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我是你的(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83我是你的(3000)

霍^H小说尔想再说什么,妻子却拉住他的手朝他摇头,示意他别说了。.. 他皱拧眉,虽然忍住没说,但脸色却比刚才更难看。 在他的世界里,向来对错分明,当年岑佑涛偷走了他霍尔家的女儿,这就是错。那么不管岑家是否帮他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他都不会感激,更何况他得知这些年岑佑涛对女儿并不好,根本就没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这就更不值得原谅了! 藿静文被岑欢抱着,手脚却一阵冰冷。 “怎么回事?”她看向岑欢,泛白的嘴唇哆嗦得厉害,“为什么他说你认贼做父?还说你是什么霍尔家的孩子?你……你明明是我辛苦怀胎九个月生下的……芑” 明明是她的女儿啊,怎么眼前这个外国男人说女儿是他的? “妈,他乱说的,我是你的女儿,我让小舅把他们赶走……” “你认贼做父不算还要赶亲生父母走,就不怕天打雷劈?”霍尔气愤岑欢居然对他们这么冷漠,脾气一上来,也不管妻子一再的劝阻,目光凌厉的望着惊愕住的藿静文,神情严肃猬。 “岑太太,她是我和我妻子美琳的女儿,是你丈夫把我们的孩子偷走了冒充是你的孩子。”他边说边把妻子拉到藿静文面前,“你仔细看看,她们母女其实很相似。” 藿静文难以置信的望着岑欢,又看看霍尔太太,果然细看之下两人的眉目惊人的相似,就连额角一颗细小的粉色痣都是长在同一个位置,半点不差。 她有些站不住脚的踉跄了下,身子摇摇欲坠。 “岑太太,我并不希望用这种方式认回女儿,实在是霍尔太冲动了,对不起。”霍尔太太歉意的望着藿静文,又看了眼抱住藿静文的岑欢,轻叹了声。 “当年我怀疑霍尔在外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所以一气之下不告而别。回国后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当时实在很恨霍尔,所以不想让他找到,连家都不敢住,躲到这里来。我怀的是双胞胎,孩子生下来大的很瘦弱小的却很健康,健康的那个孩子像他父亲,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而瘦弱的那个就比较像我。我一个人无法照应两个孩子,所以请了一个保姆。我出院那天保姆先带着大女儿离开,可是等我抱着小女儿回到家,还是没见保姆和小女儿回来,我打保姆的电话,结果一直无人接听,我又返回医院,却听到噩耗,保姆在医院门口出了车祸,而婴儿车在距离车祸不远的地方,警方当时推断保姆应该是去追婴儿车才发生的车祸,只是婴儿车里并没有我的孩子,显然是被人抱走了,而抱走孩子的人还把婴儿车推到马路上去,最终导致这起车祸的发生……” “不……我没有,我没有……”轮椅上的岑佑涛忽地打断霍尔太太,脸色苍白的摇头否认。 藿静文感觉心跳好象突然停止一样,瞠大眼愕然瞪着丈夫,“你……刚才说什么?” 岑佑涛沉痛的抱着头,痛苦道:“对不起,静文,是我骗了你二十几年,欢欢的确不是我们的孩子,是我抱来的,可我当时真的没有把婴儿车推到马路上……” 他话一落,不止藿静文,就连岑欢都彻底的心凉了。 虽然已经确定自己就是霍尔夫妇的女儿,可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一切都弄错了,希望她还是爸妈的女儿,但是…… “岑先生,不是说你失忆了?”霍尔太太诧异道。 几双眼睛同时盯住岑佑涛。 岑佑涛满脸羞愧,刚要说什么,却被藿静文打断,“我女儿呢?” “静文……”岑佑涛望着情绪激动的妻子吞吞吐吐。 “说啊!既然她不是我的女儿,那我的呢?你把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藿静文声嘶力竭的吼出声,胸口急剧起伏,岑欢抱着她哭成一个泪人。 藿莛东睨了眼藿静文的脸色,快步走向她的卧室。 “静文,我该死,我那天不该推你的,我们的女儿……她还没满一个星期就没了……” “没了?”藿静文重复他的话,忽地揪住胸口的衣领,状似极其痛苦的大口喘着气,嘴唇一点点变紫。 “妈!”岑欢惊喊,抱住藿静文的头往后仰。 “给她吞下,马上去医院。”藿莛东把去藿静文房里找到的药和一杯开水一并递到岑欢手里,随后大步走向门口去开车。 岑佑涛见妻子怒急攻心气成这个样子,内心既懊悔又心疼。 “静文,对不起,静文……”他倾身去拉妻子的手,藿静文却用尽所有的力气将他推开,只听一声重响,岑佑涛连人带着轮椅往后砸下…… ************************* 医院。 “病人需要安静,你们这么多人留一个在这就可以了,其他的都回去吧,不然不利于病人治疗,目前她的情况不太好,随时会诱发其他并发症。” 戴着口罩的医生从病房出来,扫了眼几人,说了句便走开了。 “你们走吧。”岑欢谁也没看,目光盯着紧闭的病房门。 “欢欢……”霍尔太太担忧的望着女儿,神情歉疚。 “对不起,我们的确是太冲动了,才会——” “霍尔太太,到此为止吧。”岑欢打断她,“我说过我的父母只有岑友涛和藿静文,而您和霍尔先生已经有一个女儿,又何必再来搅和我们一家人的幸福。” “你幸福?”霍尔冷嗤,“你如果幸福那我查到的那些资料算什么?你这些年有没有享受过一天的父爱?” “那您给我了吗?”岑欢回过头来反问他,目光冰冷,“您给我的父爱就是伤害我最亲最爱的人?而且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才来找我,早做什么去了?您霍尔家那么有本事,怎么会连孩子丢了二十几年都找不到?” “欢欢,这不怪你父亲,是我没勇气告诉他我当年怀的是双胞胎,一直到有了你的消息我才敢说出当年的事。” “那您对我的爱也不过如此,反正孩子丢了就丢了,您不是还有一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