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峰回路转(三更) - 东岑西舅(出版)

194峰回路转(三更)

霍尔太太和丈夫对望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 早在藿莛东约他们说藿静文要和他们见面时,他们就猜到藿静文的目的,如果不出意料的外,应该是要他们放过她丈夫岑佑涛。 “岑太太,你说吧,只要我们能办到,绝对不会拒绝。” 藿静文苦涩一笑,“你们当然能办到,只要你们高抬贵手或者松口给个话,就能让我丈夫免去牢狱之灾。而我的不情不只请就是请你们放过他。” 果然芑。 “当然,我也知道你们有什么要求,也理解你们的心情。”藿静文叹口气,“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一开始我谁都怨谁都恨,可我现在只恨我自己命薄,怨老天待我太心狠。” “我没那个命一辈子做欢欢的母亲,也没那个福份安享晚年。我这一辈子都不太平,没想到到头来还一无所有,而他毕竟是我丈夫,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受牢狱之苦,你们无非是想要回女儿,我现在和她断绝所有关系,以后我不再当她是我女儿,她也不再有我这个母亲,我会和断得干干净净,只求你们放过我丈夫。” 藿静文一番话说得岑欢心里针刺一样的难受猬。 “妈……” “我不是你妈,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藿静文冷下脸硬着心肠打断她,声音却微微发抖。 “姐,姐夫的事……” “你们什么都别说了,这是我的家事,我自己解决。” 岑欢咬唇,也不开口,只是移过去抱住藿静文,而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霍尔太太看着女儿这么痛苦,心里也不好过。 “霍尔,这件事……” “岑太太既然说了和欢欢断得干干净净,而只要她们母女跟我们回伦敦,我立即撤消所有控诉,否则一旦立案,那时候就算我想不追究也晚了。”霍尔截住妻子的话抢先道。 “你们放心,我自然会说到做到。” 藿静文狠下心推开岑欢,“欢欢,如果你还念着我们母女一场,就别再为难我们,你带着孩子和他们回伦敦吧。” “不,妈,我说了不会离开你!” “那你是要眼睁睁看着我既失去女儿又失去丈夫吗?”藿静文忍不住怒吼,“我已经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打击,我老了,只想有个伴守着我,至于你,回到原本就属于你的地方去,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我女儿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姐,就算岑欢肯跟他们回去,我都不会愿意。”藿莛东起身拥住岑欢,目光冷然的扫向霍尔,“如果这就是你们对岑欢所谓的补偿,那真是叫人心寒。” 霍尔脸色一沉,冷哼了声没有开口。 “我求你们放手吧,不要逼我了。”岑欢泪眼婆娑的望着亲生父母,希望他们大发慈悲。 “欢欢,你别哭了,妈站在你这边,如果你爸不肯放手,那我也和你们一起生活,让他一个人孤独终老。”霍尔太太受不了女儿的眼泪,心一横,开口道。 霍尔神色立即一变,“我也是因为你这些年思念女儿成疾,才坚持要逼她回到我们身边,你怎么临时又变卦了?” “我从来就没要求过你用这种近乎卑鄙的方式把孩子抢回来了,你这样逼她,痛苦的还不是我们做母亲的?” “你!”霍尔没想到妻子居然回倒戈相向,气得头顶都快冒烟,却又不舍得对妻子发火,一怒之下袖手而去,把酒店的包厢门摔得震天响。 “好了,欢欢,现在你不用为难了。”霍尔太太笑望着女儿道。 “可是他……”岑欢指了指门口。 “没事,大不了他一星期不和我说话。”霍尔太太走到藿静文面前,叹息道,“对不起,岑太太,是我们太自私了,我真的很愧疚。其实不论欢欢是在你身边或者是在我身边,她都是我们共同的女儿,你把刚才那些气话收回去吧,看欢欢哭得这么伤心,我想你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吧?毕竟你那么疼爱她。” 藿静文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不但丈夫没了牢狱之灾,就连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女儿她可以共同拥有。 “妈,谢谢。”岑欢拥抱母亲,又去抱藿静文,“你们都是我的好母亲,我爱你们。” “我去看看你爸。”虽然刚才说得轻巧,实际上她还是有些担心家里脾气又臭又硬的那位。 “我送您。”藿莛东道。 “不用,他就算不理我也不会扔下我一个人的,所以应该不会走远。” 尽管她这么说,藿莛东还是送她离开酒店的包厢。 而岑欢小心翼翼的抱着藿静文,好怕她又推开自己。 “妈,现在事情解决了,以后我们还像以前一样过好不好?你和爸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 “怎么住?”藿静文斜眼睨她,“我女儿和我弟弟生了个孩子,她到底是我外孙还是侄女?” 如果不是气氛不对,岑欢真要以为母亲是像^H小说以前一样和她开玩笑。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孩子都三岁了!意思是你们三四年前就在一起了?” 岑欢支吾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而藿莛东送霍尔太太离开包厢后果然在酒店大厅看到霍尔,他返回来一开门就听到藿静文这样质问岑欢,眉梢扬了扬。 “妈,橙橙应该醒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再说吧?”岑欢巧妙的借女儿来躲避难以启齿的话题。 “你给我说清楚,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一直被蒙在鼓里,连你们生了孩子我都不知道?” 见母亲不依不饶,岑欢看向藿莛东求助。 藿莛东轻叹,“姐,事情都过去了,而且孩子也生了,你现在才问不也晚了么?” “你还有脸说?”藿静文一眼瞪来,“我那时候让你照顾她可没要你这么照顾,她那时那是个孩子,她疯你也跟着一起疯?” 藿莛东瞥一眼把头垂得低低的岑欢,揉着额没吭声。 “她怀孕吃了多少苦你能想得到吗?那几年对她不闻不问,现在知道孩子是你的了才来疼,你真是有够混蛋的!” “妈,不关小舅的事,我当时也不知道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