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柳如岚的转变(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07柳如岚的转变(3000)

藿莛东的话真真是把柳如岚给骇住了。.. “你、你刚才……说什么?” 藿莛东抬眼,在母亲震惊的瞪视下缓缓开口,“向朵怡的车祸是我让人做的,所以事情和岑欢他们无关。” “不可能!”柳如岚摇头,语气激烈,“你一定是为了帮她才故意这样说。向朵怡车祸那天我记得你人根本就不在国内,还是你回国后我告诉你向朵怡车祸的事你才知道的,所以怎么可能是你让人做的?” “我不在国内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藿莛东淡声解释,“就是因为清楚向朵怡知道了我和岑欢的事,而我又恰好和她解除婚约,以她的个性,不闹出些事来绝对不会罢休。我担心她伤害岑欢母女,所以当即让人跟踪她,那天她从我们家离开直奔岑欢所在那家医院,我的人猜到她是要去闹事,所以当机立断制造了那起车祸。芑” 柳如岚脸色苍白,感觉脊背一阵窜起阵阵寒意。 做了三十多年的母子,她自以为多少了解他一些,如今才知道,她根本一点都不了解他。 “向朵怡就算再不好,可她毕竟是向嵘唯一的女儿,你怎么那么心狠手辣?”她踉跄了下,跌坐在沙发上,“……向嵘中风,你也是罪魁祸首。猬” “如果不是她不安好心,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藿莛东没有半丝悔意。 “好歹她做了你三年多未婚妻,可你为了一个岑欢把向家搞得家破人亡。” “谁动我的人,我都不会手软。” 淡淡的语气,却冷得彻骨。 柳如岚张口,却哑然,良久才自嘲的笑一声,讥诮的看向神色凛冷的藿莛东,“那么,你的意思是警告我,如果再对岑欢做什么,你连我都不会放过?” 藿莛东凝着母亲,不答反问,“您这一生最在乎的是什么?” 没料到他会这样问,柳如岚愣怔着不语。 “钱权名利,现在藿家都有,您一样不缺。以前您盼着我结婚生子,现在我孩子妻子都有,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柳如岚刚要说她不满意他所谓的妻子,却被打断,“别再说讨厌岑欢,以后别说她们母女,今天我从这里走出去,除非您真心接纳岑欢,否则您连我也会见不着。”^H小说 柳如岚心头一颤,满腔的怒火齐齐窜上心头。 “如果我用死来威胁你放弃岑欢,你是选她还是选我?” 皱眉望着气得面容微微有些扭曲的母亲,藿莛东忽地问她,“您其实不是讨厌岑欢,是讨厌我。您是我母亲,我才三番两次容忍您那样对她。您只会说谁不配我谁又适合我,却从来没有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过,什么才是我需要的?” 转身揉着额角,他补充一句,“别用死来威胁,如果您死了,我不会马上为您操办后事,而是立即和岑欢举行婚礼,风风光光娶她进藿家。” 这么刻薄恶毒的话,柳如岚气得浑身发颤,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藿莛东没再看她,大步离开。 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偌大房子仿佛一座无人居住的鬼屋,沉寂得可怕。 柳如岚瘫在沙发上,胸口仍蓄满怒气。 竟然连死都不能让他放弃岑欢,还反过来将她一军,让她连寻死都不甘心。 而她怎么会遂了他的愿,倘若她真死了,那才是真正便宜了岑欢,因为以后再也没人会反对他们的婚事。 他为什么就想不通她是为他好?是岑欢的表相蒙蔽了他的眼睛,他才会以为岑欢有多好。 现在一个个都离开了,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茫然望着光线昏暗的某一处,双手却不自觉揪紧沙发套,恨意一点点从那双渐渐回神的眼睛里流露出来。 *********************** 藿莛东从祖宅出来,上了车,却没急着离开。 母亲竟然拿死来威胁他,他难以理解母亲居然会讨厌岑欢到这种地步。 一个人若固执起来,简直不可理喻。 而他如果不那样回答,估计她真会做傻事来逼他。 摸出一盒烟点燃一根,打开车窗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夜色,却一直没忍着去看家的方向。 连着抽了两三根烟,他才发动车子离开。 岑欢已经做好饭菜,藿莛东回到家时她已经喂女儿吃完饭,又给她洗了澡在穿衣服。 见他脸色沉重,岑欢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笨妈咪,衣服穿反了。”小丫头垮着脸望着自己穿反的衣服控诉。 岑欢歉意一笑,给女儿换过来。 “橙橙,你自己玩,妈咪和爹地去吃饭。”抱了一大堆玩具放到床上哄着女儿,两人离开。 “公司出问题了?”岑欢一坐下就问。 藿莛东摇头,安静吃饭。 “你抽了很多烟?”她闻到他身上传来的烟味比平时浓一些。“你这么心烦,既然不是公司出问题,那就一定是我的事了。” 岑欢盯着他,“你刚才不是回公司,而是回家去找她了?” 藿莛东夹了一块菠萝古老肉放到她碗里,“现在我和你一样了,除非她接纳你,否则我也不会再回那个家。” 虽然知道他在她和柳如岚之间绝对会选她,可他真这么做了,岑欢仍难掩心头的感动和喜悦。 可他心里却一定很难受吧? 放下碗,她伸手过去握住他的,满脸的歉疚。 “什么都别说,吃饭。”藿莛东覆上她的手安抚。 *********************** 第二天藿莛东去公司后,岑欢带着女儿出门去采购一家三口的旅游必备品。 在路旁等车时和女儿玩黑白配打发时间,小丫头忽然戳她的脸,指着不远处的某个地方小声说:“妈咪,那边有个戴帽子的叔叔一直看我们。” “戴帽子的叔叔?”岑欢困惑的顺着女儿指的方向看过去,却只看到一对夫妻,而并没有什么戴帽子的男人。 “他坐车走了。”小丫头又说。 岑欢收回视线,心想应该是和他们一样等车的人,也没多想,等到车后直奔附近的一家大型百货商场。 按着列好的清单一一采购,小丫头坐在购物车上两手各拿着一包瑞士糖,在拐过一个货架时岑欢见女儿偏着头望着她身后,好奇回头,却只瞥到一抹迅速消失的背影。

下一篇   208心狠(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