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没有我要不到的,只有我不要的(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196没有我要不到的,只有我不要的(3000)

还以为电话是祖宅那边打来的,没想到是一组陌生号码,外加一条未读短信。.. 见短信显示就是那组陌生号码,她点开短信,内容只有简短的两个字——丝楠。 对这个只小自己几分钟的妹妹,岑欢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两人从那日在小珧家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私下从来没有单独约对方出来联络过感情。所以两人虽然是同父同母的双胞胎,但也不见得有多亲。至少在她看来,丝楠似乎并不喜欢她。 只是这次她为什么打电话来芑? 就着未接来电回拨,^H小说电话响了许久都无人接听。 正打算放弃时,暗下去的屏幕亮起来,显示整在通话中。 “喂?”慵懒而略显沙哑的声音,让岑欢一时判断不出对方是不是丝楠猬。 “怎么不说话?”略显不耐的女声,比起之前清亮了许多。 岑欢仍有些迟疑,“丝楠?” 那头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嗤,“你打的是我的电话,不是我还有谁?” “不是,我是看到你刚才打了我的电话。”岑欢解释。 “刚才?是三个多小时之前吧?” 岑欢耳跟一烫,轻咬着唇问,“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不是找你,我打藿莛东的电话关机,所以才问妈要了你的电话,没想到你也不接。” 岑欢一楞,“你找他?” “没事了,我很困,就这样。” “丝楠,我听妈说,你和关耀之……” “怎么,这么快就被妈收买了,你也来充当说客,劝我放弃?”没等她说完丝楠便打断她,语气微微有些不悦。 “我没那个意思,其实我对关耀之也不是很了解……” 那端静默了几秒才又道,“我们半个小时后在那家叫原来的餐厅见。” 也不管岑欢是否答应,那端已经挂了电话。 岑欢一楞,放下手机又窝回被窝里躺了会才爬起来梳洗。 从卧室出来,在饭厅的餐桌上瞥到藿莛东给她准备好的早餐,不舍得浪费他的爱心,加上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实在是饿了,她把早餐热过后匆匆吃了大半才出门。 赶到丝楠指定的餐厅时已经比她约定的时间晚了将近一半。 走进餐厅环视一周,在角落里瞥到临窗而坐的丝楠,出众的外型加上指间夹着的那只细长的烟,让她即使是窝在角落里,仍分外醒目。 她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歉意道:“对不起,我晚到了。” 丝楠看过来,没什么表情的捺熄还剩半只的烟,“想吃什么自己点,我已经吃过了。” 岑欢刚才只是吃个半饱,也没客气,点了份清淡的套餐。 等待上菜的空挡,她见丝楠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困惑的投以询问的眼神。 “我和你除了这张脸一样以外,其他似乎找不出相同的地方了。”丝楠开口,语气不冷不热,“你大概从不碰烟酒这类东西吧?” 岑欢摇头。 丝楠讥诮勾唇,“真是乖宝宝,难怪他们都喜欢你。而不像我,永远都惹他们讨厌。” “丝楠,其实爸妈都很疼你……” “你不用再替他们解释了,我从小到大都没做过让他们值得炫耀的事,十三岁就学会了撒谎和抽烟喝酒,十六岁开始夜不归宿,十八岁后开始去很远的地方,经常好几个月才回去一次,而每一次离开或者回去,我都不会和他们说。像我这么不听话的孩子,他们会喜欢才怪。” 像是没想过以前的丝楠生活过得这么混乱,岑欢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丝楠看她似乎被吓到的样子,撇撇唇,“每个人听我这么说都和你一样的反应。是不是认为我这样很不自爱?可我虽然夜不归宿,却也没和男人鬼混,只是不想回家,不想回去看到那张每次望着我都会流泪的脸,不想听到爹地的埋怨。” 她看向窗外,俏颜弥漫开一抹哀伤。 岑欢望着这样的丝楠,忽然有些难受。 “对不起。”她开口,丝楠却笑,明亮的眸子看过来,“对不起什么?你又没做错什么,只是我那时心里想不通为什么妈每次看着我都会流泪。” 她长吁口气,下意识又从包里摸出一根烟,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你想抽就抽吧,我不介意。” “我不抽不是因为你,” 岑欢一楞,然后见她抬指礁着咖啡在桌面一笔一画勾勒出一个关字。 因为关耀之? “他不喜欢抽烟喝酒的女人,而我可以不喝酒,但却很难戒掉烟隐,每次一心烦就会想到它。” 岑欢若有所思的点头。 饭菜上来,她默默吃着,期间丝楠也不开口。 两张相似又同样出色却气质迥异的脸成为餐厅一道养眼的风景。 等吃完,岑欢才开口,却有些迟疑,“你和他……现在怎么样了?” “老样子,我追他躲,已经一个星期找不到他的人了,所以才打电话问藿莛东,他应该知道他藏在哪里。” 岑欢上次听母亲说关耀之对丝楠不但不喜欢还很讨厌,那照丝楠这么死缠烂打,岂不是让关耀之更加讨厌? “丝楠,你确定自己对他的感情么?” “我?是他先招惹我的。”丝楠单手托腮,“当初藿莛东怕我来找你坏了他的计划,所以让他看着我。我并不是一眼见他就喜欢,是他那天出现在我面前时开着辆***包的跑车,又穿得花枝招展,我当他是那种见了有点姿色的女人就自做多情想泡的花花公子,所以很厌烦他,可他却挑衅我,说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就算找个男人暖床也不会找我,要我放心。” “而你心里不服气所以才缠着他?”岑欢觉得不可思议,“那你对他根本就不是动了真感情。” 可那日她和父亲吵架时还扬言就算父亲打断她的腿,她爬也要爬着去见关耀之。难不成那些都是气话? “也不是没动真感情,只是不服气的成分居多吧。” 岑欢原本还担心她在这场感情里受伤,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多心了。 “他们很担心你,以为你爱关耀之爱得死去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