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分别(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71分别(3000)

一晃眼到了梁宥西和关夕去温哥华的这天,由于关夕身体原因不方便和其他人同乘飞机,所以梁宥西早在出国的前一星期就和b市国际航空公司谈妥了包机事宜。. 关家二老及兄弟俩和梁敬升夫妇都去为两人送行,就连丝楠也不顾关耀之的反对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跟了来。 “这是什么?” 梁宥西困惑地望着关景之递到手里的一个信封问。 关景之淡淡扫了他一眼,没回他,却说:“有事随时和我联系,我是你们的大哥,不是外人。芑” 不待梁宥西回应,关景之转身,留给众人一道挺拔的背影。 梁宥西耸了耸眉,好奇的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黑色的卡——温哥华市最豪华酒店的全年总统套房vip卡。 ^H小说“哇,大哥一声不吭从哪弄来的vip卡?”关耀之边回头看离去的大哥边将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塞到梁宥西手里猬。 又是卡? 梁宥西咂舌,望着关耀之的神情明显是在问——不会又是某酒店的全年总统套房vip吧? 关耀之白他,“我至于要和大哥做一样的事来表达爱妹之情么?这是提车卡,你过去随时可以提车,到时候会有人拿温哥华的驾照给你。” “……”这家伙又是怎么一声不吭弄来一张国外的提车卡和驾照的? 梁宥西抽抽嘴角,刚要开口,却被误以为他要拒绝的关耀之打断:“怎么,大哥不是外人我就是?” “……”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关父也走过来,将一张全球通用的银行金卡不由分说的塞到梁宥西手里。 “密码是你生日。” “爸,我——” 话未完关父脸一板:“怎么,老大老二都不是外人,我这个做老子的就是?” “……” 这家人疼人的方式能不能别这么霸道。 其实他自己有能力在温哥华租一套豪华公寓和买车,至于他和关夕的开支就更不用担心,因为他在给关夕做治疗的同时会在那边的医院上班。 不过他能理解关家人心疼关夕甚至是心疼他这个女婿妹夫的心情,所以他没再拒绝,将其他两张卡一并放入那个信封里。 “小夕,我和你爸有时间会飞过去看你们。”席文绢握住关夕的手,端庄的面容洋溢着一抹微笑。 关夕点头,面对即将分别的亲人们,眼眶一直红红的,喉头都胀痛的说不出话。 “等你们回来,大概两个小家伙都会喊姑姑姑父了。”丝楠逗她。 关夕吸了吸鼻子,把手覆上丝楠隆起的腹部,想像着两只小鬼哇哇大叫着姑姑朝自己跑来的画面,下意识笑开。 “我们走吧。”梁宥西过来环住关夕的肩,和众人告别。 关母笑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盈满了水气。 “好了好了,都回家吧。”关父怕妻子太难过,故意大声的嚷嚷几句,然后对梁敬升道:“我们很久没在一起喝过酒了,今天有没有时间?” 梁敬升点头,携着妻子和关家二老一同离开。 关耀之瞥一眼一步三回头还在望小妹离去的方向的丝楠,忽问:“你有没有在欢欢面前提过梁宥西的事?” 丝楠回头瞪他,“我吃饱了撑得慌还差不多。” 当初就是不希望梁宥西再去打扰岑欢她才对他说要对关夕负责,现在终于看到两人甜甜蜜蜜,而岑欢也一直过得很幸福,双方都皆大欢喜,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关耀之皱眉:“那这么说还是不能排除梁宥西心里已经没有岑欢这个说法。” 丝楠一楞:“你怎么莫名其妙又提到这件事?” “这件事关系到我妹的终生幸福,我是时刻谨记。” 丝楠白他,“他心里还有没有岑欢和我在岑欢面前有没有提起过他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怎么没有?如果是你在欢欢面前提起过梁宥西受伤,以欢欢的为人,就算阿东再不爽,她也至少会打电话给梁宥西问候一声。而如果岑欢和梁宥西联系后,梁宥西还能和之前一样宠着小妹,这才说明他心里没有了岑欢。毕竟我们大家都知道他对岑欢的感情。反过来讲,他们若没有联系,那当然就无法判定岑欢在他心里到底还占多大分量,或许只要岑欢一和他联系,他的心马上就向着岑欢了。” “我看你是太闲了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走吧,刚好我想去逛一下商场买些生活用品。” “逛商场?”关耀之狐疑地瞥了眼她的腹部,“你确定?” “非常确定!” 关耀之从丝楠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中觉出一抹怒气,识时务地闭嘴,牵着她的手走向坐驾。 ********************** 丝楠和关耀之这对俊男美女组合一出现在人流众多的商场,一瞬便成为无数道视线的聚焦点。 关耀之早已对路人的注目免疫,所以没什么感觉,只是小心翼翼护着怀里的女人不让人群碰到她。 可丝楠却是滋味杂陈。 那些盯着两人的目光三分之二来自女性,而她们注目的焦点是谁她用膝盖都能想到。 想想自己自怀孕后大腹便便,什么漂亮的衣服都不能穿,化妆品也不能用,虽然脸上皮肤很好,但比起身边依旧光鲜亮丽、美得不可一世的男人,她显然是逊色太多。 这样一想,顿时觉得索然无味,没了逛下去的兴致。 只不过有些东西是必须要买。 关耀之被她径直带到内衣专区,丝楠注意到两个卖内衣的女孩一见到关耀之眼睛双双一亮,不由蹙眉。 挑了几件孕妇内衣走去试衣间,想了想,她把关耀之也拉进去,“你帮我。” 关耀之自进商场就察觉到丝楠脸色不对劲,以为她怎么了,一脸紧张的跟进去就抱住她坐在试衣间里头的椅子上。 “老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丝楠看到他那张妖孽脸就想到那些人看他的花痴目光,哼了声推开他,背对着他脱下身上的孕妇裙,又解开背后的内衣搭扣,试穿孕妇内衣。 关耀之在她脱下内衣的刹那从侧眼瞥到一抹雪白突然弹出来,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大脑轰了一声,赶忙撇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