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同居生活(1)(4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33同居生活(1)(4000)

在关耀之如火如荼的筹备他和丝楠的婚礼的同时,关夕小朋友也如愿搬进了梁宥西位于医院附近的单身公寓。. 经过重新装修打造的公寓虽然光线明显比平时要暗许多,但也并没有像关夕那间房一样关了门和窗就一片漆黑。公寓还是保留了阳台的设计,只不过多加了道防紫外线的玻璃门和窗帘,而房壁上安了些医学专用无影灯,灯外还蒙了一层橘色的薄纱发散灯光的强度,这样既可以照明又不至于伤害关夕的皮肤。 帮忙搬家的梁劭北一进门便打开灯,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询烂的海洋——橙色的沙发,紫色的窗帘,火红的郁金香,白色的地板,橙色的蒙胧灯光…… 关夕瞠大眼望着这如诗如画的一幕,眼里满满的惊喜和感动 负责安装无影灯的梁劭北见状讨好的凑过来邀功:“漂亮吧?这些可是我休了一星期年假盯着那些专修工人日赶夜赶才这么快完工的。芑” 关夕大眼一转,落在梁劭北的娃娃脸上,微微一笑:“谢谢菊花哥哥。” “……”能别叫菊花哥哥么? “那些是什么灯?”关夕指着房壁上横梁及角落处的无影灯问猬。 “无影灯,宥西哥托人从国外进口的,基本上是没有人拿这种灯用来照明啦,因为价格贵得吓死人。不过因为上次替你缝合伤口时你对无影灯发出的光似乎并不敏感,所以宥西哥才花大价钱购回一批,加上外面蒙了层薄纱,基本上你可以在这套房子里自由活动,当然,前台是你不能去阳台。” 梁劭北刚解说完,一件不明物朝他袭来,精准盖住他的头。 “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梁宥西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梁劭北扯下头上的东西,见是一件脏兮兮的围裙,立即嫌恶的做了个呕吐的表情,随即把它扔进垃圾桶里。 “宥西哥,我还没吃晚饭。”明明中午才让他把冰箱填满食材的,这会居然不给他吃晚饭就赶人?没那么容易。 ^H小说梁劭北摸摸鼻子,献殷勤的冲关夕笑:“小嫂子,你渴不渴?去沙发坐,我给你倒水。” 关夕摇头,“我想把行李放进卧室。” “好好好,我带你去。” 其实卧室只有一间,所以就算不用梁劭北带,关夕也不会把书房和卧室弄错。 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蹭饭吃。 关夕打开梁宥西的衣橱,望着里面一排排颜色不一的男装,心头涌过一阵异样的感觉。 她情不自禁伸手一件件划拉过他的衣物,仿佛是在触摸他的身体,手心又热又烫,还微微地有些发颤。 终于搬进来和他同居一室了,真好。 “菊花哥哥,为什么他不住自己家却要搬出来住?”关夕边把自己的衣服挂上衣架边随口问。 梁劭北正在看一条刚收到的短信,闻言想也没想地说:“还不是为了追岑医生,英雄难过美人关,以前岑医生住隔壁,宥西为了近水楼台所以买了这套公寓,后来岑医生搬走了他也没舍得离开这块伤心地,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还……” 后知后觉的梁劭北突然顿住,随即一脸菜色的看向同样顿住了挂衣动作的关夕,眨巴了下眼睛,心里后悔得在滴血,却不知道如何收回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 要死了,如果被宥西哥知道他就完了。 他匆匆收了电话,又拿出来,故做淡定道:“那个……小嫂子,我朋友喊我出去有点事,晚饭我就不留下来吃了。” 连再见都没敢说一句,他匆匆离开卧室,又火速冲向玄关,一下就没了人影。 在厨房准备晚饭的梁宥西听到关门声困惑地探出身来看了一眼。 “梁劭北?” 喊了一句没有回应,他断定是梁劭北走了,也没多想,继续手头的动作。 卧室里,关夕也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连手里的衣架掉在地上都没察觉,还是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才猛然回神。 走去接电话时她才想起自己是在梁宥西的住处,那么打电话来的人肯定是找他,所以她没有接电话,而是走出卧室。 梁宥西在厨房听到客厅的电话铃响,正奇怪关夕怎么不接电话,就见她从卧室出来,橙色灯光下虽然看不出她的脸色如何,但神情却是心事重重。 “怎么了?” 他擦干净手,边问她边走向客厅。 关夕摇头,望着他伟岸的背影,闻着空气里的食物香气,忽然觉得胸口酸酸胀胀的,好难受。 他还以为他搬出来是因为他和他父母关系不好,却原来是因为那个岑欢。 岑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为什么梁宥西这么爱她? “关夕。” 听到梁宥西喊她,关夕抬眼。 “你的电话。” 关夕一楞,走过去从梁宥西手里拿过话筒。 “小夕。”关母的声音传来。 关夕咬了咬唇,“妈,什么事?” “唉,妈只是不放心你,你长这么大还没离开过我们一天,虽然我知道宥西会好好照顾你,可心里就是一直惦记,你一走你爸连晚饭都没心情吃。” “……” “好了好了,妈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宥西说他在做晚饭,你问他有没有什么你能帮忙的,也帮忙做些家务,他一个大男人你总不能什么都让他做。” “哦。” “那就这样……”说是要挂电话,结果过了许久关夕都没听见电话里的嘟嘟声,最后还是她主动挂了电话。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不能再让父母为她操更多的心了。 关夕深呼吸,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你怎么了?” 头顶落下熟悉的声音。 关夕吓了一跳,仰头瞪着站在她面前的梁宥西,像是奇怪他怎么还站在这。 “你有心事?”梁宥西继续问她,目光犀利。 关夕扁扁嘴,点头。 “什么心事?” 关夕想了想,“只有一间卧室耶,那你是要和我睡同一张床吗?” 这就是她的心事? 梁宥西啼笑皆非。 试问她受伤的那一个星期哪天晚上不是他抱着她睡防止她弄伤自己的腿? 她每晚窝在他怀里毛毛虫一样钻来钻去睡得舒坦,他却是备受煎熬,每天晚上都要忍受温香暖玉在怀,却不能吃不能动,连碰都不能乱碰。

上一篇   332入赘(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