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昙花一现(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42昙花一现(3000)

如岑欢所料,父母果然提出要去医院探望梁宥西。.. 不巧的是席文绢和梁敬升也在。 双方父母碰面,梁宥西自然是开心,岑欢却是愁眉不展——她还不想这么快让两家的父母以为她和梁宥西定下来了。何况,她还没告诉父母她怀孕的事,若席文绢把这事说出来,父母肯定会有所怀疑。 “我们找个地方谈谈两个孩子的婚事吧,这里让给他们说说悄悄话。”相互介绍过认识后席文绢提议。 而她话一落,除了梁敬升外,其他人俱是面色一震,而岑欢则脸色刷白,目光恳求的看向席文绢,“伯母,我父母是感谢宥西救了我特意来探望他的。芑” 席文绢微微一笑,抓过她的手握住,“欢欢,我知道我这样说很突然,可这事拖不得,因为我们能等你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等,你们如果再不结婚,将来你肚子大了,别人议论起来也不太好。” 岑欢心里咯噔了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孩子?”霍尔太太看向女儿平坦的腹部,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惊讶还是震愕猬。 “欢欢,你怀孕了?” “怎么,欢欢没告诉你们她怀孕的事?”席文绢神情微讶。 “怎么回事?”霍尔蹙眉,本就显得严肃的此时越发肃穆。 几双或惊讶或审视的目光同时投来,岑欢只觉浑身的血液齐齐涌上脑海,眼前阵阵发黑,有种随时都会昏过去的感觉。 梁宥西也没想到母亲会这么心急,听她说出岑欢怀孕的事他就知道事情要不妙,如今看岑欢的脸色,他顾不得是否会撕裂身上的伤口,一下坐起,拉过站在床边的岑欢坐下,双手环着她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妈,岑欢这些天身子有些虚精神也不大好,婚事往后再说。” 席文绢一楞——是谁嚷嚷非岑欢不娶,怎么这会又变卦了? 霍尔睇向梁宥西,那张在望着女儿时神情全然是疼惜的脸让他看清楚这个男人对女儿用情至深。假如女儿真是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他倒也欣慰。可他很清楚事情并不是这么回事。 “欢欢,梁先生伤口未愈需要多休息,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了。” 岑欢知道父亲是要问自己关于怀孕的事,无奈的点头,想起身,梁宥西却不肯松手。 “伯父,其实您不用谢我,我救岑欢都是应该的,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当然要保护她们母子平安。” 岑欢似乎料到他会坚持说孩子是她和他的,并不感到意外。 只是霍尔夫妇却像是被雷劈中一样双双僵住。 岑欢不敢看父母的脸,恨不能让自己立即消失。 “霍尔先生,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吧。”一直沉默的梁敬升忽道。 霍尔回神,浓眉蹙得更紧,却也点头挽着妻子离开。 周遭静下来,梁宥西抱着岑欢语气满满的歉疚,“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突然会提婚事。” 岑欢微微挣开他的怀抱,侧身望着他说,“我想告诉你父母实情。” 梁宥西一楞,“你答应过我等我伤好了再说的。” “现在情况不同,我父母已经知道我怀孕的事,而他们绝对不会相信我怀的是你的孩子。” 梁宥西微微有些不郁的别开眼,“连他们都认定你爱的人只有他?” 岑欢听出他语气中的吃味,叹口气,不知道说什么。 “岑欢,不怕你笑我,我其实……是怕说出实情我爸妈会反对我们。”这么好的机会,他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把握,他不想这么快就一败涂地。 岑欢一开始就清楚他顾虑的是这一点,而且她也知道若席文绢夫妇知道她怀的孩子不是他们儿子的,肯定不会接受她。 “梁宥西……” “我喜欢你像刚才那样叫我宥西。”梁宥西捉住她的手,“你一直连名带姓的叫我,让我感觉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和一个路人没什么区别。” “我只是喊习惯了。”就像她在知道她和小舅没有血缘关系后,她还是习惯叫他小舅。 “如果我爸妈反对我们,你那日说的话还有效么?”梁宥西忽然问她。 “我理解你父母的心情,不希望你们因为我而产生任何矛盾。” “所以只要他们反对,你就会离开我?” 岑欢默然望着他满是失望和受伤的眼,心里微微的刺痛。 “果然昨天那一幕只是昙花一现的美梦。”梁宥西自嘲一笑,身子往后一仰,重重摔在床上,背后的伤口疼得锥心刺骨,他却似麻木了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H小说。 “你别这样。”岑欢看得心里难受,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早上丝楠说那些话虽然并不全对,但她这样做的确是在折腾三人。 她允诺他如果能找回她的心就和他在一起,可给出去的心怎么可能再找得回? 而没有心的她就像是一具空壳,虽然他不介意,可对他来说这太不公平。况且她也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他对自己的好,心里却记挂着别的男人。这是对感情的不忠,对婚姻的不忠,也是对他的不忠。 两人都没再开口,直到席文绢再次进来,岑欢才发觉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 席文绢微笑着走过来,“我和你伯父刚才和你父母谈过了,你们的婚事可以等你把身子养好了再提,那时西西的身体应该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为了孩子着想,你们可以先领证再——” “伯母,”岑欢轻轻开口,歉意的望着被自己打断话的席文绢,“对不起,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您,其实——” “岑欢,你走吧。”梁宥西忽然出声,“我撒的谎我自己来说。” 岑欢愕然。 “什么撒谎?”席文绢困惑地来回望着两人,“西西,怎么回事?” 梁宥西没回母亲,却一直催促岑欢离开。 岑欢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在说出实情后面对难堪。 她这么伤他,他居然还在为她着想。 “欢欢,你爸妈他们在楼下等你,你先下去吧。”席文绢见她不走儿子就不开口,于是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