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扑朔迷离(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30扑朔迷离(3000)

“你要去哪?”梁宥西本能的抓住她的手带入怀,眼里满是担忧。.. “我要验dna。”其实做为一个医生,从职业的角度出发,她应该第一时间去验dna。只是那时她完全沉浸在失去女儿的巨大痛苦中。加上当时柳如岚和段蘅已经确认车祸的孩子就是她女儿,自己又亲眼看到那条她亲手系在女儿脚踝处的红线,所以她才对女儿的死没产生一点怀疑。 而刚才那通电话虽然诡异,却也让她意识到女儿的车祸似乎并没那么简单。 “岑欢,你先别激动,听我说——” “你陪我去。”岑欢打断他,目光带着一丝哀求芑。 梁宥西苦笑——难得她肯求他,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好,但你要答应我控制好情绪。”他就怕她大悲大喜情绪起伏太大而崩溃。 见他答应,岑欢连忙点头,甚至忘了避嫌,主动拉住他的手迫不及待的往门外走猬。 梁宥西望向两人缠在一起的手,心口一暖,反握住她的,十指交缠。 ********************** “藿太太,那件案子在藿先生同意的情况下已经结案,所以……那个孩子的……已经火化了……” 后半句话把岑欢所有的希望打入谷底。 他什么时候处理的孩子的后事,今天在咖啡馆面对面,他竟然都没告诉她。 梁宥西拥住脚步虚浮的她,刚想说什么,却又听岑欢说,“就算是火化了,但依照你们的司法程序,应该有与孩子血型等有关的记录,我要求查看。” “藿太太,结案时是藿先生亲笔签字,您如果有疑问,可以去问藿先生。” 岑欢一楞,一时不明白为什么她想知道这些还要去问小舅?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拿记录给她看? “如果两位没有其他的事,那就……”虽然没再说下去,但逐客令的意味不言而喻。 梁宥西叹口气,半拥着岑欢离开。 上了车,梁宥西发动车子要离开时,见岑欢动了动嘴唇说了一句什么,却没听清楚。 “你说什么?” “我要去他那。”不问个清楚,她无法让自己心安。 梁宥西蹙眉,“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再陪你去。” “不。” 凝望着她倔强的侧颜许久,梁宥西才一言不发驾车离开。 不多时,车子在藿莛东的公寓楼前停下。 梁宥西坐在驾驶位上不动,却看着岑欢打开车门下车,连头也没回。 ********************** 藿莛东刚从浴室出来就听见门铃响,很诧异这时候会有谁来找他。 门铃声太急促,他省略透过猫眼看来人是谁的步骤直接打开门,却一楞。 岑欢忽略他楞住的表情,扫了眼他还在往下淌着水珠的强健体魄,别开眼从他身边走进屋,呼入的空气里却满满沐浴液的清新气息。 藿莛东关上门,拨了拨一头湿漉漉的发,食指划过眉峰,静静的凝着岑欢,等她开口说明来意。 而岑欢原本有许多许多的困惑需要他解答,可当她真正的站在他面前,却又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问起。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一杯温开水递到眼前,她咬咬唇,抬眼正视他,在那双惑人黑眸的注视下开口,“车祸中丧生的那个孩子是不是我们的女儿?” 懒得拐弯抹^H小说角去试探,她直接了当的问他。 藿莛东眉一拢,却神色不变,“怎么这样问?” “我问你,是不是?” 藿莛东转开眼,仰头将原本给她倒的那杯温开水喝下大半,而突起的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滑动,让岑欢看得有些失神。 “你这么晚跑来,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 藿莛东有些疲惫的开口,舌尖抵了抵唇角,表情有些无奈,“你做噩梦了?” 岑欢有些恼他的答非所问,恶狠狠瞪着他,“你就直接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仍是没有立即回她,藿莛东揉着额角一副头疼的样子。 “岑欢,当初,是你……” “我想验dna,可他们说案子已经结了,是在你同意的情况下亲笔签名结的案,而且孩子的尸体已经火化,所以我要求看和孩子血型有关的记录,但他们给我的答复是有什么疑问直接来问你。”岑欢打断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目光却始终盯着他的脸。 “为什么他们要我来问你?” “案子是已经结了,我之前就说过这些事我来处理。” “可今天在咖啡馆你没告诉我。” “是你不想见我匆忙离开。” 岑欢哑然。 “都这么晚了,你不应该一个人跑出来,你要见我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不是一个人。” 藿莛东微愕,又听她说,“梁宥西在等我。” “你这么晚了还和他在一起?” “这是我的事,我现在只问你,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女儿?” 两人的目光对视,都可以清晰的在彼此眼中看到自己。 而岑欢在他眼里除了看到一个小小的自己,还有一丝流动的暗焰。 “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回答么?你为什么一再的逃避?是不是女儿还活着?”岑欢问他,原本混乱的思绪越来越清晰。 “你那时要我相信女儿还活着,是不是你知道什么?” 面对她的咄咄逼人,藿莛东沉默以对。 “你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求你别再瞒我了!”岑欢激动的过来摇晃他的手臂,却被他一把抱住。 “冷静一点,岑欢。”藿莛东抱着她,掌心抚过她的发旋安抚她激动的情绪。 “我很冷静,我是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岑欢偎在他怀里,忍不住伸手抱紧他,“小舅,我刚才接到一个电话,你知道么?是女儿打给我的,我听见她喊我妈咪了,所以女儿一定还活着。” “女儿的电话?”藿莛东神色一震,抬起岑欢的脸,望着她泛红的眼眶问,“什么时候?那个电话你记得么?” “电话……我回拨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还没开通……” 藿莛东蹙眉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