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迟来的磨难(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76迟来的磨难(3000)

孕期进入第六个月,迟来的妊娠反应光顾了丝楠。. 关耀之看她每天一闻到油腻味或腥味重的食物就吐得翻天覆地,把好不容易被自己养出一些肉的身子都给吐成了原来单薄的身形,心疼得要命,变着花样弄一些清淡又营养的食物哄着她吃,可往往是吃多少吐多少,甚至连晚上睡着了也会突然爬起来冲去浴室狂吐。 关耀之担心她这样吐下去对大人和孩子都不好,所以第二天陪她去做产检时不论如何都要安医生给丝楠开一些止吐药。 “这是自然的妊娠反应,就算吃药也只是起一时的作用,而且任何药物对胎儿都是有影响的,安全起见我建议不用药。” “可是她这样吐也太恐怖了,才一个多星期人就瘦了一圈,吃不好睡不好,这样对胎儿也是有影响的吧?芑” “我可以开一些安神的口服液辅助她睡眠,另外你在饮食上尽量清淡一些,最近这段时间也别带她去公共场所,免得有异味会刺激她的胃出现呕吐反应,还有就是挑她喜欢做的事转移她的注意力。” “那她大概还要吐多^H小说长时间?” “这么晚才出现妊娠反应很少见,正常情况不会超过一个月。猬” 关耀之一听脸马上绿了。 丝楠现在才吐了一个星期就这样子了,如果要吐满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禁有些怀疑藿莛东介绍给他的这名妇产权威是不是徒有虚名。 安医生像是看出他对自己的不信任,笑了笑说,“孕吐是每个孕妇都要经历的,刚开始反应会比较强烈,慢慢就好了。” 关耀之瞥了眼靠在怀里闭着眼一副奄奄一息模样的丝楠,心疼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抱着她离开。 在回家途中,他拨通岑欢的电话,一接通便问:“丝楠吐得厉害,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她止吐?” 那边静默了几秒,随即听到一阵清晰的呕吐声传来,同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她也吐,吃什么吐什么。” “……” “我在考虑是要留下这个孩子还是……” 关耀之听那端声音顿住,无奈叹道:“我理解你的心情,看到她吐成那样是不是很后悔自己让她怀孕受这份罪?可是都已经怀上了,就算你心疼她,她也不会舍得把孩子拿掉吧?” 而他就更加了,丝楠现在都怀了六个多月了,除了继续再忍受几个月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似乎别无他法。 “不过,你一个人怎么带两个孩子和照顾欢欢?” “我已经把他们姐弟分别送到我姐和我妈那去了,现在只专心照顾她。” 藿莛东刚说完,那边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随即电话断了线,显然是藿莛东急急忙忙中结束了通话。 关耀之长吁口气把手机放入口袋里,透过后视镜瞥了眼后座上静静躺着了无生气的丝楠,漂亮的眉头拧了拧,将车开往父母家。 ************************** “怎么都等她瘦了一圈了才告诉我她吐得这么厉害?”关母气恼的瞪了眼小儿子,然后拿来纸笔写了些什么让小兰赶紧去弄来。 “妈,医生说不能吃药。”关耀之以为母亲是要给丝楠去买药,忙道。 “那些不算是药,以前的老人都采来做菜吃,对孕妇和胎儿都不会有影响。医院里根本就没有这些卖,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可以用来止吐。” “真的可以止吐吗?效果这么好?”关耀之仍狐疑。 “等小兰弄回来我拿来和水煮鸡蛋给她吃了你就知道有没有效果了。”关母也不多说,指了指昏昏欲睡的丝楠,示意儿子闭嘴。 在沙发上枕着关耀之的腿睡了一个多小时,丝楠才在刚从王大帅家回来的关父的大嗓门中醒来。 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有些怪异的味道,她眉头一皱,只觉有一股酸味直冲向喉咙往上涌。 她下意识捣住嘴,随即起身快步走向卫生间。 关耀之见她跑那么快怕她摔着,在身后紧跟。 不明所以的关父莫名其妙的抓了扎后颈,而关母从厨房出来责怪道:“丝楠好不容易睡着没吐,被你这么一吓又不知道要吐多久才能停。” 关父被骂得一脸无辜,但刚才丝楠捂住嘴跑去卫生间的一幕却让他意识到的确是自己的错。 “怎么都六个多月了才出现孕吐?” “怀双胞胎本来就很辛苦,你看她才几天的功夫就瘦得都脱了形。”关母心疼的叹气。 “我记得以前你怀老二的时候也吐得厉害,后来是谁给了你一个方子让你照着吃才止住的,你赶紧——” “还等你说,我都已经弄好了。”关母打断他,余光瞥到小儿子扶着丝楠走来,连忙返回厨房端了一碗黑糊糊的东西出来。 “丝楠,来赶紧趁热把这个喝了。” 丝楠没什么力气的抬眸看了一眼,皱眉:“妈,我刚才就是闻到这股气味想吐的,我……”话未完她有立即捂住嘴,一副随时要吐的样子。 见状,关耀之连忙让母亲端开。 “我知道这气味不好闻,但你就算捏住鼻子也要把这个喝了,因为这个止吐很有效。” 丝楠迟疑,却实在是觉得碗里那黑糊糊的液体很恶心,尤其是碗里头还有一只蛋,而她自怀孕后最讨厌吃蛋。 “丝楠,你妈说的是真的,她怀孕那时也吐得很凶,就是靠这个止住的。”关父在一旁帮腔。 丝楠点点头,一手捏住鼻子,一手接过关母手里的碗。 闭上眼刚把碗递到嘴边,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而事实上她胃里已经没有可以能吐的东西了。 “算了,实在喝不下就别喝了。”关耀之心疼她一副喝砒霜的表情,手伸过来要抢下她手里的碗,丝楠咬咬牙,张嘴一口气把墨水一样又涩又苦的汁水喝完。 关父关母见状松了口气。 “耀耀,你给丝楠剥了这个鸡蛋吃,晚饭后再喝一次,晚上睡觉就不会再发生半夜突然醒来吐的现象了。” 一听晚上还要喝,丝楠立即垮下脸,大半个身子瘫在关耀之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