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回藿宅(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85回藿宅(3000)

看着岑佑涛满脸悔恨的反省自己的过错,岑欢悲从中来。.. 对这个自己叫了二十几年父亲的男人,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怨他。 当年他把她从生母身边抱走,却一直不曾给予过她半丝的父爱。他明知道她是无辜的,却只会一味的逃避责任,那么漫长的二十几年,他从来就不曾想过要反省自己的过错,事到如今才来后悔,又有何用? “欢欢,我知道自己不配做你的父亲,但静文对你的爱却绝对不亚于任何一个母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切的错都在我,你要怪要恨都行,可静文她是无辜的,你以后就算认了亲生父母,也千万别忘了她,不然要她后半辈子怎么活?” “我不会离开妈。”岑欢用力呼口气,揉了揉眼站起来,走到病房门口,迟疑了一下才推门进去芑。 藿静文同样是彻夜未眠,脸上的神情无比憔悴,眼神却空洞而无焦距,如一潭了无生气的死水。 岑欢心疼的看着她,泪意直涌,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 藿莛东推着岑佑涛进来,后者望着病床上的妻子,脸上的愧疚和悔恨更甚猬。 “静文,对不起,是我混蛋,是我该死,如果不是我推了你一把,我们的女儿也不会……”岑佑涛望着妻子老泪纵横,“静文,我知道你恨我,你打我吧,用力打,就是别这样一声不吭……” 他抓过妻子的手用力往自己脸上打,藿静文却仍是木然着脸,没有表情。 “妈……”岑欢慌了,绕到另一边去半蹲在床边。 “妈,我是欢欢,你怎么了?” 她从来没见过母亲这个样子,担心她是受太大刺激心里崩溃了。 “妈,你别这样,我是你的欢欢,我不要什么亲生父母,我只要你,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会再离开你。”她一个劲的承诺,藿静文却依旧无动于衷,完全一副心死的表情,仿佛外界的一切干扰都与她无关,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静文?静文你怎么了?”岑佑涛也被妻子这个样子吓到,慌忙看向藿莛东,“快去请医生,看看静文这是怎么了?” 藿莛东点头,正要离开,藿静文却终于开口:“我想一个人安静一段时间,你们都走吧,不要来打扰我。” 岑欢一听眼泪落下来,抱着藿静文的手臂像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一样哭得无助。 “妈,你别赶我走……你别不要我……” 藿静文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终究是没再开口,闭上眼任岑欢哭得再厉害,都不曾再看过她一眼。 藿莛东走过去抱岑欢起身,看了眼病床上虽然闭着眼,但眼角却不断滚落泪水的姐姐,蹙眉强行带岑欢离开病房。 “这边我已经请了人照顾他们,我们先回去梳洗,然后马上回市里。” 上了车,藿莛东开口道。 岑欢额抵着车窗还止不住眼泪,等回到家,藿莛东抱着她上楼进浴室梳洗,然后又弄了简单的早餐哄她吃了一些。 回到市区已近中午,岑欢站在藿家祖宅门口,想到即将要面对的一切,忽然有些胆怯。 藿莛东下了车走到她身边,也不管段蘅是否在看着,长臂横过她的肩拥入怀,带着她往里走。 客厅里柳如岚抱着橙橙心事重重。 从昨天儿子告诉她小丫头是他和岑欢的孩子后她整个人都傻了,挂了电话抱着哭闹不休的橙橙端详了好久,还是不敢相信她居然是自己的小孙女。 她怀疑是儿子怕她拆散他和岑欢在一起才找了这样离谱的借口,不然黑眼睛黑皮肤的儿子和岑欢都是中国人,怎么会生出一个混血儿? “婆婆,吃。”橙橙舀了一小勺布丁递到柳如岚嘴边。 柳如岚皱眉望着孩子天真烂漫的笑脸,忽地发现孩子笑起来特别像儿子,尤其颊边的小梨涡,简直是儿子的翻版,连大小和笑起来的深浅都一样。 她心里惊了一下,忽然遮住橙橙的眼睛重新端详孩子的五官,居然越看越觉得这小丫头的鼻子和嘴唇都特别像儿子小时候的样子,之前她就是被小丫头那双蓝眼睛给迷惑住了才没发觉。 怎么会这样?难道她真的是儿子的种? 柳如岚面色白了一白,连藿莛东和岑欢什么时候进来都没察觉,反而是怀里的小丫头见到母亲,立即瞠大眼欢呼,把手里的甜品一扔便从柳如岚身上爬下来,扑向岑欢。 ^H小说 “妈咪妈咪……” 岑欢弯身抱住女儿,感觉原本空落落的心因女儿的呼唤而充实了许多。 “妈咪,你去哪了,我好想你。”小丫头搂着母亲的脖子开始撒娇,一个劲的在岑欢脸上亲。 岑欢弯了弯嘴角,几日来第一次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小丫头亲完母亲也没忘了藿莛东,却又不愿意离开母亲的怀抱,于是扯着藿莛东的衣服让他弯身,在脸上也亲了几口。 “舅爷,我也想你了。” 藿莛东摸摸她的脸,望向岑欢,“我让女儿换个称呼没问题吧?” 这边柳如岚被小丫头弄得一身是甜品,脸色本来就不好看,再听儿子这么一说,整张脸更是黑如泼墨。 “你爸什么都还不知道,你想换什么称呼?”她走过来,冷眼睨着垂眸不语的岑欢。 藿莛东没回母亲,却对岑欢道,“你陪女儿上楼玩会,事情我来处理。” 岑欢望了他一眼,眼里有着担忧和不安。 “放心,不会有事的。”藿莛东当着母亲的面旁若无人的在岑欢额头上亲了亲,柳如岚看着这一幕,两道眉拧得快要打结,等岑欢抱着女儿上楼好一会,她仍绷着脸瞪着楼梯口。 “爸呢?” 柳如岚回神,警惕的望着儿子,“你要做什么?他可是不能受刺激的,你不会是要对他坦白这一切吧?” “他早晚都是要知道的。” “我说了我有对付爸的法宝,这您就不用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