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圈套(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19圈套(3000)

岑欢幽幽醒转,眼睛还没睁开,已经感觉到有两道专注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想起昨晚被迫欢爱的那一幕,秀致的远山眉微微一拧,徉装还没睡醒,侧身避开那两道目光,耳边却听见一声轻叹,接着一只大手覆上她的脸颊,动作温柔的轻轻抚弄。 “我知道你醒了。给你做了早餐,你要乖乖吃完,我不喜欢你太瘦。” 岑欢权当没听见,没有一丝反应。 “公司有重要的合同要签,我可能要晚点才回来陪你。”扳过她的脸俯身在她唇上轻啄一下,不舍的抽开眷恋她肌肤触感的手,站起身芑。 “记得一定要吃东西,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肚子里的宝宝着想,毕竟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采取过任何防护措施,你怀孕的几率很大。”为避免她不吃东西,藿莛东不得不找这样蹩脚的理由牵制她。 岑欢仍然闭着眼不回应,等他走出去了她才睁开眼,双手抚上平坦的腹部,脸上的表情一片茫然。 宝宝么猬? 她曾亲手拿掉一个,现在女儿又因她没保护好而离开了,像她这样不称职的母亲,有什么权利再拥有一个宝宝? 更何况女儿的离开已经让她心力交猝,她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再去迎接第三个孩子,所以,她不会允许自己再怀孕。 掀开被子下床,从床头矮柜的抽屉里找出一根验孕棒,忐忑的走进浴室,十多分钟后浴室传来一阵瓶瓶罐罐打翻落地的声音,而岑欢从浴室出来,打开衣橱拿了套衣服匆匆换上,又拿了包和手机走出卧室。 在玄关处换鞋时,耳边一阵开门的声音惊得她屏了呼吸,以为是藿莛东去而复返,可门开后走进来的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小陈?”岑欢望着来人,诧异的喊了一句。 小陈显然没料到会有人在门口,楞了一楞才微笑道,“太太,原来您起来了?我刚才接到藿先生的电话,他说您还在睡,让我动作放轻些,别吵着您。” “你、你怎么……”她来做什么? “哦,是藿先生让我来照顾您。”小陈解释,她见岑欢换了鞋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于是问,“太太您是要出门买什么东西吗?您告诉我,我给您去买。” “不用了,我是去买些很私人的东西。” “那我陪您一起去吧。” 见她又要拒绝,小陈立即补充一句,“藿先生吩咐我不能让太太单独出门。” 岑欢心头一震,脸色白了白。 他还真是要把她最后一条路都给堵死。 “那算了。” 她冷冷甩出几个字,踢了鞋往卧室走。 “太太,您吃早餐了吗?藿先生说……” ‘啪’地关门声打断小陈未完的话,她怔了怔,摇头,拎着从菜市场买来的新鲜蔬果走向厨房。 ************************ 红灯时,藿莛东停下来,而这时手机响起。 “藿总,是我,您还记得吧?”听着电话那端似乎心情不错的男声,藿莛东眸色一冷,望着前方路面的目光一片冰寒。 “怕您顺着我的电话让人查我,所以我每给您打一次电话都会换一个号,毕竟我很清楚,如果被您找到会是什么下场。”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诈我的钱才说知道我女儿的事?”藿莛东淡声问。 “车祸发生不到半小时警方就封锁了有关那起车祸的所有消息,所以知道车祸实情的人并没几个,而我当时恰好目睹了整个车祸的过程,从您女儿被您母亲带到侯机室,到她突然跑开,每一个细节我都看得很清楚,” 掌住方向盘的大手骤然紧握,手背上青筋凸显,藿莛东隔了几秒才又开口,“就算你知道这些又如何?我女儿丧生在车轮下是事实。” “那具小孩的尸体面目全非,您怎么就那么肯定她是您女儿?就因为衣服身高发色一样?难道您丝毫不怀疑有^H小说人将您女儿掉了包?” 藿莛东胸口一紧,语气却依旧淡然,“我又怎么知道你这样说是不是在误导我?难道你想说我女儿没死?” 那端的人一笑,“藿总,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怎么敢问您要钱?” 绿灯亮起,左右两边车道上的车赛车般齐齐冲了出去,藿莛东却是没有任何动作,直到身后催促的汽笛声传来,他才缓缓驱车离开。 “您放心,我就算向老天借胆,也不敢拿这种事情跟您开玩笑。我亲眼目睹有人假扮成您女儿的母亲引她离开,那起车祸根本就是个圈套。” “你想我怎么做?”藿莛东沉声问。 “这我还要再想想,之后我再给您电话,也许是下午,也许是晚上。” 藿莛东等那端挂了电话,立即拨出一组号码,接通后电话那端的人开口道,“按你给的线索,我已经让人调查过那个人,他的确是在国内,要找到他应该不难,再给我一个小时,我保证给你一个确切的地址。” 刚切断连线,紧接着又有电话进来。 “藿总,报告已经出来了,您是亲自过来拿还是我给您送过去?” 藿莛东看了眼时间,“你送去我公司。” *********************** b市郊区的一家小旅馆门前,两辆名贵的车子先后停下,随后两道高大的身影从车上下来,西装笔挺的男子微仰头扫了眼小旅馆的招牌后,皱眉走进去。 小旅馆的老板娘刚起床开门,还在打呵欠,看到门口进来的男子,张大的嘴立即合拢,双眼却瞠大,嘴边绽开一抹她自认最美的笑容。 “两位是住……” “认不认识这个人。”突然递到面前的一张照片让老板娘脸上的笑容垮下来,撇嘴道,“原来你们是找他啊?这个穷鬼,在我这住了半个多月了,又吃又喝又住又玩,才给了老娘一千块,说什么等过几天他就有钱了,到时给我个十万八万。切,我信他才有鬼,就他那副穷酸样,还说自己是从美国回来的,我看啊……” “他住哪间房?”不耐的打断老板娘的唠叨,同时几张大钞递过去,老板娘顿时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