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玩过头了 - 东岑西舅(出版)

297玩过头了

而就在他柔情万分准备要好好补偿她带她飞入云端时,耳边响起‘啪’地一记清脆的耳光声,把他给打懵了。. 他难以置信地瞠大凤眸瞪着近在咫尺那张俏丽的面容,一副无辜的口吻:“为什么打我?” 丝楠望着他脸颊上迅速浮现的手指印,尴尬的握拢那只还在发麻的罪魁祸‘手’,大脑也阵阵发懵——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地就给了他一耳光,当时只是不甘心自己这么痛他却那么爽,她没想过要打他的,却下意识做了那样的事表达她内心的不满。 被他似无辜又似有些委屈的眼神瞪得发慌,丝楠有些别扭的转开眼,嘟哝了一句:“打都打了,难道你还想还回我一巴掌?” 关耀之胸口一窒,有些恼怒地瞪着她,俊颜神色速变,忽地抬高手—— 丝楠以为他真要打回自己,心头既失望又伤心,闭上眼切齿道:“关耀之你还是不是男人!芑” 原本是要打在她臀上以示惩罚的大手一顿,关耀之眯眸看她,眸底迸裂危险的流光。 “我是不是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成你在怨我做得不够努力,所以你才怀疑我不是男人?”他挺动精实的腰身锁住她的身子猛然撞入,在她惊慌的神情中故意扭曲她那句话的意思。 “你放心,我会很努力很用心的变着法子爱你,用实际行动不遗余力的向你证明,我有多男人!”最后几个字他是含着她的耳垂吐出的,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上,似有电流窜过,让她浑身止不住地轻颤。 短短几十秒,情势骤转,短暂的温柔过后是越发狂野的掠夺和势不可挡的激情。 他当真说到做到,不断变着法子折腾初经人事的她,而她竟然在痛楚中感觉到体内弥漫开一种陌生的情愫,与他紧密贴合的那处在他狂肆的撞击中不可遏制的猛然紧缩,情不自禁地紧裹住他火热的凶猛,在他快得不可思议的索取中,脑海里忽然爆开一簇洵烂的烟花,尔后一片空白…… *************************猬* 头疼^H小说欲裂。 关耀之蹙眉闭着眼不想醒来。 可是手机一直在响,吵得他压根就静不下心来继续睡。 又过了十数秒,他才懊恼的探出长臂循着铃声去摸索手机的方位,结果摸到温热的一团,触感柔软而饱满,又不失弹性。 他迅速睁开眼,望着身侧熟睡的俏颜,一副见鬼的表情。 他有些怀疑自己眼花,下意识就靠过去,让那张脸在自己眼底放大,而他刚把脸靠近一些,那张脸的主人便张开了眼,湛蓝如海的眼眸澄彻无波。 丝楠迅速清洗过身子后套上衣服走出浴室,床上的男人正单手支着下颚用匪夷所思的表情和严肃的目光盯着床单上早已干涸的一抹暗红,一副思考者的姿态。 丝楠扫了眼他笼罩在清晨阳光下的那具没有一丝余赘的精实体魄,心悸了悸,然后强迫自己别开眼,将怀里抱着的被子用力掷到床上。 关耀之这才回神朝她看来。 刚才在她进浴室清洗身子时,他盯着床单上那抹暗红将昨晚的记忆拼了个大概。 他这人记性不太好,尤其是经常忘记喝醉后自己做过什么。 不过昨晚的记忆实在太深刻,加上人证物证俱在,他只要稍稍一想就能把记忆拼凑回来。 “别担心,我不会要你负责,也不需要,你大可不必这么苦恼。”见他盯着床单上的暗红楞神,丝楠以为他在烦恼这件事,好心的开口,嘴角却噙着一丝讥讽。 关耀之维持原来的姿势目不转瞬地望着她,似在审视她那句话的真假度。 关耀之眯眸,俊颜一阵青一阵白。 见他瞪着自己却不接钱,丝楠把钱放到床上。 “我希望你能对昨晚的事守口如瓶,就这样,我走了。” 没有丝毫眷恋,丝楠话一落便转身走向门口。 关耀之望着她的背影继续保持沉默,直到关门声传来,确定她是真的走了,他才不慌不忙的拿起床上那叠大钞一张一张的数,然后嘀咕:“做了一晚险些精尽人亡才给三千块,女人,你能不能再小气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