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你要自由,我给你(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37你要自由,我给你(3000)

换回自己的衣服,把席文绢煲的汤喝了三分之一,剩余的岑欢重新装回保温瓶中,然后办了出院手续。.. 没有等藿莛东给她买榴莲慕司包回来,也没有去和梁宥西告别,只给席文绢打了电话,岑欢便拎着保温瓶离开医院回到住处。 洗了澡出来,听见床上手机响,她粗略看了眼来电,没要接的意思,找出电吹风吹头发。 电吹风发出的‘呼呼’声盖过手机铃声,岑欢面容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内心却波涛汹涌。 如何能波澜不惊,那毕竟是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男人芑。 可那份爱太沉重了,她已经失去太多太多。若不是肚子里尚且还孕育着一条小生命,她很可能已经撑不下去。 她想起中午在医院对梁宥西说的那番话,不自觉轻轻叹息。 会那样允诺他,并不是她冲动,更不是她意气用事。只是突然觉得心很累很累,仿佛有无数大石压在胸口,让她随时都感觉要窒息。而导致这种局面的一切起因都源自她和小舅的情猬。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放下,那么结局必然是以两败俱伤的悲剧收场。 所以她宁可现在就毁了这段情,也不要将来悔不当初,而恰好梁宥西的舍身救命给了她勇气狠下心做出这样的决定。 她这一生欠别人的太多,如今更是欠下梁宥西一条人命,往后不论能不能和他走到一起,依他那么照顾她来看,她欠他的只会更多。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答应梁宥西的一天,因为她一直将感情分得很清楚,也不允许自己将婚姻视做报恩的途径。 可人生没有绝对,你以为会发生的事不一定会发生,而你认为绝对不会发生的,却往往而你的想法背道而驰。 不知吹了多久,手指穿过发丝感觉半干的时候她关掉点吹风,嘈杂的环境立即静下来。 没看有多少通未接来电,她披了件外套下楼。 还只是拉开门,手机又响起,而与此同时,她听见一阵熟悉的汽笛声。 心蓦地一震,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时,楼下已经传来门铃声。 她有些无奈的返回拿起床上的手机。 藿莛东站在门外,左手拎着一袋刚出炉的榴莲慕司包^H小说,而右手拿着手机贴在耳畔。 一路不知打了多少通电话给她,没人接听。于是跑去医院,却被告知她已经出院。然后在来别墅的途中继续拨打她的电话,直到看到她出现,他才收了话机揣回口袋。 没有半句怨言和责怪,他把东西递过去,黑眸深沉,却温柔。 “我已经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她面不改色的拒绝,因为这是实话。在怀孕后她发现自己在饮食习惯上似乎变了很多。 以前很反感的一些食物她现在爱得不行,而以前疯狂着迷的美味如今却入了她的黑名单。 藿莛东微微一楞,却什么都没说,进门后直接将袋子扔入垃圾桶里。 岑欢看得有些心疼,因为他扔掉的不是一袋榴莲慕司包,而是一份被她拒绝的爱。 “我认为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谈的了。”岑欢在他落坐在客厅的沙发时开口,恼他不守信,答应分手却又不兑现承诺。 “过来。”藿莛东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 岑欢不动,“你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 “你要我亲自抱你过来?”微扬的尾音透着一丝威胁。 岑欢苦笑,“小舅,你到底要做什么?不觉得这样很累么?”她不想再重复那些伤害彼此的话,为什么他就是不肯给她一个痛快。 藿莛东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俊容一反之前在医院的阴沉,望着她的姿态淡定而从容。 “过来让我抱一抱。” 因这句话,岑欢险些抓狂。 他以为他们在做什么?谈情说爱你侬我侬? 他究竟有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他! “岑欢,我承诺不会再瞒你,现在不论你问我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实情。”这是他在几番思量后得出的唯一能留住她的办法。 “真是让人感动,不过你若想我相信你会兑现承诺,那就先履行你上一次承诺过我的。”岑欢轻轻松松反将回去一军,让藿莛东一时有些怔忪。 “毕竟爱过一场,有些话不想说得太难听,而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够放开彼此。” “我办不到。”藿莛东还是那句话。 岑欢拧眉,咬咬牙,伤人的话脱口而出:“你说你办不到,那你能办得到什么?你自己有多少和你有仇的人你清楚么?这次冒出来一个宽威害了女儿,那下次又是谁要报复你?而报复你的方法是不是也要绑架我把我杀了?” “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藿莛东起身朝她走近,“我接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住,那栋房子的四周都有我的人二十四小时盯梢,你出行也会有人陪同服侍,很安全。” “只要离开你,我就可以很安全,用不着换住处。”岑欢在他走近时退后,却还是躲不开的他伸来的手,被他稳稳捉住。 他望着她的眼,目光锐利得似要将她看穿。 “岑欢,不要说这样的气话,这样伤我,你心里未必就好受。” “你错了,这是我内心真正想说的,只有离开你我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全。”她狠心脱口而出,强迫自己和他瞬间冷沉下来的黑眸对视。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横亘在两人间的沉默才被岑欢手中突兀扬起的手机来电打破。 用力挣开他,岑欢的视线移至屏幕,来电显示美姨。 果然是知道了。 她抬眼看向藿莛东,“女儿的事你不用再管,我来应付他们。” “既然你这么执意要离开我,还关心我做什么?”她怕霍尔夫妇不绕他? 气他的不知好歹,岑欢别开眼。 “随便你!”她转身,打算去阳台接电话,不防藿莛东突然拽住她。 “岑欢,不论你有多恨我,可我自认每做一件事都是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我要你信我,可你从来就没信过我。” “说到这个,你最可恨!”岑欢冷然回击,“你说你每做一件事都是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可你从来没想过这是不是就是我想要的。你让我不要把心事藏在心里凡事一个人承担,那你呢?你的内心世界又何曾向我敞开过?我和你同床共枕,却可悲的摸不透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把对我的爱和呵护都隐藏起来,为我做过什么从来不说,不论是被我误会或是受了挫折,你永远都是独自藏起来舔伤口,从不在我面前表露你脆弱的一面。你这么伟大这么强悍,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你让我感觉你根本就不需要我!所以我离开与否,对你来说根本就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