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嫁祸(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28嫁祸(3000)

赌场?. 藿莛东眸光微微一闪,问赵子清,“你是哪天去赌场碰到那个人的?” “我、我不太记得了……”赵子清避开藿莛东的视线,支支吾吾想敷衍过关,不料李仁捉住他那根鲜血淋淋的手指头又削了一刀,痛得他脸色青白,不敢再隐瞒,脱口说出碰到那个神秘男人的具体日期。. “孤儿院那个孩子是你弄走的?” 赵子清痛得上下牙齿剧烈打颤,猛抽了口冷气才回他,“是我、我弄走的……因为时间紧、紧迫……我找、找不到其他棕发蓝眼的小女孩……芑” “那车祸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让一个患有先天小儿痴呆的聋哑孩子乖乖听你的话跑到环行道上去撞车的?”关耀之问他,语气有些好奇。 “车祸……是个意外……”赵子清畏惧的看了眼藿莛东,又飞快转开眼,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才又继续说,“那个人每天都让人打听藿总孩子的行踪……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带那个傻子去机场……我到了机场后有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接应我,她给傻子里里外外换了套衣服,又在她脚踝上系了条红线……等她给傻子换好衣服后她拿出一张机票,好象是要带傻子出国……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也没敢问……我看她带着傻子走向机场,途中她不知道接电话还是打电话,所以松开了牵着傻子的那只手,可没想到傻子在她接电话时为了追一只被风吹走的气球跑去了环行道……然后……然后就被车撞了……” “车祸竟然是个意外?”关耀之有些狐疑猬。 “我没骗你,的确是个意外,那个人只是想让我带着傻子出国……”怕他们不相信自己的手指又要遭殃,赵子清心急的为自己辩解。 “你没看到我女儿?”藿莛东问他。 赵子清摇头,“那个人大概是不想让我知道太多,所以您女儿的事我真的不知道。” “赵子清,如果被我知道你说了假话,那下场可不就只是削手指了。”关耀之不冷不热的吐出一句,却让赵子清猛地打了个寒颤。 “你们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没见过藿总的女儿……” “你平时怎么和他联系?”藿莛东打断他问。 “每次都是他电话联系我,而每一次电话号码都不同。” 藿莛东蹙眉沉吟了会,转身走向仓库的出入口。 “藿总,关少,所有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求你们放了我吧……”赵子清求饶的声音传来。 藿莛东充耳不闻,很快走出仓库。 “阿东,看来接应赵子清那个女人就是假扮成欢欢骗走你女儿的那个女人,她带孤儿院那个孩子出国的目的,应该是想混淆你的视听,嫁祸给你母亲,让你误以为是你母亲把你女儿送去了国外,却故意说你女儿失踪了。可他们没想到孤儿院那孩子居然出了车祸。” 藿莛东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回他。 找到自己的车坐进去,发动车子之前他拨了通电话,然后才驾车离开。 ************************* 梁宥西厚着脸皮每天都来岑欢这报到白吃白喝,即使是岑欢冷脸以对,他也觉得开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足够了。 岑欢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明知道她怀了小舅的孩子,可他就是不死心,让她头疼又无可奈何。 “梁宥西,你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什么时候上班?”这天中午吃过饭后,岑欢问懒洋洋窝在沙发上闭目假寐的男人。 “伤口是愈合了,可身体还没痊愈,所以还要多休息几天。”能够像现在这样天天看着她,真是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他巴不得伤口一直不好,这样就有借口不去上班了。 岑^H小说欢无语。 “你想赶我走?”梁宥西睁开眼看向她,神情有些希望。 岑欢为难的揉额,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还能说什么。 “这些天我们不是相处得很好么?我还打算从今晚开始,所有家务我来做。以后我全心全意照顾你,你只管安安心心养胎就好。” “梁宥西,我……不想你对我这么好……”他的好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种负担,会让她心里滋生一种强烈的罪恶感,认为自己是个很坏的女人。 梁宥西轻哼,“谁让我只喜欢你?所以你的要求我办不到,因为除了对你好,我也没别的女人能对她好了。” 岑欢苦笑,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岑欢,我从来就没像喜欢你这样去喜欢过别的女人,所以你别讨厌我,我……也身不由己。” 岑欢凝望他良久才开口,“我讨厌的是我自己……” 不论是她喜欢还是喜欢她的男人,她给他们带来的似乎永远都是一个又一个的麻烦或者痛苦。所以她有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灾星转世,不然为什么对她好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幸福。 突然响起的手机打断梁宥西欲出口的话,他扫过屏幕,迟疑了几秒才接听。 “西西,你半个月没回家了,我问劭北你在做什么,他也说不清楚,你跟我说说,你到底在忙什么?”席文绢在电话那端沉声质问儿子。 梁宥西轻咳了声,又看了看岑欢才说,“我在努力争取我的终生幸福。” “终生幸福?” “对,所以您别老打电话打扰我,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就算半个月不回家也绝对不会是失踪了,您放心。” “你刚做了手术第二天就跑出去,叫我怎么放心?还有,你爸晚上回来,他有事要和你说,所以不管你现在在哪,马上给我回来。” “爸要和我说什么事?” “你回来就知道了,就这样,我还有事要忙。” 话落席文绢挂了电话。 梁宥西若有所思的望着屏幕,直到岑欢开口他才回神。 “梁宥西,你在我面前胡言乱语可以,但我希望你别在你父母面前说我和你的事。”刚才听梁宥西对他母亲说什么终生幸福,岑欢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不得不事先申明,免得到时候难堪的是他自己。 梁宥西不以为然的笑笑,“我妈一直都很喜欢你,前些时间见我和你没再来往,她很失望,所以如果她知道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