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丑八怪(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51丑八怪(3000)

“宥西哥,你要我从那个女人那里拿的是不是这个?”门一打开,梁劭北就把从向朵怡那里抢来的光碟递过去,并好奇的探头要往里走。.. 梁宥西睨他一眼,挡住他推出门外,“没你的事了,回去。” 然后关上门。 梁劭北瞪着紧闭的房门傻眼,一会后才摸了摸鼻头走人。 而梁宥西拿着碟走进来,对沉默了许久的^H小说岑欢说:“这里面的男女是我花钱从夜店雇来的,去找你之前我就让他们在这间房里演了出戏录好这个,然后利用高科技移花接木,将他们变成你我的样子来骗向朵怡。现在事情解决了,我当着你的面把它毁了,你不用再担心向朵怡会拿着它去他面前胡言乱语毁谤你。芑” 他说着把碟片对折,然后咔嚓一声,碎成了两半。 岑欢的确是担心藿莛东会看到这个东西,虽然自己和梁宥西是清白的,可心里还是觉得不安。她刚才听到梁劭北的声音,知道是梁宥西让梁劭北拦截了向朵怡拿回光碟,现在看他将光碟毁坏,心头那块大石也落下来。 她想说些感激的话,还没开口,就听梁宥西说:“走吧,我送你回去。猬” 她点头,起身跟着他离开了酒店。 一路上梁宥西不曾再开过口,下车时岑欢瞥了眼他的脸,想起自己之前竟然那样错怪他,心里那抹歉疚不免又深了一些。 “对不起。”她下了车,站在车旁对车内神情阴郁的男人说。 梁宥西像是笑了一下,发动引擎连再见都没说一句便飞奔而去。 回到家,一直在等她回来的小陈听到开门声出来。 “太太,您回来了?小姐已经睡了。” 岑欢看时间都凌晨一点多了,早过了小陈下班的时间,她想起自己明天轮休不上班,于是说:“辛苦了,你回去吧,明天我放你一天假。” “好,谢谢太太。” 岑欢去女儿房里看了看,然后把照片和底片一起销毁。做完这些她才回房洗澡,正打算去女儿房里陪她睡,手机响起来。 她诧异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打电话给她,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只离开了一天就让她想念不已的男人。 她平息胸口的激动,接通电话。 “你在哪?”电话那端,男人急切的声音传来。 岑欢一楞,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问。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岑欢?” 她回神,“在家。” “怎么我打你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岑欢拿下电话看了眼屏幕,上头果然显示有未接来电,她想起那会梁宥西把她从车上拖下来,她根本没时间拿包,大概他就是那时打电话给她的。 “我……没听见。” 那端静默了会,岑欢心虚,赶紧岔开话题:“小舅,你能不能早点回来?” 那头一声轻笑,“我才离开一天你就盼着我回去了?” “你说嘛,你明天晚上能不能回来?” 这是岑欢第一次以小女孩的口吻向藿莛东撒娇,藿莛东欣喜之余隐隐察觉有些不对劲。 “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不然她不会无缘无故对他撒娇的。她性子倔,又凡事自己闷在心里,如若不是碰到了烦心的事情不会这么反常。 岑欢很想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可转念又想,告诉他又如何?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且他人还在国外,如果告诉他,反而会让他无心工作。 想了想还是决定等他回来再说。 她爬上床侧卧,搂住他睡的那只枕头。 “我只是想你了。”想一辈子都守着他不分开。 “嗯,我尽量提前赶回来,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我休假,可以睡到中午才起床。” “你以为小丫头会让你睡到那个时候?” 经他这么说,岑欢才想起自己刚才放了小陈一天假,那明天只能她自己带女儿了。而照那小丫头好动的性格,能让她睡到八点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我睡了。”她说,一会又语气迫切的补充,“你早点回来。” 那端又是一声低笑,岑欢耳根一热,急急说了声晚安便挂了电话。 ************** 橙橙醒来看到身边睡着的岑欢,边喊着边从被窝里爬起来扑到岑欢身上去。 睡得正香的岑欢只觉胸口一沉,皱眉睁开眼,看了眼趴在身上的女儿,把她抱下来搂住。 “别吵,宝贝,再让妈咪睡会。” 闻言,岑欢一下清醒,立即下床抱起女儿走进浴室。 等弄完出来,她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多,打算继续睡,可小丫头不干了,在床上蹦来绷去就是不肯让她睡。 “橙橙,让妈咪再睡一下,我带你去逛超市。”以前在伦敦,女儿就最喜欢和秦戈去逛超市。 想起秦戈,岑欢才记起自己已经许久没和他联系过了,自那次他关机之后,她就没联系过他,而他也从没打过电话给她。刚开始还不觉得奇怪,现在想想才觉得反常。 她拿过床头矮柜上的手机,想打电话过去,可那边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秦戈大概已经睡了吧? 在她迟疑的当头,电话响起来,她吓了一跳,定睛看向屏幕,是陌生的号码。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向朵怡。昨晚梁宥西让梁劭北把光碟抢回来,她不知道梁劭北对向朵怡做了什么,可直觉认为向朵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再找上她。 铃声还在继续,岑欢犹豫要不要接,又迟疑了十数秒,铃声却停止了,她反而松了口气,把那通电话的来电记录删掉。 这样一折腾,她没了半点睡意,于是起床给女儿穿衣服洗脸刷牙。 吃完早餐母女俩出门去超市购物,在路口等车时,一辆银色的小车驶过来,‘嗤’地一声停靠在岑欢面前。 岑欢抱着女儿心里惊了一下,看着银色小车的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带了一副蓝色口罩的脸。 尽管那副口罩遮住那人大半个脸,岑欢却还是从那双充满恨意的眼睛判断出车内的女人正是让她心神不宁的向朵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