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挑衅和不服输 - 东岑西舅(出版)

204挑衅和不服输

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望着阳台外浓密的雨幕,耳边听着陈亦迅伤感的唱: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你不会相信,嫁给我明天有多幸福。只想你明白,我心甘情愿爱爱爱爱到要吐……. 一次次为他人做嫁衣,把爱的人推入情敌的怀抱,梁宥西,你是有多傻? 双手掩着脸喃喃自问,头往后靠,听着卧室里传来的咳嗽声,心头滋味杂乱,说不出的烦躁。 起身走回卧室,门一推开,床上原本半睡半醒的岑欢已经醒来,大半个身子趴在床边,咳得小脸通红。 他站在门口没动,就那样望着她,等咳嗽声停止,那双含着泪意的眼眸看来时,他才开口,“我打了电话给他,估计快到了,你们走的时候给我关上门就可以了。芑” “梁宥西。”在他转身的刹那岑欢喊住他,心头满满的无奈满腔的话语,可等他回头看来,她又不知道要说什么。 “如果你是要怨我打电话给他会害他误以为我和你有染,那我自认多管闲事活该。如果是要谢我……”他笑一笑,没再说下去。 岑欢愣怔着看他离开,一会关门声传来她才回神,缓缓坐起来,低头看了眼身上宽大的睡衣,下床打算去找自己的衣服换上猬。 在浴室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她走向客厅,然后在沙发上看到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叠得很整齐的放着,而外套已经全干。 眼前浮现梁宥西坐在沙发上拿着电吹风给她吹着湿外套的画面,眼眶不禁一阵酸热。 越是不想欠,偏偏越是欠得多。 ^H小说刚换上自己的衣服,门铃响起。 她轻拍双颊,对着空气勉强扯出一抹笑,觉得自己看起来应该不会很糟糕了,她才去开门。 毫无意外的看到站在门口的伟岸身影,清隽非凡的俊颜荡着一抹焦虑,而黑眸深沉。 她望着他,没有言语。 两人对望一会,藿莛东伸手抱过她,下颌抵着的她发顶轻喃,“后天我们去意大利散心。” 岑欢顿了顿,想问他怎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前天他还说最近一段时间会很忙。 可想了想什么都没说。 从亲生父母找上她开始到藿贤去世,这段时间两人都过得太压抑了,不只是她,他也同样需要一个假期让自己放松心情。否则就算内心再强大的人,也会承受不住。 上了车见他把车开往公寓,岑欢想起女儿,改变主意让他回祖宅。 途中置物格上的手机一直响,藿莛东却仿若未闻。 岑欢猜想是公司打来的,一定是有急事才这样乐此不疲的一通一接一通。 车子停在祖宅大门口时,雨停了下来。她唤住欲下车的藿莛东:“你先回公司忙吧,堂堂一个集团的总裁,天天围着我转,我会觉得很对不起集团那些员工。” 藿莛东见她还有心情开玩笑,微蹙的眉头舒展开。 “让福嫂给你煮些润肺止咳的汤,不然带病散心岂不是扫兴。” 岑欢点头,下了车见他还没离开,笑着安慰:“我马上吃药,保证后天就不咳了,绝对不会扫你的兴好吧?你快去公司吧,电话都要打爆了。” 藿莛东收回视线,正打算调车头,忽地想起什么,熄了火下车。 岑欢愕然:“怎么了?” “我陪你进去,给你介绍个朋友认识。”他险些忘了姚霏在。 “朋友?”岑欢困惑,等走进大厅,听到一个不属于柳如岚的年轻女子笑声,她心里一下想起昨晚打电话给小舅的那个女人。 两人循声走向客厅,岑欢注意到原本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的柳如岚一见她立即沉下脸,比起之前对她的漠视,如今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厌恨。 难道真的是因为撕破了脸,所以她现在连装都懒得装了,直接毫无顾忌的讨厌她? “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在意大利时对我很照顾的长辈的女儿,姚霏,今天在医院偶然碰到,所以她来家里坐坐。” 藿莛东不冷不热的介绍姚霏,却并不向姚霏介绍岑欢,而是直接揽住她的腰,用行动证明。 姚霏望着两人,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随即又笑开。 “这位是岑小姐吧?你女儿又漂亮又可爱,如果不是睡着了我真想抱着她不放手。” 姚霏一开口,岑欢便确定她就是昨晚电话里那个女人,恰好也是三十左右的年纪。 看她刚才的表情,应该是对小舅有情,而自己或许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这个女人的心头大患吧? 她大方一笑,“姚小姐这么漂亮,想必你的孩子也是又漂亮又可爱。” 姚霏神色微变,讪讪的牵了牵唇,“我没你这么幸运,找到一个这么疼爱你的男人,所以至今单身。” “霏霏,你这样才是自重自爱,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理智又不失传统,不会做那些逾越伦理道德的事情。”柳如岚接话,语气中的讥讽丝毫不加掩饰。 岑欢不是傻子,听出她是在拐着弯骂自己。却也仍旧笑着,并主动环住藿莛东的腰,一脸灿烂的炫耀:“姚小姐,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别忘来了来喝杯喜酒,或许你还会在我们的婚宴上觅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藿莛东挑眉睨向身侧的人儿,那张俏颜上晕染的挑衅和不服输让他有种久违的熟悉感。 有多久没看到这么有斗志的岑欢了? 他不自觉倾一下嘴角,在母亲和姚霏的注视下亲昵的亲了亲岑欢的额头。 “我先去公司,等我回来。” 岑欢微赧,点头松开环在他腰上的手臂。 走时藿莛东的目光掠过姚霏,淡淡的一眼,却让姚霏娇躯一颤,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慌忙垂眸。 “我还以为你那么有骨气,走了就不会回来了。”一见儿子离开,柳如岚便忍不住对岑欢冷嘲热讽,丝毫不避讳姚霏在场。 岑欢早知道这一躺回来柳如岚更加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可这儿毕竟是小舅的家,而眼前这个厌恨的女人是小舅的母亲,她既然选择了对小舅不离不弃,那么不管心里有多不想面对柳如岚,她都必须要面对,而不是像早上那样一走了之。 “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谈可以么?”她目光平静的望着柳如岚,语气非常诚恳和真挚。

下一篇   205反击(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