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你是不是爱上我了(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53你是不是爱上我了(3000)

暮色西沉,落日的余晖笼罩在从住院大楼走出来的梁宥西身上,将他投在地上的身影拉长一条长长的线。. 手机响了许久,他却仿若未闻,单手抄着休闲裤的口袋,另一手揉着光滑的额角,步伐慵懒地走向停车位。 身边有人走过,在经过他时纷纷将脚步放下来,目光同时落在他身上,而他同样视若无睹,大脑自动将周遭的一切从视野里摈除。 “宥西哥!”身后传来一个有些喘的熟悉男声。 梁宥西稍稍拧了拧眉,却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芑。 “哎,你等等我!” 急促的脚步声逼近,下一秒,一条手臂重重搭上的他肩见他楼住,而耳边响起大口喘气的声音。 “宥西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少个地方?从你办公室到会诊室再到手术室,然后又去沈主任的办公室,听沈主任说你离开了我又赶紧搭电梯跑下来,很累的好不好?再跑一段路我估计就要断气了。”梁劭北无视梁宥西投来的白眼,耍赖的搂着他的肩抱怨猬。 “滚开,浑身汗味臭死了。”梁宥西嫌恶的拉下他的手。 梁劭北和他从小打闹惯了,对他装腔作势的嫌弃压根就没反应,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继续碎碎念:“宥西哥,我听沈主任说你辞职了?你为什么要辞职啊?那件事又和你没关系,病人突然发病猝死,这是天要收他,谁拦得住啊?” “你念完了没有?”梁宥西停下来看他,神色出乎梁劭北意外的平静。 “宥西哥,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他可以这么平静的面对这件事? “我要回去了,你别跟着我。”梁宥西答非所问,重新迈开脚步。 “不是啊,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你真的要辞职?” 梁宥西冷哼:“不然我说着好玩?” “可是你辞职了那我怎么办?”梁劭北再次抱住他的手臂,一脸的委屈又心急的小媳妇样。 梁宥西半眯起眸凝了他一会,又看向自己被他抱住的手臂,忽问:“梁劭北,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后者瞬间瞠大眼,一副受到极度惊吓的表情。 梁宥西轻哼了声,抽回手大步离开。 直到他走出很远一段距离,梁劭北才猛地一个哆嗦回过神来,浑身满是鸡皮疙瘩。同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又被堂哥耍了。 他有些懊恼地瞪着远去的身影,想了想掏出手机拨通席文绢的电话。 “北北?西西呢?你留住他没有?”电话一接通,席文绢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传来。 梁劭北撅了撅嘴,“宥西哥什么都不肯说,耍了我一道人就走了。” “我就知道你留不住他。” “……” ********************************** 梁宥西取了车往公寓赶,途中想起上午采购的所有食材中午已经用完,于是改道直奔公寓附近的一家超市。 避开感光食物,全部按照关夕的喜好采购好,在经过durex成人用品专柜时,他自然的走过去,瞄了一眼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各色/情/趣用品,最后各拿了几盒超薄装和清凉装及多彩果味装放到购物车里。 回到家,关耀之和丝楠已经离开。 沙发上蜷缩着一抹娇小的身影,双臂交叉环抱,淡咖色的长发落地,微张的小嘴像鱼呼吸时一样不时动一动,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在吃东西。 他尽量放轻动作把东西拿进厨房一一归类放进冰箱里。 正要动手做两人的晚饭,门铃骤然扬起。 他楞了一下,下意识看向客厅,关夕显然也是被突兀的铃声惊醒,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却抓着头一副状况外的茫然表情,显然还没分清梦境和现实。 梁宥西觉得这个样子的关夕真是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抱她。 门铃声还在继续,他走出去,在关夕的目光看来时挑眉朝她勾了勾唇,后者瞠圆了眼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一下冲过来抱住他。 “梁宥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怀里好闻的馨香扑鼻,柔软了梁宥西望着关夕的目光。 他轻捏了下她的脸,嘴角勾扬的弧度很大:“刚回来,看你睡得熟,所以没叫你。” 关夕盯着他看了一会,见他脸色没什么异样,也冲他笑笑,暂时放下为他悬了一下午的心。 “我去开门。” 梁宥西拨开她,关夕点头,改搂住他一只胳膊一起走到门口。 门打开,看到门外站着的母亲,梁宥西黑眸微闪,脸色却并无异样。 倒是关夕在见了神色严肃的席文绢后身子本能的往梁宥西身后躲。 席文绢和梁宥西都察觉到这一点,席文绢下意识蹙眉,梁宥西却握住关夕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然后让她回房。 关夕乖巧点头,没问他为什么支开自己。 梁宥西给母亲倒了杯水,然后窝进一组单人沙发里,静等母亲开口。 席文绢望向他,良久才开口:“你不能辞职。” “妈,不论您是以医院股东的身份还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和我说这句话,我都不会收回辞职信。” “只要医院不批准,你就没办法辞职^H小说。” 梁宥西皱眉:“您这是要做什么?强迫我留下来对医院有什么好处?” “那你以为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辞职对医院又有什么好处?”席文绢反问他,语气沉重,“馨榆要同时起诉医院和你,你现在辞职反而会让人以为你做贼心虚。” “您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我辞职和她要起诉我有什么关系?我辞职她一样可以起诉我。” “你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吃官司?还是你不知道吃一场官司对一个主刀医生来说影响有多大?退一万步讲,就算你赢了这场官司,这件事对你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它甚至可以毁了你!” 说到最后,席文绢的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拨高了声音。 梁宥西却依旧一副淡漠的姿态:“我倒想知道她拿什么理由起诉我?我只是拒绝给她父亲做手术,这根本够不成起诉的理由。” “我看你是在国外呆久了忘了这是中国!你的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国执业医师法其中一条,对于急危重症患者,医师是没有权利拒绝为其救治的,这一点沈主任在你拒绝为病人手术时太大意没和你说清楚,没想到越大意越出乱,馨榆既然铁了心要起诉你,那么她的律师肯定会先从执业医师法下手,而执业医师法另一条规定,因延误救治病人而造成严重后果的,不但吊销执业证书,还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所以馨榆倘若是真的起诉,那么不论是医院还是你,都难逃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