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不会爱(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39不会爱(3000)

去医院的的士上,岑欢望着车窗外的璀璨灯火,连眼泪什么时候流了一脸都没发觉。.. ——像他那种一贯站在高处睥睨众生的天之骄子,若不是因为我们是你的亲人,他何必委屈自己忍受这一切?退一万步讲,如果真是他的错,那也是错在他太爱你太想保护好你,却没想适得其反。 她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爱,只是爱一个人不仅需要全心全意的信赖和毫无保留的真心,更需要对对方的袒承。 他对她的爱一直都存在着欺骗,而且他从来都不曾让她走进过他的内心世界。看他不快乐,她比他更不快乐,她想安抚他替她分忧,想看他笑起来时颊边展露的小梨涡。可他把自己的心事和伤隐藏得太好,她根本无从入手。这不仅让她感到挫败,更感觉无力。 她在他心里,他也在她心里,两颗心彼此相爱,却无法融为一体。她不知道造成这样的局面是谁对谁错,又或者是都错了,是他们没学会如何更好的去爱对方,所以就算彼此相爱,却反而让两颗心距离更远芑。 刹车声惊扰她的思绪,冰凉的液体滴落在手背上她才惊觉,慌忙拭去脸上的泪水,匆匆下车。 ********************* 病房里,席文绢望着俊容阴沉的儿子,无奈的叹息猬。 “西西,不是妈要反对你们在一起。只是你是我儿子,我怎么舍得看^H小说你在这场感情里成为受害者,一再受挫被伤害?感情不是付出就会有所回报,而相反你付出得越多,心就越伤。如果经历过这次她还不能接受你的感情,那你不论如何都要逼自己放手。” “妈,她虽然没直接接受我的感情,可她已经在努力向我走来,我等了这么久才等到这个机会,怎么会放弃?”至于将来到底会如何,他不想去想,只是眼下他不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如果她能和你在一起最好,怕就怕她……”席文绢忽然一顿,看向门口,岑欢恰好推开门进来,见到梁宥西床边的席文绢,牵了牵嘴角。 “伯母。” “你去哪了?怎么出院也不和我说一声?”侧身躺着的梁宥西说话间想坐起,席文绢连忙按住,“你刚才就险些让伤口裂口,千万别再乱动。” “妈,我没事,您先回去吧。”梁宥西催促母亲离开。 席文绢望他一眼,看向岑欢。 “欢欢,西西可以吃东西了,我给他你们带了粥和汤。” 岑欢点头,“谢谢伯母。” 席文绢温柔一笑,轻拍她的肩,“你现在要供应两个人的营养,所以要多吃一些。” 岑欢见她又把视线落在自己腹部,不免有些局促和不自在,好几次想开口说清楚孩子的事,可她又已经答应过梁宥西,等他病好了再说。 席文绢一离开,梁宥西立即不安分,想尝试坐起来,岑欢听席文绢说他刚才就险些让伤口裂口,显然是急着找自己,心里有些自责,握住他一只手说,“你别动,我不走,就在这陪着你。” “可中午那会你也说会陪着我,结果回一趟病房就不见你上来了。”梁宥西语气抱怨,脸上却并无责怪的意思。 岑欢没说什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你不是饿了么?我喂你先喝点汤再吃些粥。” “你哭过?” 岑欢一楞,伸向保温瓶的手僵住。 “眼眶红红的,你一定是哭过。”梁宥西蹙眉,“为什么?” 岑欢摇头,默默地把汤拿过来。 “岑欢,你不是要我帮你找回心么?既然如此,你就该对我坦承,这样我才能知道你在想什么。”梁宥西抓过她一只手,黑眸望着她,“就算你是因为他哭,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为他哭。” “没有。”岑欢垂眸,“是我父母知道这件事后连夜赶回来了,所以我等你睡着后还要回去。” “你伦敦的父母?” “嗯。” “那他们……” “事情都说清楚了。”岑欢不想再让自己想起那一幕,打断他,舀了一口汤递到他嘴边。 梁宥西若有所思的望着她,没再说什么。 周遭一时静下来,岑欢喂他喝了些汤和粥,自己却没吃。 “岑欢。” 岑欢看他。 “你是因为我救了你才决定和他彻底断绝感情么?” 这个问题纠结了他一下午,他一直在犹豫自己要不要问清楚,却又怕问了答案会让自己很伤心。 可不问清楚他心里又不舒服,所以还是忍不住问了。 岑欢沉默,隔了会才说,“虽然不排除是因为你舍身救我才让我下了这个决心,但主要还是因为我不想再继续那样和他纠缠下去了。” “那我什么时候见你父母?” 岑欢又是一楞,像是没料到他会突然这样说。 “呐,我爸妈你都见过了,为了公平,我当然也要见你父母。” 岑欢低下头,“他们……应该明天会来医院看你。”毕竟她说了是梁宥西救了她,所以就算他们不信她是因为喜欢上了梁宥西才和小舅分手,但基于梁宥西对她的救命之恩,父母肯定会来看他。 “那你知道我们见过双方父母意味着什么么?” 岑欢抬眼,瞥到他眼里的欣喜,有些心酸,不忍打击他,只浅笑道,“我爸半个多月前也受过枪伤,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而且他脾气不太好,所以你明天不要在他面前乱说话,免得他当场黑脸。” “这你放心,我不说别的,哄老人家欢心却是我的强项,我保证让你父母非常满意他们的未来女婿。”梁宥西越说越来兴致,脸上欣喜的表情如同一个得到心爱礼物的孩子。 “想到明天要见岳父岳母大人,我突然好紧张。”梁宥西抓过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嘴上说紧张,却一脸闲适和期盼。 岑欢手一僵,忍住想抽回来的冲动,有些不自在的故意斜眼瞪他,“别人拿枪指着你都不见你皱下眉头,还傻子一样替我挨子弹,你连死都不怕还怕见我父母?” “替你挨子弹的时候不怕是因为我不希望受伤的是你,而且我是男人,一颗子弹要不了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