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惩罚你抱我一辈子(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46惩罚你抱我一辈子(3000)

小珧送岑欢回到住处,岑欢刚下车,就接到小陈的电话,说小丫头哭闹着要找她,她挂了电话急忙上楼,身后还未离开的小珧发动车子,岑欢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道谢。.. “小珧,谢谢你送我回来,要不要上去坐坐?”原本是句客套话,没想到这小子立即熄火下车。 岑欢嘴角一抽,心想还好小舅不在家,带他上去坐坐应该也没什么。 回到家,小丫头见到母亲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下跑过来要抱,而是立即止住哭闹,趴在地上装死。 岑欢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招,一有不开心的就趴在地上不动芑。 她走过去弯下身抱起女儿,“橙橙,怎么又生气了?” 小丫头泪眼汪汪的哼了声,一副不想搭理她的表情。 岑欢哭笑不得,看了眼时间,对小陈说,“你先回去吧,我来哄她睡觉。猬” 小陈点头,拿了自己的包离开。 “欢姐姐,这是你女儿啊?”换了鞋进来的小珧一^H小说见岑欢怀里抱着的孩子便问。 岑欢微笑,对女儿说:“橙橙,这是小珧叔叔。” 橙橙眨巴着泪眼看过来,小嘴扁了扁,没吭声。 小珧盯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惊讶的挑眉,“欢姐姐,你女儿是混血啊?眼睛好漂亮,和我丝楠姐一样都是蓝色的。” “你丝楠姐是混血?” “她混得可多了,我姨父是苏格兰和英国混血,所以她是中国、苏格兰和英国三个国家的混血。” 岑欢失笑:“既然她是混血儿,那你们怎么会认我和她相似?” 小珧摸着下巴打量她:“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五官很西方?你的发色不是纯黑,眼睛的话仔细看其实带点琥珀色,这点和丝楠姐差异最大,如果不是看你的眼睛和你的发色,我会把你当成丝楠姐。” 岑欢听他说得这么夸张,有些好笑,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去客厅坐吧,你要喝什么?” “刚吃了饭,就喝温开水吧。”小珧边说边打量房间的摆设,虽然简单,但却充满温馨。 他见岑欢抱着女儿给他倒水有些吃力,连忙走过去,“欢姐姐,我来抱她吧?” 他说着把手伸过去,小丫头不等母亲回答,哼一声,很酷的掉转头趴在母亲肩上不看他。 小珧一向自予美男子,又青春活力幽默风趣,从来没有不喜欢他的人,没想到小丫头这么不给面子。 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从仔裤兜里摸出一根开车时用来打发时间的棒棒糖,递到小丫头面前去逗她,“想不想要叔叔的糖?想要的话就给叔叔抱哦。” 小丫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无精打采的趴着。 岑欢把温开水递给小珧,歉意道:“她在生我的气,这个时候谁都哄不来。你先坐会,我哄她睡觉。” 小珧点头。 他端着水杯走到阳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是母亲打来的,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接通便说:“已经安全护送到家,你就放心好了。” 小珧听惯了母亲这样威胁他,不痛不痒的掏着耳朵连连应着。 “赶紧回家。” “好好好,我去跟欢姐姐说一声就走。” “等等,你是在欢欢家?” “是啊,欢姐姐让我上来坐坐,我想着回去也是听你碎碎念,还不如在她家坐坐,嗳,妈,我告诉你,欢姐姐她女儿好漂亮啊,眼睛居然和丝楠姐一样是海水蓝。” “那她老公是外国人?”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老公没在家。” “那你也别坐了,都这么晚了别打扰人家休息。” “行。” 挂了电话,小珧踅回客厅放下手头的水杯,正打算去和岑欢说一声他要走了,这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他一楞,回头看向门口,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糕点盒。 他见男人进来看到他以后也是楞了一下,随后便恢复自然的神色,从容的从鞋柜里拿了拖鞋出来换上才走过来。 他猜测男人的身份,心想他既然有钥匙那就代表是这个家的男主人,欢姐姐的丈夫。 “你好,你是姐夫吧?我是毕笙珧,欢姐姐在哄你们的女儿……”他说到这又顿住,因为意识到一个问题——欢姐姐的女儿是混血,那她老公应该是外国人,可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五官深邃,但却是地道的东方人啊。 难道,这个男人是欢姐姐二嫁的老公? 他在脑海里猜测各种可能,藿莛东瞥他一眼,点点头,把手上给岑欢母女买的糕点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岑欢刚哄了女儿睡着出来,见到客厅里的藿莛东有些讶异。 “你不是说晚点回来?” “头有些痛所以提前回来了,”藿莛东指了指茶几上的糕点,“给你们买的,刚出炉。” “欢姐姐,我妈怕我在外面疯玩,打电话来催我回去了,那我走了。” 小珧开口,不想留下来做电灯泡。 岑欢点头,“路上开车小心点。” “好,那我走了,姐姐姐夫拜拜。” 小珧关门离开,岑欢才走到藿莛东身边坐下。 她见他微蹙着眉似乎在想什么,没开口打扰他,只是缓缓偎入他怀里。 “以后少和他联系。”藿莛东沉默半晌后突然出声。 岑欢楞了一楞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你不会连他的醋也吃吧?他可还是个高中生。” “你们怎么认识的?”藿莛东不答反问。 “吃饭。” “你晚上没在家吃饭?那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因为我认为没必要,何况我又不是和他单独吃饭。你知道他是谁吗?就是那天我说把我认错成是她外甥女的那个贵妇人的儿子,吃完饭他开车送我回来,所以我请他上来喝杯茶,就这么简单。” 藿莛东揉着额,岑欢听他刚才说头疼才提前回来,连忙做直身体,扳过他的身子让他平躺下,给他调整好睡姿,把头枕放在她大腿上,娴熟的给他按摩头部穴位。 “小舅,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公司那么多事又还要抽时间陪橙橙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