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谁更委屈(三更) - 东岑西舅(出版)

312谁更委屈(三更)

“除了这么做,别无选择。.”关父盯着梁宥西,目光沉沉。. 老实说他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和家里两个儿子是完全不同的性子,却同样优秀。 所以当初女儿一提起梁宥西,他就迫不及待的撮合两人,让他变成自己的女婿,成为关家的一份子。 那时他并不认为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就无法幸福,因为他和妻子就是婚后才开始建立的感情,在相处中不知不觉爱上对方,而女儿那么漂亮可爱,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 可是这个梁宥西不一样,他虽然答应了婚事,却一点也不好奇女儿的事情,甚至当婚姻只是一种形式,他出现在婚礼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娶了关家女儿,却从未履行丈夫的职责和义务,一段连基本的沟通和交集都没有的婚姻,的确无法幸福芑。 “你们结婚这么久,一直各睡各的房间,你不关心她她也不关心你,这哪里是夫妻?你们都还年轻,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总不能一直这样过下去。尤其是你,你和小夕不一样,你是正常人,我当初就不应该强迫你娶小夕,所以,不如离了。” “伯父,您别这样说,关夕和我们一样是正常人。”梁宥西纠正他,直觉不喜欢有人把关夕和正常人区分开来,哪怕这个人是她父亲。 关父一楞,“宥西,你难道不知道小夕她……猬” “我知道。”梁宥西回他,感觉心里越发烦乱。 “伯父,您刚才说那件事,是真的吗?” “当然,我还打算明天就找你父母过来商量,反正你妈也不喜欢小夕,我知道她是担心小夕这种情况将来无法给你们梁家生儿育女,可以理解。” 梁宥西不语。 他知道母亲不喜欢关夕,不喜欢到不但一直没来关家看过她,甚至连和他都少有联系。 “伯父,先别打电话给我爸妈。” 关父挑眉,“为什么?你难道不想立即恢复自由身?”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梁宥西感觉关父这句话夹杂一丝讽刺的意思。 “我先考虑考虑。” “如果你是顾忌离婚会带给两家不好的影响,那完全不必。我们关家不在乎这个,也不会影响在小夕再婚。” “再、婚?”梁宥西震惊。 他和关夕都还没离婚,关父就想到要给关夕另外找老公了? “再婚是必须的,你离婚后你父母肯定也还是要催你再婚的,毕竟都还年轻。不过这次我们会让男方先和小夕接触一段时间,我相信小夕那么可爱,一定会有真心喜欢她想一辈子照顾她的男人愿意娶她。” 梁宥西觉得有些头大,关父的语气十分笃定,像是他和关夕离婚一事已成定局一样。 “您刚才说,关夕同意和我离婚?” “我问过她,她没说话,那肯定就是同意了。” “没说话就是同意?”梁宥西想翻白眼,“她一般几点休息?我想和她谈谈。” “你想和她谈谈也对,毕竟是你们的婚姻,你去吧,我还约了王大帅下棋,听说他孙子在部队又立了功,小伙子了不起啊,孝顺父母体贴下属,又一表人才,英姿飒爽,我记得小夕很迷军人的,他们俩应该……”关父端过茶喝了一口,眼睛并没看梁宥西。 而听关父这么一说,刚站起打算要走的梁宥西又顿住了,总觉得关父这番话像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好让他知道等他一和关夕离婚,他就立即撮合那个王大帅的孙子和关夕。 一阵汽笛声传来,关父立即放下茶杯起身,“应该是王大帅来了,我去看看。” 梁宥西皱眉望着关父迫不及待往外走的身影,有些郁闷地敲了下头,走去关夕的房^H小说间。 ****************************** 关夕刚泡完澡出来,就听见敲门声。 她以为是来给她收拾浴室的小月小兰,走过去打开门也没看来人就返身走向自己的床。 门一打开梁宥西就闻到一股浓郁而好闻的药香。 “小月,二哥走了么?” 梁宥西思忖间听到关夕这样问,他才知道这丫头以为他是她的贴身女佣。 他走进去轻轻带上门,闭上眼等适应了室内的昏暗光线才走近关夕。 而关夕得不到回应觉得奇怪,一回头就见一抹高大的身影朝她走来,吓了她一跳,刚想开口就听耳边扬起一个声音,“是我。” 她楞住,眨巴着大眼眨了眨,“梁宥西?” 梁宥西挑了挑眉,“我看你在房里走来走去,一点也不受光线的影响,以为你能看清楚我是谁。” “那是因为我在这间房子里呆了十几年,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行动自如。”关夕捂住被吓得心跳加快的胸口,忽地咦了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梁宥西在她床上坐下,“怎么你房里有这么浓的药香味?” “因为我每天泡抗过敏的药澡。”关夕有些紧张的两手拽着胸前的浴巾站着不动。 因为刚泡完澡出来,她还没来得及换睡衣,身上仅围了条浴巾。早知道进来的人是梁宥西,她就会换上睡衣再让他进来。 希望光线够暗他什么都看不到。 她暗自祈祷。 而事实上梁宥西只看得到一抹飘动的白。 “怎么不坐?”梁宥西拍了拍身侧的位置,“我们谈谈。” 谈谈?关夕困惑,却也挪过去坐下。 “我没送你回来,你是不是怨我出尔反尔?” “没有啊,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冷淡。”关夕蹙起眉头,“我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讨厌我了。” “你爸爸找你谈过我们离婚的事?”梁宥西试探的问。 离婚?关夕心头狠狠一震,有些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梁宥西,虽然这样的光线下她根本看不清楚他此时是什么表情,可是她想他能这么平静的说出这两个字,那表情一定也很平静。 “梁宥西,我这边不是问题,你任何时候想离都可以。”嘴上这么说,可关夕感觉心里难受死了,胸口闷闷的好像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