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女人是用来疼的,尤其是怀孕的女人(5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67女人是用来疼的,尤其是怀孕的女人(5000)

岑欢没想到自己那点小心思居然被藿莛东猜得一丝不差。.. 她的确是没喝酒,也不是和梁宥西一起为他朋友过生日,而是在离开酒店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又刻意等到过了凌晨才打车过来。 她知道这个时候女儿已经睡了,所以过来之前换了条裙子,又在裙子上倒了些酒,制造出一副自己酒醉晚归的假像^H小说,以此试探他的反应。 结果很让她满意。 只是有些可惜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拆穿了芑。 望着对面脸色似乎越来越差的男人,岑欢却是微微一笑:“我只是想知道,我在你心里到底占据什么位置?” “要不要我拿把刀来把自己剥开让你看得更清楚更仔细一些?”藿莛东声音转冷,因自己竟然被她这点小算盘就刺得失控而恼怒。 岑欢抿一抿唇,两手放在身后交叉握着朝他走近猬。 “小舅,你明明那么在乎我,而我也爱你,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让我们的关系回到从前的相亲相爱?”她微仰头问他。 “洗洗睡吧,以后别再做这么无聊的事。” 越过她,他大步走向门口,手刚触上门把,就被岑欢自身后抱住。 “我会做这么无聊的事还不是被你逼的?”岑欢有些哀怨的抱紧他,“小舅,别折磨我了,好歹给句话,你到底还要不要我?” 藿莛东皱眉,一点一点拨开她的手,回头望一眼她委屈得咬得发白的唇,叹息,“岑欢,我这个年纪已经没有太多精力和谁去折腾,我说暂时不谈感情,是不想让你再后悔,再像以前那样用憎恨的目光指控我,说只有离开我你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全。以我曾经的身份和现在的地位,宽威绝对不会是算计我的最后一个。” 岑欢一下僵住,脸色渐渐苍白。 “原来你一直都在记恨这件事?”所以才不论她怎么努力对他示爱,他都无动于衷? “我不是记恨,是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这种考虑,我也不在乎以后是不是还会再有一个宽威,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共同面对,你为什么——” “如果真的不在乎,你当初就不会怪我是因为我的原因才给女儿招来了那些灾难!”藿莛东打断她,“你说不论发生什么都会和我一起共同面对,可你当时却是选择离开我!” 岑欢被反驳得说不出话来,大瞠着眼惊慌的望着他,显得很无措。 她知道那时自己说的那些话很可恶,可她不是真心想那样说的。 “……我、我那时……是说的气话……”她艰难的辩解,脸色却越发苍白。 “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不过你这句气话说得很对,如果不是因为我,女儿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回过头,“岑欢,你应该懂我。” “我不懂!”岑欢眼眶湿热,胸口迅涌而上的酸胀让她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和拔尖。“我只知道我们已经错过了两个三年,难道你现在还要再错过又一个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惩罚我当初一时的气话么?” 人生有几个三年经得起他们一再错过! 大颗的眼泪自眼角滑落,岑欢深呼吸,盯着他的背影几乎一字一顿的用力道:“你信不信你这次推开我,明天我就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嫁给别人!” 身后传来的声音有种豁出一切的决绝。 藿莛东许久没听到过岑欢用这种决绝的语气和他说话,一时有些恍神,脑海里浮现几年前她坐在高高的阳台上,笑灿如花的威胁他说爱她的那一幕。 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天生是个赌徒,但凡是被逼得急了,她都会下意识说这样的话逼对方做出选择。 可如果她真能因为他的拒绝就狠得下心把自己嫁给其他男人,那当初就不会离开梁宥西了。 所以他没有回她,而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岑欢瞪着被带上的房门,愤然转身走向阳台。 她真的快被他气疯了,如果再不出来吹吹风让自己冷静,她怕她连杀人的心都有。 原以为过了今晚后就可以重回他的怀抱,没想到弄巧成拙。 爱情面前,果然是再想得通透的人都没办法在怒气上来时理智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刚才气头上一时冲动放下那样的狠话,如今她真有种豁出去随便找个人结婚的念头。 是不是真要走到那一步,他才会回心转意? ************************ 彻夜难眠。 藿莛东掀开身上的被子坐起,眨了眨有些发涩的黑眸,目无焦距的望着窗外渐亮的天色,深邃的五官隐匿在昏暗的光线中,神情隐晦莫测。 他不是不信任岑欢对自己的感情,他知道她爱他,只是这份感情在经历过这么多事以后已经变得太沉重,所以即使是彼此相爱,他也不敢再轻言承诺。 有首歌里唱,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用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还真是该死的应景。 隔壁传来开门声,他眉头一动,敛住思绪,静心倾听门外的动静。只是隔了许久,都没再传出其他声音。 有些困惑的起身,走去门口打开门探望究竟,门一开,就看到怔在门口楞神的岑欢。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憔悴,显然也和他一样彻夜难眠。 “小舅,昨晚的事很抱歉。”岑欢轻轻开口,目光平静。 藿莛东不语。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这段时间她的情绪波动很大,一时晴一时雨,让人捉摸不定。 “对不起,我昨晚不该惹了你不开心还发那么大的脾气。” “你一大早站在我门口就是为了跟我说对不起?”藿莛东狐疑,望着她的黑眸深沉无底。 “当然不只是为了道歉。”她掩嘴轻咳了声,接着说,“我想带女儿离开。” 淡淡的一句,藿莛东却是蓦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