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他的恐惧(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67他的恐惧(3000)

一路上藿莛东都不言不语,阴着一张脸让人望而却步。.. 回到aught酒店,一进门,岑欢还没来得及脱外套,整个人就被藿莛东抱住,大手掌住她的后脑勺一阵狂吻。 岑欢不知道他怎么了,唇舌被他吻得发痛,身子也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却又不舍推开他。 刚才从霍尔家出来他就一直紧紧拥着她,像是不这样她就会突然消失一样,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他每一个举动都让她感觉到他的恐惧。 难得像他这样傲睨天下的男人也会感到恐惧,只是他在害怕什么芑? 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剥落,她攀着他的身子,双臂搂着他,脑海里却思绪飞转。 她想起不小心听到的那番对话,猜想小舅的反常一定和那个有关。 ^H小说身子突然腾空被抱起,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抛入柔软的大床上,而紧接着滚烫的身躯覆上来猬。 “爱我么?”他啃咬她的耳垂,开口说出自离开霍尔家后的第一句话。 岑欢毫不迟疑的点头,偏过头捧住他的脸回吻他。 “你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在进入她后,他忍着体内的燥动问她,黑眸噙着难耐的欲念。 岑欢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个时候提起这个话题,但她想知道事情始末是事实。 “想不想知道?” 岑欢点头,以为他接下来会告诉自己答案,可他却开始猛烈的撞击,像要吃掉她似的纠缠着她的唇舌,比任何一次欢爱都狂悍地迸占她的柔软。 她有些吃不消的皱眉,伸手去触摸他的背,像是安抚生气的女儿那样安抚他莫名其妙滋生的恐惧。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终于静止,岑欢连番被他折腾,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每一处都酸疼难耐,稍稍动一下都觉得不舒服。 藿莛东抱她清理干净,回到床上却还不肯放过她,占/有性的搂着她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睡在自己怀里。 岑欢困得不行,但脑海里纠结的问题太多,她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闻到烟草气息,睁开眼来,就见藿莛东手里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也没抽,只是盯着烟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烟少成灰烬快要落下来都不察觉。 她一动,藿莛东才回神,赶紧捺熄了眼。 “怎么就不睡了?”他拉过被子环住她的身子,抱她坐在自己怀里。 岑欢偎着他,闭着眼理了理脑海里混乱的思绪才开口:“小舅,发生什么事了?” 藿莛东把玩她一头卷发,不答反问:“你以前不留长头发,是因为你的头发天生自然卷?” 岑欢讶异他突然问这个,却道:“我妈和我爸头发都是黑色,我的却偏浅粟色,而且卷卷的,小时候被人叫做卷毛狗,所以一气之下把头发剪了,直到二十二岁之前都一直是短发。” “那后来怎么又留长发了?” “还不是因为你?”岑欢白一眼他,“你以前拒绝过我多少次?所以我想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短发看起来没半点女人味?” “所以你为了让自己变得有女人味引起我的注意才特意留了长发?” 岑欢轻哼,被他染笑的眸看得有些脸红耳烫。 “你这么爱我,连长发都是为我留,偏偏见面却喊我一句藿先生。”藿莛东捏她的鼻梁,目光宠腻。 “我也是有羞耻心的好不好?被你拒绝那么多次我的心也会受伤啊,叫你一句藿先生还算抬举你,没叫你喂就很不错了。枉我当初对你一片痴心,你却处处伤我,想起来我就恨,真不想原谅你。” 她赌气说着抱怨的话,藿莛东却是神色一震,搂着她半晌没吭声。 “如果,我骗了你,你会不会原谅我,坚持和我在一起?”他突然问。 岑欢窝在他怀里舒服的往他身上蹭了蹭,语气不是很认真的道:“看你是为了什么骗我了,如果是为我好,那我就原谅你。” 藿莛东望着她甜美的俏颜,指腹眷恋的滑过她细腻的脸颊,黑眸深沉,如湖水般深不见底。 “对了,你还没回答刚才我那个问题呢。”岑欢突然想起这件事,怕他又岔开话题,她索性坐起来,认真的望着他。 “小舅,不要当我是橙橙好不好?我没那么容易骗的,我看到你和霍尔先生发生争吵,还听见他说……” “你听错了,我们是在为合作的事情争吵。”藿莛东打断她,见她瞪自己,一脸的不相信,只好道:“是他要把他女儿介绍给我,可我说我妻子只能是你,两人话题谈不拢自然就会有争吵。” “什么嘛,我明明听他说……” “你信不信我?”藿莛东再次打断她,语气和神情都显得有些严肃。 岑欢撇了撇嘴,点头。 “信我就别多问,你只要知道我的妻子只有你就行了。”他抬起她的下巴亲她的嘴,“乖,睡觉,明天我带你去附近的trafalgarsquare玩。” 被他重新拥着躺下,岑欢虽然还是介意他没跟自己说实话,却也没多问。 ***************************** trafalgarsquare是英国伦敦最著名的一个广场,坐落在伦敦市中心。 比起美丽的广场建筑,那些成千上万驻足在广场的鸽子更引人注目。 岑欢之前就和秦戈带着女儿来过几次,对这并不陌生,但这次因为陪同的人不同,她的心情也不同,手揣入藿莛东的大衣外套里,不论看到什么都觉得特别的兴奋。 “小舅,你和霍尔先生的合作难道就因为昨晚的争吵而玩完了?” 走得累了坐下来休息时,她问。 藿莛东拿过她手里的水拧开瓶盖喝了大半然后递到她嘴边,岑欢刚好也觉得口渴,笑了下,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 “生意又不是儿戏,哪有那么容易玩完?不过我今天不想和他谈。” “难怪你关机。”岑欢注意到他出门前就把手机关了,当时也没多问他。 藿莛东看她一眼,望向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