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爱你想你,想你见你(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29爱你想你,想你见你(3000)

岑欢漫无目的的不知走了多久,等觉得累时她走进一家咖啡馆。.. “小姐,您要什么?”年轻的服务生问。 岑欢睨了眼服务生身后那块看版上的饮料名,说,“一杯热牛奶。” “好的,请稍等。” 几分钟后一杯散着浓郁奶香的热牛奶递到面前,岑欢从包里拿出钱包买单,却发现钱包里只剩下两个一元的硬币,不过幸好还有银行卡芑。 “不好意思,小姐,店里的刷卡机刚才出了故障,暂时不能刷卡,请您付现金。” 岑欢一楞,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身后响起一个低醇好听的男声。 “给我一杯曼特宁,加这杯牛奶一起买单。猬” 熟悉的气息搀入呼吸,岑欢犹如置身梦境,僵着身子不敢抬眼。 有些烫手的牛奶递到手边,她下意识接过,而肩上微微一沉,人已经被带着走向咖啡馆靠窗的角落。 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下来的,岑欢望着对面面容冷峻中透着一丝温情的男人,目光近乎有些贪婪的描绘着他的眉眼轮廓。 或许是因为瘦了的原因,他的五官越发显的立体。 岑欢望着他坚毅的下颌,心头禁不住一阵酸楚,心里某个地方如同被蜂蛰了般隐隐的疼。 藿莛东捕捉到她眼里浮现的心疼,嘴角微微倾了倾。连日来压在心头的阴霾拨云见日,一片晴朗。 他就知道,她的心始终在他身上。 “饿不饿?想不想吃其他点心?” 他声音温柔,岑欢却似受了惊吓,如梦初醒般,神色蓦地一变,迅速敛去眸底的心疼。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他,接着又说,“这里不论和你住的公寓还是你公司都不顺路。”所以她不相信他会出现在这里是巧合。 藿莛东淡淡一笑,宽厚的手掌覆上她柔软的小手,“我不放心你。” 所以他在繁忙中扔下一大堆公事跑去她住的别墅,而那时岑欢刚好从别墅出来。他一路远远的跟着她,却不敢上前,哪怕他有多么想抱她,亲吻她。 直到跟着她进了这家咖啡馆目睹她的窘境,他才终于忍不住出面给她解围。 ——我不放心你。 岑欢好不容易控制住的心酸因他这句话而再次泛滥,那一丝隐隐的疼痛迅速的漫上胸口,让她连喉咙都一阵胀痛,发不出声。 “你一个人住不安全,还是让小陈过来照顾你。” “不用了。”岑欢深呼吸,“我一个人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岑欢。”藿莛东有些无奈的唤她,“你难道连我的关心也要拒绝?” 岑欢摇头,她只是怕他的关心会让自己心软,而她不想再继续过之前那种在爱或者不爱的煎熬中痛苦度日的日子。 她没办法原谅柳如岚,也不想让他夹在两人中间为难,所以分开对谁都好。 “以后别来找我了。”见他目光瞬间一黯,岑欢忍不住又有些心疼,“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再瘦了……” 怕自己再继续坐下去会控制不住手脚做出什么,岑欢匆匆喝了一大口牛奶后起身,“我,走了。” 连再见都没说,她慌忙从他身边走过。 ^H小说藿莛东横放在桌下的手死死握拳,很努力才按捺住想拉住她抱入怀的冲动,任她离开。 爱你想你,想你见你,别无他求…… 咖啡馆里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歌词竟然见鬼的应景。 望着对面她只喝了一口的牛奶,藿莛东伸手拿过来,就着杯缘上那枚淡淡的唇印,缓缓将剩余的牛奶流入体内。浓郁微咸的奶香中,仿佛还夹杂着她甜美的味道。 独自坐了一会,打算离开时,手机忽然振动。 “莛东,那边已经有消息了。只是我姐夫那边出了点事我要马上要赶去意大利,所以不能过去了,详细情况你可以问锡云,人是他查到的。” 挂了电话,他立即起身离开,原本黯然的眼眸掠过一抹冰寒。 ************************* 岑欢几乎是以逃跑的速度离开咖啡馆。 回到别墅,那张流露温情的俊颜却仍根植脑海,怎么都无法抹去。 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她一个人静静的蜷缩在宽大的沙发上,偌大的客厅,安静得让人窒息。 不知不觉睡着,醒来时周遭一片漆黑。 意识渐渐清醒,岑欢置身无边的黑暗中,忽然有些不安。 之前那些天梁宥西每天都来报到,每次都等她睡着了他才离开,所以她浑然不觉得害怕。可今晚他回他父母家,这么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她才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也许她不该拒绝小舅说让小陈过来照顾她。 懊恼时,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闪烁的屏幕再黑暗中显得有些诡异。 岑欢被铃声吓了一跳,紧张兮兮的四下张望了一眼才起身拿过手机,也没看是谁的来电直接接听。 “妈咪,我是橙橙。” 童稚的女声犹如晴天霹雳,将岑欢震得整个人都僵住,大脑一片空白。 “妈咪妈咪妈咪……” 橙橙…… 在女儿熟悉的呼唤声中,岑欢一点点回神,颤着声激动的对着电话那端喊,“橙橙?你真的是橙橙?我是妈咪,橙……” 电话那端忽然传来的嘟嘟声打断岑欢的话语。 她难以置信的望着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心口剧烈的狂跳。 怎么回事? 她这是在做梦吗? 为什么她会听见女儿打电话给她? 女儿不是已经…… 她用力拍打自己的脸,火辣的刺痛那么清晰,可她却还是感觉自己在做梦。 一定是她太想女儿了,一定是…… 门外一束强烈的白光划过,照亮了黑暗的客厅。 岑欢怔忪间,听见耳边响起的沉稳脚步声,随即门被推开,而灯光一亮,周遭亮如白昼。 “咦?你还没睡?”梁宥西诧异的望了眼岑欢,“怎么没睡也不开灯?” 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见她一脸呆滞,梁宥西才发觉她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抬手覆上她的额,一片湿冷。 “岑欢?”他担忧的在她眼前晃了晃,神色焦虑,“你怎么了?”

上一篇   228嫁祸(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