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风水轮流转(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56风水轮流转(3000)

等女儿睡着,藿莛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思忖着姚霏的那番话,落在手机屏幕上的拇指停留许久仍是没摁下。.. 不论是在她身世或者女儿生死的事情上,似乎他一直都在面临左右为难的抉择。 他用自己的方式爱她,对她隐瞒,结果却不是她想要的。 如果这次他把女儿的事告诉她,结果会如何? 姚霏那番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他不得不有所顾忌芑。 只是女儿的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转,一个月?两个月?半年?或是更久? 又或者如果女儿这辈子都怕女人,那是不是她们母女这辈子就没再见面的机会了? 烦躁的把头仰后靠着沙发上,如潭深幽的黑眸目无焦距的望着头顶上方的精致吊灯,也不知看了多久,脑海里念头突然一闪,他拿起手机点开屏幕拨出岑欢的电话猬。 屏息静等了几秒,电话那端传出女音,却还是像那次在酒店打她的电话那样提示关机。 藿莛东蹙眉,觉得这两次巧合巧得有些蹊跷。 他知道岑欢没有关机的习惯,除非是手机没电了。 可不会这么巧,他两次打过去都刚好碰到她手机没电吧? 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这个念头一落,他倏地起身,拿了车钥匙要去她的住处,却在走到门口时停下来,回头望向女儿的卧室。 他这一走,如果女儿醒来怎么办? 她怕黑,怕一个人,他不能让女儿一个人留在家里。 心里实在担心岑欢,想了想,他拨了通电话给丝楠,也不管伦敦那边现在是几点。 电话过了许久才有人接通,却不是丝楠,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用一口流利的伦敦式英语问他找谁。藿莛东以为自己打错,可那分明是丝楠的号码。 在他迟疑的当头,男人告诉他丝楠不在,让他过两个小时再打过去。 藿莛东挂了电话,想起岑欢现在是和梁宥西在一起,就算是发生什么事也有梁宥西帮她,他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 自嘲一笑,踩着寂寥的灯光走回女儿的卧室。 ************************* 浴室里,岑欢望着镜子里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足可媲美国宝的女人,心里琢磨不知道要扑多少粉才能把失眠残留的痕迹给掩盖掉,不然肯定会引起同事和病人同时关注。 坐在化妆镜前,刚拿过粉扑要往脸上抹,忽然想起化妆品对怀孕有影响,于是立即打消这个念头,从柜子里翻出一副大框墨镜,准备戴着这个出门。 刚吃过早餐,门铃响起。 岑欢以为是每天早上来接她去上班的许雅旋,挎上包拿了墨镜和一份门诊病历就往外走。 因为忙着擦拭墨镜的镜片,岑欢抬眼看按门铃的人,所以并不知道来人不是许雅旋。 直到戴上墨镜,她才扬起一丝浅笑抬眸等着被许雅旋取笑她阴天戴墨镜,结果却楞住了,笑意一点点隐匿在嘴角,连手上的门诊病历表滑落都没发觉。 “我打你的电话,你手机关机。”藿莛东微眯眼打量在看到自己后楞住的小女人,她的脸色似乎红润了些,衣着打扮也很亮丽——杏色平底皮鞋,浅绿七分小脚裤,白色雪纺修身衬衫,再搭上薄软的裸色小外套,整体给人的感觉清新而富有活力,像是要去约会的热恋小女人,而不是一个孕妇。 她似乎过得很好,在^H小说拒绝他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后。 而她的这些改变是因为梁宥西? 这个认知让藿莛东心头堵得慌,转开眼揉着额角掩饰自己眼中的不悦。 岑欢有那么一刹那怀疑自己的心脏好似要跳出来——在他目不转瞬的盯着自己看的时候。 实在没想到他竟然还会来找她,在她打了一百零一通电话想求他回头他却一通也没接以后。 敛去心头的疑惑,她推了推鼻梁上有些下滑的镜框,一副不冷不热的口吻问,“找我什么事?” 找我什么事? 那晚她在他住处门口蹲了三个多小时,他见了她也是问了这么一句。 一样的对白,一样的他和她,却不是出自同一个人口中。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当日他的不冷不热她竟然学得极其神似。 藿莛东倾了倾嘴角,似笑非笑,“我想问你一些医学方面的问题,有时间么?” “现在不行。”她拒绝。 “你要去……见他?” 岑欢微愕,目光穿透墨镜望着那张任何时候都那么英俊迷人的脸,轻轻一笑,“是的。”不只他,还有她,她每天都要见很多病人,不分男女老少。 藿莛东却显然是误会了她是要和梁宥西去约会,一时不知道再怎么开口。 “你脸上怎么了?”因为戴着墨镜,岑欢一开始没看清楚他脸上那些抓印,是在推镜框时眼角余光越过镜框看到的。 藿莛东摸了摸脸,“被抓的。” 抓的? 这样想着,脑海里立即浮现他亲密抱着姚霏那一幕,胸口顿时觉得气闷。 恰好这时藿莛东身后传来一声汽笛声,岑欢越过他的肩看到是许雅旋的车,回头望着藿莛东语气不是很好的说,“我朋友来接我了,再见。” 匆匆从他身边走过,有那么一秒她希望他会突然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 可直到她上了车,藿莛东都没回头看她一眼。 而她不知道,他不回头,是怕自己看到她和‘梁宥西’成双成对。 待到听到车子开走的声音,他才回神。 长呼了口气正要转身,忽然瞥到岑欢刚才掉在地上的门诊病历。 弯身拾起来,快速掠了一眼,目光落在‘社康中心医院’这几个字眼上。 她怎么会有别人的门诊病历? 他困惑的往外走,上车后打了个电话给关耀之,让他帮忙再照看女儿一会,然后驾车离开。 ************************** “岑医生,我刚才看到的那个男人的背影是你什么人?”去医院的路上,许雅旋忍不住好奇问。 “哦,一个不太熟的朋友,找我问点事。”岑欢回她,眼睛望着窗外,墨镜下的双眼瞠大,试图忍住眼眶里急欲跑出来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