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越老越闷骚(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273越老越闷骚(3000)

藿莛东返回酒店时,岑欢正在把玩一盒男士香烟和一只精美的火机,眼睛却目无焦距的望着窗外,一副神游太空的姿态,连他走近在她身边站了一会都没发觉。.. 他二十多分钟前接到史特文电话,说女儿已经做完治疗,问他什么时候去接。 当时他有些纳闷,岑欢不就在酒店等女儿么?现在看到她连自己站在她身边都没察觉,他想她大概是忘了女儿在楼上做治疗这回事了。 瞥了眼那包已经开封的香烟,他不动声色地在她身旁坐下。 身旁近在咫尺的气息终于让心不在焉的岑欢回神,只是还没回头,一只温热的大掌便覆上了她白皙的小手,自她手中拿过那只精美的火机芑。 “他来找过你?”藿莛东问她,眼睛却看着火机。 岑欢一楞,抬眼看过来,“你怎么知道是他?” 藿莛东没回她,反问,“你抢了他的烟和火机?猬” “他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抽烟尤其伤肺。”岑欢偷偷打量他的脸色,见他绷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想解释,却听藿莛东说,“刚才婚礼上关梁两家人都等不到新郎,原来他来找你了。” 岑欢震惊,似是没想到他会知道梁宥西今天结婚,而且还猜得那么准,知道梁宥西来找过她。 不过转念一想,以他和关耀之的关系,关耀之的妹妹结婚,他会不知道才奇怪。 只是之前为什么一直没听他说过这件事? “我刚才不是去公司,而是去了趟婚礼现场,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不想你想太多。”藿莛东看出她的疑惑,解释说。 岑欢垂眸,嘴边绽开一丝苦笑。 不想她想太多么? 可她怎么能不想。 梁宥西以为他跑来告诉她他要结婚了,她内心对他的内疚就会得到解脱。可那场婚礼并不是他想要的,新娘也不是他爱的人,他不幸福,她如何心安,如何解脱? 更何况害他不幸福的罪魁祸首是她,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得到解脱。 “小舅,关家小姐……真的和传闻的那样体弱多病,常年卧床么?” 藿莛东望着她,她脸上的担忧和内疚毫不掩饰,而这是对另一个男人的,奇怪的是此刻他心里却并没有因为岑欢想着别的男人而感到不悦或者生气。 因为他信她,知道她把爱和其他感情区分得很清楚,而她唯一深爱的男人,只有他。 “我没见过她。” 岑欢微讶,望着他的目光夹着一丝失望,“你和关耀之关系那么好,两人经常在一起都没见过他妹妹,看来传闻是真的了,关家小姐或许真的是长期卧床连关家大门都没迈出过一步。” “我没去过耀之的父母家,没见过也不奇怪。”把香烟和火机拿起,他拉她起身,“史特文打电话给我,女儿已经做完治疗,我们先接女儿,如果你想去参加他的婚礼……” 他顿了顿,低头看她,黑眸不起一丝波澜,“我带你去。” 参加梁宥西的婚礼? 岑欢摇头。 她凭什么去参加梁宥西的婚礼?又以什么身份参加?如果去了看到新娘真如传闻的那样糟糕,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阻止梁宥西结婚的事来,而到时如何收场? 藿莛东见她摇头,没再说什么。 其实不去是最好的,因为今天的婚礼,不会有新娘。 *************************** 因为梁宥西的事,岑欢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不是很好,而且睡眠也差,一晚上要醒来好几次。 藿莛东知道梁宥西是她心头的一块心病,如果梁宥西得不到幸福,她的心病就永远无法痊愈。 所幸小丫头的情况日益好转,岑欢见女儿对自己一日比一日依赖,母女俩的感情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内心无比欣喜。 在做完最后一个疗程的治疗后,史特文^H小说表示小丫头的所有治疗结束。 “那她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没办法恢复了?”丝楠在电话那端问。 “就她目前的情况,她能在几个月内恢复成这样已经是奇迹了。”岑欢并没有像丝楠那样失望,反而觉得庆幸,“她如果恢复记忆,或许就会想起自己被绑架的那些过程,那对她来说太残忍,所以我倒宁愿她不记得,就这样最好。” 女儿已经完全消除对女性的恐惧心理,甚至不再害怕她们接近,这种转变对岑欢和藿莛东来说已经足够。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现在可以告诉爹地妈咪他们可爱聪明的外孙女还尚在人间这个惊喜了?还是你自己亲口和爹地妈咪说?” 岑欢顿了顿,望了眼身后紧闭的浴室门,语气有些忐忑,“我想自己和他们说,可又怕他们生气。” “那不如这样好了,电话接通后让橙橙先喊一声外公外婆,让爹地妈咪开心开心,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生气了。” 岑欢囧,“你确定爹地妈咪在不知道橙橙还活着的情况下听到橙橙喊他们外公外婆不会被吓到?” 丝楠大笑,“也对哦,那还是明天我来告诉他们吧。” “别,我还是——” “我有新电话进来,先这样。”似乎是通很重要的电话,丝楠居然不等她说完就挂了她的电话。 岑欢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发了会呆,然后才把手机放到一旁的矮柜上。 藿莛东洗完澡出来,边擦头发边走去衣橱。 岑欢的视线不自觉地从那双修长而结实有力的腿一路往上打量,掠过他形状漂亮而翘挺的臀,顺着他线条精美的腰线,再往上勾勒他宽阔性感的背部线条,来回打量了好几遍她才反应慢半拍的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居然一丝不挂。 脸上如同有火在烧,岑欢却转不开视线。 藿莛东察觉到身后紧凝着自己的露骨目光,微倾了倾嘴角,从衣橱里拿了件睡袍批在身上,然后转过身,大刺刺地朝岑欢走来。

上一篇   272婚礼就在今天

下一篇   274童养媳(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