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难堪(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21难堪(3000)

“小夕。.” 丝楠在关夕的手触上门把时拦住她。 关夕抬起头来,眼眶红红地,眸底蓄满了水气,却倔强的没再让它流下来,分外惹人怜爱。 丝楠心想这样让人心疼的女孩子梁宥西怎么就舍得让她伤心呢? 先不论他对岑欢的情有多浓多烈,可他既然和关夕结了婚,就应该认真对待这段婚姻,努力去尝试接受已经成为他妻子的关夕芑。 即使这段婚姻并不是他自愿的,但到最后若不是他亲口答应,想必他父母和关家父母也不会拿刀逼他娶关夕,所以在这段婚姻里他没有资格觉得委屈,也没有理由伤害关夕,因为最后做出选择的是他自己。 “小夕,像梁宥西这种男人,不论自身条件还是家世背景都那么出众优秀,说没被人爱过或是没爱过人那是不可能的,这很正常,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关夕知道丝楠是在安慰她,可是这种安慰却更让她难受猬。 梁宥西越是优秀,她便越觉得自己可恶。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一句戏言促成了这段婚姻,那他和他爱的那个女人或许就不会分开。 “好了,小夕,别想太多,你先坐一坐,我一会开车送你回去,好么?”丝楠拉下她抓住门把的手道。 关夕点头。 丝楠松口气,轻拍了拍她的肩,回头见关耀之拿着自己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的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捣鼓什么,脸色极其阴沉。 她走过去,刚好看到他点了发送,猜想他刚才是在写短信,不过写给谁呢? 关耀之发完短信,朝关夕招招手,关夕走过去,他点开手机短信编辑写下一行字——别难过,二哥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他既然娶了你,二哥就会要他对你负责。 关夕摇头:“他没有欺负我,是我拆散了他和他爱的女人在一起,是我对不起他。” 关耀之一楞,又写——傻丫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岑欢有儿有女有老公,家庭幸福美满,梁宥西是单相思。你和他结婚是拯救了他不让他继续堕落。 单相思? 关夕盯着屏幕上这几个字眼,心头跳了跳,难以置信像梁宥西那么优秀的男人居然也会犯单相思,而且恋的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她想起梁宥西写下的那一个个力透纸背的名字,胸口宛如压了块大石。 是要有多爱,才会在夜深人静时不自觉写下满满一页心上人的名字?想必那一笔一画都倾注了他对那个女人的感情吧? 关耀之见她不吭声,继续写——小夕,就算你没和梁宥西结婚,他和岑欢也没有可能在一起,因为岑欢根本就不爱他。 关夕看完这句,忽然觉得心疼。 心疼梁宥西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 心疼他的付出得不到回应。 心疼他在想着那个女人时却只能写她的名字寄托自己的相思。 “二哥,你别写了。”她推开关耀之拿着手机的手,眼泪已经遏制不住落下来。 “你都写了些什么把小夕弄哭了?”丝楠抢下关耀之的手机,抽了几张面纸递给关夕,刚要说什么,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丝楠诧异地看了眼关耀之,后者瞪向门口,脸色比之前更难看。 “请进。” 门被推开,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丝楠望着面无表情走进来的梁宥西,再回头看看关耀之,忽然明白了一件事——关耀之刚才那封短信原来是发给梁宥西。 不过,他叫梁宥西来做什么? 关夕目瞪口呆的望着朝自己走来的梁宥西,乌黑的眸子掩不住惊讶,不懂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梁宥西瞥到关夕脸上残留的泪痕,眉头轻蹙了下。 “走吧,我送你回去。” 他开口,声音没有半丝温度。 关夕感觉到他似乎在生气,站起来,而关耀之也没做任何挽留,本来就是他要求梁宥西来接小妹回去的。 “二哥,丝楠姐,我走了。” 丝楠微微一笑,点点头,又望了眼从始至终都没看过她一眼的梁宥西,叹了口气,看着两人走出病房。 门外已经饿得快要昏过去的小月见两人一起出来,欣喜的迎上来捉住关夕的手道:“小姐,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关夕刚要点头,忽地想起:“你下午不是要上班?” “我请了假。”梁宥西没看她,径直走向电梯。 ************************** 关夕第一次坐梁宥西的车,她坐在副驾座上,不时偷觑身侧俊颜紧绷的男人,心头滋味杂陈。 后座的小月察觉两人似乎有些不对劲,也没敢乱开口。 一路无言回到关家,小月先下了车,去扶关夕时,关夕示意她先进去,自己却迟迟不下车。 “梁宥西,我——” “我喜欢谁和你有什么关系?”梁宥西打断她,目^H小说光冷冷看过来,“关夕,我一直以为你很单纯,没想到你这么有心机,居然跑去问你二哥我和岑欢的事。” 关夕愕然,原来他是在气这件事。 “你怎么会知道岑欢?” 关夕低头,“我在你那本诊断书的夹页里看到一张你写满她名字的纸,我猜想她一定是你很爱的人……所以才问我二哥……” “我不是说过不要动我的东西!”像是被戳中了痛楚,梁宥西不自觉拨高声音,连脸色都阴沉得有些恐怖。 关夕被他气极的表情骇得身子往后退,直到背抵上冰冷的车门,仍难掩眼神里噙着的恐惧。 “对不起……”她有些瑟缩的别开眼,胸口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好难过好难过。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觉得无聊才翻翻你的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语气带着哭音,蜷成一团的肩膀还一抽一抽的,大半个身子被掩在那顶遮阳帽下,既滑稽又可怜。 梁宥西咬了咬牙,转过头望向另一扇窗外,却对她说:“回去吧,以后别没事就跑去医院找我。” 关夕身子一僵,同时觉得万分难堪——她的心事竟然在他面前一览无余。 “对不起……”她忍着喉咙口的胀痛再次道歉,然后拉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