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可怜(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09可怜(3000)

“福嫂,你不用劝他,我病也好伤也好,他根本就不会心疼,心里眼里只有岑欢。.”柳如岚苍白的脸因情绪激动而浮现一抹血色,却更显得唇白。. “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我不想死在医院。” “夫人,这……”福嫂为难的看向藿莛东,“二少爷……” 藿莛东铁青着脸,真是有些厌烦母亲这种近乎幼稚的^H小说手段。 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拳,忍了忍,回过头来,“我明天带她去意大利度假,孩子会和我们一起去,一切等回来再说。芑” “去意大利?”柳如岚一楞,“她不是要带孩子回伦敦吗?” 藿莛东没回她,只让她好好养病,然后离开了。 回到家岑欢已经做好饭菜在等他,他没说母亲的事,岑欢也没问猬。 吃过晚饭洗好碗筷,又给女儿洗澡哄她睡觉,做完这一切回到卧室,整个人都是虚的,感觉从未有过的疲惫。 “怎么没收拾行李?”藿莛东睨了眼放在一旁却空空如也的行李箱,问她。 “我以为不会去了。”岑欢实话实说,在他身边坐下,望着他如潭深沉的黑眸,“我是不是很冷血?” 回答她的是唇上温热的感觉。 离开她的唇,藿莛东捧着她的脸叹息,“我宁愿她当初送我去意大利不是因为想保护我,这样我或许还能像以前那样冷漠对她,心里也不会觉得愧疚。”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这么为难。”岑欢无奈苦笑,“可我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她。” “你很好,不是你的错。” “她怎么样了?” “急性胃溃疡,医生建议住院一段时间。” “那意大利之行暂时取消吧,她这个样子你也无法安心度假,加上公司忙,就别浪费时间了。”岑欢伏在他肩头,“其实不管能不能结婚,只要能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说什么傻话?总要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以后我们会有第二个孩子,或许还会有第三个,难道你要让他们做黑市人?” 岑欢勾着唇斜他:“什么第二个第三个,我对生孩子有阴影,以后最多再生一个。” “好。” “这样一想,其实未来很美。”岑欢闭眼憧憬一家四口的美丽画卷,脸上的神情温柔得不可思议。 藿莛东呼吸一窒,偏过头吻上她的唇。 ************************** 一周后。 积雪完全融化后,天气回暖。 华丽的别墅前院,岑欢望着阳光下和小珧追逐嬉闹的女儿,脸上笑意不断。 “欢欢,以后多带橙橙过来陪阿姨,小珧要忙高考,你姨父又忙公事,我一个人在家真是憋得慌。”刚和丈夫儿子从美国陪婆家过完春节回国的罗美微说。 岑欢微笑,“那不如您帮我带女儿?我就可以继续回医院上班了。” “可以啊,我太喜欢这小丫头了,一口一句美姨婆喊得我心花怒放,人都显得年轻些。” 岑欢见她这么认真,不再和她开玩笑,“他让我目前专心带孩子,所以我等再过一段时间才和他提上班的事。” “啧,丝楠要是有你这么听话就好了。”提起另外那个外甥女,罗美微直摇头,“我上次和你妈通电话,听她说丝楠爱一个小混混爱得要死,还和你爸吵得要断绝关系。” 岑欢讶然——什么时候关耀之成了小混混? “哎,不说这些不开心的,我从美国给你们带回来那些礼物你等会记得带回去,那是我特意给你们买的。”罗美微说着忽地想起什么,“你现在住以前那个地方还是住藿家?上次我听你妈说你和藿莛东打算要结婚了,怎么现在也没看你们筹备婚礼?” 岑欢仍是笑,“不急。” “怎么不急?孩子都这么大了,难道你还要等第二个出生才急?”罗美微摇头,“就是要趁自己年轻时用婚姻和孩子套住男人,不然他如果喜欢上别人,那你的孩子不就成了私生子了?” 岑欢被罗美微的比喻弄得哭笑不得,正要回她,电话响起来。 “你先接电话吧,我去切一盘水果出来。” 岑欢点头,微染笑意的脸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僵了僵,响了好几次才接通。 “外小姐,夫人今天出院,医生给配了许多药,中药西药都有,我和福嫂老糊涂了,一下忘了这些药怎么吃,还有一些分开来煎的中药也忘了是要先放还是后放,我想你是医生,一定都懂,所以想让你过来看一看。” 段蘅的话让岑欢犹疑不定,还没想好怎么回,又听段蘅说,“外小姐要是不愿意,那我再跑一趟医院算了。” 语气中的不满毫不掩饰。 岑欢心中一叹,开口唤住他,“我一会就过去。” 挂了电话恰好罗美微端着一盘水果出来,岑欢和她说了声,把女儿留在这边,自己打车回了藿家。 见她回来,段蘅和福嫂都显得很开心,而柳如岚坐在客厅,气色好了许多,却还是一脸病态。 岑欢没回她说话,把中西药的服用说明和煎药方法仔细说了遍,福嫂怕自己又忘记,拿了纸笔记下来。 “饮食要清淡,选些易消化和有营养的食物调理,别吃刺激性的东西或饮料,注意这些就行了。”她见福嫂一一记下后,马上打算离开。 “怎么没带孩子一起来?” 柳如岚忽然开口唤住她,语气有些虚弱。 “在她姨婆家玩。” 柳如岚皱眉,“我已经一个星期没看到她了,很想她,晚上能不能带她回来吃个饭?” 岑欢隔着几米远的距离打量她,发现大病一场后的柳如岚似乎苍老了许多,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患病脸色苍白的缘故,她孤零零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让人觉得有些可怜。 这个女人不论有多要强,她也会老。而如今她就是一个刚丧偶又和儿子不和的老人,她用她的固执筑起一道高墙,把别人对她的关怀拒之墙外,是她自己把自己变得这么可怜,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所以她没有回答,而是收回目光打算离开。

上一篇   208心狠(3000)

下一篇   210回伦敦(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