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后悔还来得及(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42后悔还来得及(3000)

这最后一句如同一双无形的手揪住了梁宥西的心脏,他望着哭得无法遏制的关夕,整个胸腔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压抑的气闷。. 他想他对关夕或许也不是没有半点感觉。 虽然,他不爱她。 关夕转过身背对他,不想再让他看到自己的难堪。 可是身子刚转过去,就有一股强劲的力道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回来芑。 然后头顶大片阴影压下,滚烫的吻迅速落下来,带着好闻的气息,直抵她的口腔内壁,辗转着卷住她的舌火热地亲吻交缠。 关夕瞠大眼,被他突然的改变惊得忘了呼吸。 为什么?他刚才还不愿意亲她的,可是现在…猬… 她不自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却无意吮住了梁宥西在她口腔里翻搅纠缠的舌,电光石火间,原本闭着眼的梁宥西这一刻忽然睁开眼,两人四目相对,各自的大脑都忽然出现刹那的空白。 原本只是一个带着些歉意和内疚的亲吻,却不知不觉脱了轨。 关夕不知何时被梁宥西压制在身后的床铺上,两人的身体紧密交叠,四片唇瓣绞缠在一起热烈的亲吻,空气中爆开暧昧的喘息和乱序的呼吸声。 蒙胧中,分不清是谁的手在谁的身体上抚摸、撩拨,而仅仅是接吻,关夕已经被体内滋生的那股陌生而愉悦的刺得浑身酥软。 原来这就是接吻,果然像小兰小月买给她看的那些言情小说上写的那样,被喜欢的人这样火热的亲吻,大脑真的会出现瞬间空白的感觉,而身体的温度会节节攀升,甚至有种心脏似要爆掉的感觉和出现耳鸣的现象。 可光是亲吻还不够,身体里那股四处奔窜的燥热似乎在抗议着还要更多。 她的手毫无章法的在他身上乱摸,不经意碰到他衣领的领扣,居然下意识就去剥他的衣服。 身上的男人抗拒地捉住她的手,却只停顿了一秒又松开,像是默许了她的某种行为,任她笨拙地剥下他的上衣又去解他腰间的皮带。 可是关夕努力了好几分钟都奈何不了,只能扭动着身子恳求他,水汪汪的眸子里浮动的那抹亮彩似能慑人魂魄,竟教梁宥西看得楞神。 此时的关夕完全迥异于往常那个纯真得像个孩子般的女孩子,现在躺在他身下的是个会勾人魂魄的小女人。 她媚眼迷离,红唇娇艳欲滴,大敞开的领口处裸/露的大片酥/胸和精致的锁骨映入眼底,竟然说不出的妖媚,有种让人心荡神摇的诱/人风情。 关夕等不到他帮忙,失去耐性的小手胡乱往他身下探去,掌心无意碰到一处散发着灼热气息^H小说的硬物,似乎还在她的掌心包拢时跳了一下,让她忍不住好奇地又收拢五指捏了一下,却听到头顶落下一个低沉而压抑的抽气声。 她弄痛他了? 关夕惊慌地看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只温热的大手忽地自她内衣的边缘挤入,牢牢握住她娇小的丰盈,指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刮过她敏感的顶端,异样的触觉引发关夕的身体不自觉的一阵颤栗。 真敏感。 梁宥西腹诽了一句,同时喉咙耸动了一下,忍住那处的胀痛,双手俐落的剥除两人身上的剩余衣物。 等到彼此身无一丝遮蔽物地紧密相拥,关夕才意识到牢牢抵在自己腿间的火热硬物是何物,一张脸涨得通红,颤着长睫闭着眼不敢睁开看他满是促狭的黑眸。 万事俱备,梁宥西却在最后一刻犹豫了。 “关夕。” 他唤她,饱含情/欲的声音哑哑而迷人。 关夕点点头,双臂圈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入他颈项窝里。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关夕打开眼,看向他的时候奇怪自己竟然还能挤出一抹笑,“你是在问我还是在问你自己?” 想后悔的那个人是他吧? 他不爱她,所以想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 而如果两人发生了关系,有些事情多多少少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梁宥西望着她,有种心事被揭穿的狼狈和难堪。 他闭上眼,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同时双手固定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让自己一点点进入她。 关夕皱眉,圈住他脖子的手改攀住他的臂膀,指甲深陷入他的肌肤里。 被进入的感觉如同在遭受某种凌迟,身体的每一个感官细胞都在叫嚣着痛。 可是她不后悔,不后悔和他水乳交融。 她疼,梁宥西却也不见得好过。 太过紧窒的甬道让他进退两难,连太阳穴及额角的青筋都被/逼得爆出来,而下腹那处反而愈见膨胀,让他有种不顾一切挺入然后疯狂律动的冲动。 可是顾及她是第一次,他只能万般忍耐,边啃咬她柔软的耳垂边揉/捏她敏感的丰盈顶端分散她的感官。 可尽管这样,关夕仍是疼得完全无法动弹,而额头冷汗涔涔。 见她这样,梁宥西叹口气,压抑住那股急欲宣泄的躁动哑声道:“我出来?” 关夕无法开口。 她瞥到他太阳穴及额角狰狞跳动的青筋,狠狠深吸了口气,随后抱住他的臀用力压下,而自己弓身迎上去,一阵锐利的钝痛后,两人终于豪无缝隙的结合为一体。 梁宥西狠抽口冷气,愕然瞪着身下疼得泪水外涌的小女人,良久才低头亲吻干她脸颊上以及眼角的泪水,温柔的吻住她的唇,舌头探入她口腔里耐心的撩拨,挑/诱她的热情。 两人结合的地方越来越烫,他终于忍耐不住,开始试探般的动一动,然后加大动作的幅度,灼热的硬/挺缓缓退出又一下进入,而身下的人儿一开始还皱眉,在他动时身子本能的往后退缩,到最后慢慢不再退缩了,反而还主动扭动着身子迎/合他。 于是一切开始疯狂。 他扣住她的腰抵着她湿润而火热的柔软狠狠的进入退出,反复的律动需索,却总像要不够,不断变换着姿势地要她,看她在自己身下绽露似痛苦又似愉悦的复杂表情。 暧昧的喘息和让人脸红心跳的肉/体相撞的声音交织成一首淫/糜的乐章,深蓝的天光透进来,笼上两具绞缠在一起动作着的年轻身躯,说不出的情/色和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