就是那天在医院救了妈妈的岑医生。” 叫小珧的男孩懒懒看过来,在看清楚岑欢的容貌时,与那日罗美微见到她时一样震惊。 “丝楠姐?”他扔下遥控器风一样刮到岑欢面前,正要去抓岑欢的手,罗美微开口了,“你这死孩子,没听我刚才说她是岑医生?” 小珧一怔,有些纳闷的挠头,“岑医生?可怎么会这么像?妈,不是你和丝楠姐联合起来搞我的吧?” “丝楠在南非度假,你早上才和她视频电话过,这会她怎么可能出现在你面前?” 小珧想想也是,盯着岑欢直摇头,“真是太像了,我严重怀疑她们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妹。” “你电视看太多了,你姨妈当年怀丝楠时是单胎。”罗美微白儿子一眼,转向岑欢,“不好意思,岑医生,让你看笑话了,我和他爸中年得子,他爸把他宠得没个正形,整天没个影让我好找。” 岑欢想起那次她在超市门口探头探脑的找来找去,想必就是在找她玩劣的儿子。 “你好,我是毕笙珧,”小珧伸手过去。 岑欢微微一笑,“岑欢。” “那我叫你欢姐姐吧。”小珧露出两颗洁白的小虎牙,煞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