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怕所有女人(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55怕所有女人(3000)

女儿沙哑的叫声让藿莛东揪心,他急步走过去,而姚霏也跟着,奇怪的是小丫头不但叫得更厉害了,而且脸上出现惊惧的表情,一双眼睛瞪着姚霏,抱头拼命的叫,人还往角落里缩。.. “橙橙,别怕,是爹地。”藿莛东蹲下身去抱女儿,原以为女儿会像之前那样对他乱扑乱打,让他意外的是女儿居然反过来抱住他一条手臂,小小的身子一个劲往他身后躲,仿佛是要把自己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女儿的反应既让藿莛东感到惊喜又感到困惑。 回头见姚霏单手支着额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女儿在躲到他身后后已经停止了叫喊,却是不肯出来芑。 “东,你让开一下。”姚霏忽然开口。 藿莛东看向她,“怎么?” “我想确定一件事,一会再告诉你,你现在先让开一下。猬” 迟疑了一会,藿莛东狠心拨开女儿抱住自己手臂的小手,在她再次欲缠上来时迅速起身走开,而姚霏紧跟着走过去。 随着姚霏的逼近,在藿莛东离开后一脸惊慌无助的小丫头再次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喊,瞪着姚霏的双眼充满了恐惧,仿佛姚霏是一只超级恐怖的怪物。 而在姚霏走到她面前站定时,小丫头不再瞪她,却抱头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小脸埋在膝盖里,发出如同受伤的小兽般的哀鸣。 “够了!姚霏,你要确定什么!” 藿莛东见女儿吓成那个样子,心疼得在滴血。连忙走过去拉开姚霏,轻柔的抱起女儿,让她躲进自己怀里。 险些被他不受控制的力道一把推倒的姚霏踉跄了两步后站稳,心头苦涩而受伤——以前在他眼里只有岑欢,现在在他眼里只有他女儿。 他眼里还真的是从来就没有过她,即使是在需要求助她的时候。 “东,我想我帮不了你。”她轻轻开口,在藿莛东转头看来时又道,“你发现了么?你女儿是在看到我以后才尖叫的。尤其是在我接近她时,她看我的眼神充满恐惧和敌意,她怕我。” “这有什么奇怪?她一开始也怕我,不让我抱,我脸上这些抓痕都是她留下的。” “不,她对你的怕和对我的怕不一样。她一开始排斥你,是因为在她失忆后对你感到陌生,而她讨厌陌生人的碰触。但她对你的这种排斥是能够通过时间来改变的,就像现在,她在害怕我时会主动缠着你寻求你的保护。可换做是我,不论我和她相处多久,她对我的排斥和恐惧都不会减少,还有可能会因每日活在恐惧中而导致精神方面的疾病。” 藿莛东蹙眉,“她为什么这么怕你?” “她不是怕我,是怕所有女人。” “怕所有女人?” “这是她在遭受假扮成岑欢的那个女人暴力虐待时残留的心里阴影,虽然昏迷前的记忆她一点都不记得了,但她对那个女人的恐惧却会在看到女性后潜意识冒出来,让她排斥所有女人的接近。” 姚霏叹口气,“虽然我曾在美国的一家权威儿童心理机构任职5年,但你女儿这种情况,我能为力。” 听她这么说,藿莛东想起在m省时女儿不论是看到酒店的女服务生还是医院的护士,都会下意识往他怀里钻,像是要把自己藏起来,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那个脑科专家没说这一点。” “脑科专家精专的是大脑,并不是心理。我可以用我所学的专业知识担保,我的诊断百分之百正确。而你只有找男性的儿童心理咨询师才能接近你女儿。” 藿莛东没再说什么,抱起女儿就往外走。 姚霏知道他是要离开,苦笑,“东,幸好你没先带她去见岑欢,不然岑欢可能接受不了自己的女儿最怕的人居然是她自己。” 藿莛东在她十步之外的地方停下来。 “什么意思?” “那个女人假扮岑欢,不论发色发型和衣着,甚至是连脸型都极其相似,在你女儿眼里,那个女人和岑欢没有区别,所以岑欢才是她心里最大的恐惧,这种情况下如果让她们母女见面,岑欢难以接受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会加重你女儿的阴影,让情况更糟糕。” 闻言,藿莛东心头发冷。 “我有男性朋友是美国有名的心理咨询师,专攻儿童心理这一块,如果你信我,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藿莛东收回目光,“再说吧。” 关门声传来,姚霏望着餐桌上已经冷掉的三菜一汤和两副整齐摆放的碗筷,自嘲地哼笑了声,随即一个耳光重重打在自己脸上,希望能^H小说够把自己打清醒,直视那个男人不可能会和她在一起的事实。 只是感情若可以控制,不让自己那么爱他,那也就不是爱了。 或许选择回来根本就是错误的,这个地方只要有他在,只要知道他是单身一个人,她的心就会不受束缚的为他跳动,即使是痴心妄想。 ***************************** “没想到我第一次亲自下厨不是为了我父母,也不是为了我女人,而是你们父女,真是可惜了我的第一次。” 关耀之惋惜的语气,把最后一道菜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端到餐桌上,然后在抱着女儿用餐的藿莛东对面坐下。 藿莛东白他一眼,懒得说他脸皮厚。 不过是把酒店送过来的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却说成是他亲自下厨,还是第一次,他好意思说他都不好意思听。 “欸,阿东,照姚霏那么说,那欢欢不是这辈子都不能和小丫头见面了?” “总会有办法。”藿莛东淡然回他,垂眸睨一眼怀里眼神怯怯地望着关耀之的女儿,舀了一小匙肉粥喂她,紧接着又喂她一口汤,然后再拿纸巾替她擦拭嘴角。 关耀之看着这一慕摇头,“阿东,你这个样子实在太像一个家庭煮夫兼超级奶爸,如果我把这一慕拍下来传给凌风他们看,不知道会不会刺瞎他们的眼。” 藿莛东皮笑肉不笑的看过去,“除了我,你是我女儿最熟悉的人,我若实在有事忙,有女人的场所不方便带她,那只能把她交给你,所以你最好现在看清楚我是怎么喂她的,饿着我女儿,丝楠不会给你好脸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