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47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3000)

璀璨的霓虹从眼底划过,岑欢渐渐拉回被骇住的心神,想起关耀之带自己去郊外那栋别墅时自己看到那片花海时的震撼;想起自己情难自控的跑到他的住处门口蹲了三个多小时,就只为想见他;想起他抱着姚霏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忽然滋生的那种仿佛世界末日的恐惧;想起他对自己的好,他的百般纵容,他温暖的怀抱,他或温柔或狂野的吻……这些,难道以后都不再是她的了么?. ——我想,你这次是真的伤害到他了,甚至是把他打回了原形。. 对呵,是她不要他的,是她亲手把他推到别的女人怀抱里的,如今她有什么好怨好气的,有什么资格和他赌气,有什么权利管他带哪个女人回家。 一瞬间泪如雨下,可她不愿让他看到,模糊的泪眼始终望着窗外,额抵着车窗,手心不自觉再次握紧,而这时,她才感觉到指甲裂开的地方疼的锥心刺骨。 眼角余光瞥到她轻轻颤动的双肩,藿莛东不用想都知道她在哭,却又倔强的隐忍着不哭出声,不在他面前示弱芑。 他不知道关耀之带她去过郊外的别墅,所以不懂她怎么会突然跑来找他。即使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可她不是已经决定和梁宥西在一起了么? 一路无言,直到车子停下,岑欢也没回头看他一眼,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拽住手腕。 “你到底怎么了?”藿莛东沉声问她猬。 岑欢忍住喉咙的胀痛摇头,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更丢脸。 看她这个样子,藿莛东有些无奈的叹息,“岑欢,就算我们现在不是那种关系,但不论你要我帮什么忙,我都不会拒绝。” 因他前半句话,岑欢犹如置身冰窖,通体冰凉。 他说的对,他们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 她不停深呼吸,强迫自己不要再往下胡思乱想,抹干了脸上的泪水回头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谢谢你的仁慈,我……有需要帮忙的时候……会找你的,再见。” 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回头。 “你是不是后悔了?”藿莛东凝着她纤细的身子忽问。 岑欢心头一震,掩饰地轻笑,“后悔什么?” 后悔和我分手,后悔不要我了。 藿莛东心里这样想,却没说出来。 “很抱歉今天扰了你的好事。其实姚小姐和你很配,她那么爱你,以前又是你女朋友,你们俩站在一起才是天生一对,真是恭喜。” 本来就沉闷得让人窒息的空气仿佛被冻结,藿莛东微蹙着眉,神色转冷。 “刚回国时你恭喜我和向朵怡,现在又恭喜我和姚霏,岑欢,你到底是真心恭喜我还是口是心非?” 岑欢咬牙,“当然是真心。” 身后的男人像是笑了下,之后没再开口,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锐利得仿佛要穿透她的身体,让她心虚得浑身不自在,迫不及待的想逃开。 打开车门下车,她行尸走肉般拖着沉重的双腿往院子里走。 藿莛东隔着车窗望着月色下她瘦弱的身影,终究是控制不住心头的心疼,打开车门。 身后脚步声传来,沉稳而有力,岑欢心口一跳,还没来得及想什么,人已经被带入一个温暖的胸怀里。 “承认你后悔了有那么难么?只要你承认,我现在就回去摇醒姚霏让她走。” 沉柔的声音自头顶落下,岑欢贪婪的狠吸了几口他身上散发的好闻气息,然后出乎藿莛东意料之外的推开了他。 “我说了我没后悔,我是真心恭喜你们旧情复燃。” 她微仰头看他,哭得有些红肿的双眼流动着璀璨着星光,“我今天会去找你,是因为关耀之带我去看了那片郁金香,我很感动你悄悄为我做的这些,所以想当面对你说声谢谢,仅此而已。” 藿莛东望着她写满倔强的俏颜,有那么一刹那真是想掐死她。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错过这次,以后就算你后悔死,我也不会再回头。”他目光定定的望着她,神情凝重,“你确定你要放弃?” 岑欢忽然开不了口。 其实她是后悔的,不用等到以后,她现在就后悔死了。她想承认,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开不了口,像是有一个声音在拼命的阻止她。 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就算你后悔了两人又重新在一起,就算你不怪他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失去了女儿,而你静下来时看到他就会想起你女儿的死, 你们没有未来。 不!她努力想否认心里那个声音,甚至不自觉的用力摇头。 而她这个举动让藿莛东误以为是她拒绝自己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 他沉重的叹口气,抚着疼得似要裂开的额角,转身而去。 岑欢怔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张口想喊,却久久发不出声,直到藿莛东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她才如梦初醒,追出去几步,望着已经融入夜色中的车子,失控的跪倒在地,掩面失声痛哭。 为什么要这么倔,为什么要口是心非,为什么要犹豫,为什么…… 岑欢你这个白痴、混蛋,你错过了他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以后他不会再要你,就算你后悔死,他也不会再回头…… *************************** 刚躺到床上就听到门外传来震耳欲聋的砸门声,关耀之猜到是谁,叹口气,无奈的爬起来去开门。 “你吃什么火药了?”打开门看到脸色发黑的藿莛东,关耀之讶异的挑眉,“还真吃火药了?” 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藿莛东越过他走到客厅的小型酒柜前,开了瓶威士忌倒了满满一杯。 “喂,你要熄火去冰箱里拿,喝烈酒只会火上浇油。” 藿莛东不予理会,当白开水般仰头搬空。 关耀之咂舌,过来抢下他的酒杯。 “又被欢欢气到了?” “你为什么带她去那里?”藿莛东斜眼质问他,额头的青筋清晰浮现。 “你这么晚跑来还真的是和她有关?”关耀之^H小说摇头,“我让她去看看你,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