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偷情照片(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75偷情照片(3000)

岑欢的反常让藿莛东在公司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他想起早上她泪流满面的抱着自己说快要撑不下去的痛苦表情,活了三十多年生平第一次觉得恐慌,仿佛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随时会消失一样,让他焦灼不安。.. 他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否则她真的会撑不下去。 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响了无数次,却是无人接听。 他一楞,换了号码重新打,结果一样。 困惑间,有电话进来,他一看是家里的宅电,想着状态极差的岑欢,心里涌现不好的预感,果然段蘅在电话那端说岑欢一直没下楼,上楼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她开芑。 藿莛东神色一慌,还没挂电话,人已经走出办公室。 以最短的时间赶回家,连小丫头喊他几声都没回应,径直上了楼。 开了门进去,床上岑欢蜷缩着身子团成一团,脸掩入被子里,手臂露出来环住自己的身子,连睡姿都那么无助而让人心怜猬。 看了眼时间,算算她已经睡了七个多小时,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拨她散落额前的刘海,手指一碰到她的额头,一片湿冷。 房内光线有些暗,他开了灯,这才看清楚她整张脸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而身上更是浑身都湿透。 “岑欢?”他轻拍她的脸,拍了好几下岑欢才意识朦胧的睁开眼,只看了一秒又闭上,蹙眉咬着唇,似在隐忍着某种痛苦。 他掀开被子要给她换衣服,却见她浑身哆嗦,像是冷极了般,连牙齿都打着颤。 藿莛东迅速给她换了干燥的衣服,再来探她的额,却是一片滚烫。 他没有犹豫,抱起她下楼直奔医院。 他知道两人现在这种情况,其他医院是不能去的,所以载着她直奔妇幼保健院。而岑欢这次一病,在保健院住了两天烧才退下去。 藿莛东几乎形影不离,看着被病魔折腾完后仿佛瘦了一圈的岑欢,心头说不出的压抑和沉痛。 而岑欢虽然病好了,人却忽然比以前安静了许多。 藿莛东接她回到家,晚上她偎在他怀里,也依旧安静得不像话,他问一句她就答一句,有时候甚至只用点头摇头代替回答。 这样的岑欢让藿莛东越发感觉不安,而这些天他一直想解决那件事,只是想联系的人却一直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样又过了两天,藿莛东见她气色好了许多,虽然还是很安静,但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没有阻止她恢复医院的工作。 这天他送她到医院,在她侧身欲打开车门下车时,他忽地一把拉住她,她一回头便没头没脑的吻上去,许久才放开她。 “下午我来接你。”他^H小说以指摩挲她被自己洗礼得娇艳欲滴的唇,忍不住低头又亲了亲。 岑欢淡淡一笑,回吻他一下,转身下了车。 藿莛东目送她离开,直到看不见了才发动车子赶往公司。 “总裁,刚才有个男的说是有人托他送来这个给您。”一进办公室,王秘书便把一个密封的超大信封递过去。 “一个男的?”藿莛东皱眉,“王秘书,你也不是第一天上班,这种信件怎么处理难道还要我告诉你?” “不是,那人说里面这些照片对总裁很重要,能影响到您一生的幸福,所以我……” “行了,你出去吧,以后这种信件一律当垃圾处理。” 藿莛东抓起信封扬手掷向垃圾桶,由于信封过大,不但没扔进去,反而掉在地上,里头的东西泄出来,果然是一些照片。 王秘书走过去拾起打算扔进去,一看却楞住了,“这不是外小姐么?” 藿莛东闻言面色一凛,人已经从办公椅上起身走过来。 王秘书立即把信封和照片都交给他,随后退出了总裁室。 藿莛东把照片全部倒出来散在办公桌上,所有的照片在他眼皮底下一目了然。照片上有岑欢单独行走的画面,而更多的则是和梁宥西在一起的情景。 还有张照片是岑欢站在梁宥西的车旁,而梁宥西大半个身子倾过来,两人四目相接,两张脸的距离贴得非常近,怎么看都像是亲密恋人要吻别的画面。 藿莛东一张张浏览过照片,每看一张,脸色便又凝重一分,胸口也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的气闷。 藿莛东看了眼照片上显示的日期,一月四号和五号。恰好是岑欢情绪开始反常的那两天。他记得一月四号那天,白天他打了许多通电话给她她都没接,也没回家,晚上她打电话给他说是在同事家给同事的母亲看病,晚上连着值夜班,之后一月五号那天早上她回到家,整个人就变得反常了,一直到今天,情绪都还没恢复正常。 她为什么要骗他?而拍这些照片给他的人又是谁? 他不是傻子,不难猜到拍这些照片给他的人,目的是希望他在知道岑欢骗了他以后和岑欢发生争吵,产生隔阂,甚至是因此反目。 他想起刚才王秘书说送照片的人说这些照片能影响他一生的幸福,那么是谁这么关心他的幸福? 脑海里闪过几张面孔,他拨通秘书室的内线找到王秘书:“调大厅录象给我找到刚才送照片的人。” 王秘书那边很快有了消息,藿莛东拿了照片离开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