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吃醋(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87吃醋(3000)

顺着关夕的视线往外看,触及那抹不知是因为醉酒还是身体不舒服而显得步伐极其凌乱的身影,梁宥西迅速在脑海里搜寻了一遍,却无法从背影判断男人的身份。. 正欲问关夕那人是谁,关夕却忽然打开车门朝那道身影跑去。 梁宥西微怔,看着朝男人跑去的娇小身影,墨黑的眉不自觉拧了拧,跟着下车走过去。 身体摇晃的男人踩着凌乱的步伐走向另一栋公寓,丝毫不觉身后有人追上来,直到眼前突然多了道人影,他才蓦地停下来,身子却因惯性而踉跄几下,一副随时要摔的姿态。 “小心!芑” 关夕在男人身子下沉时及时伸手拉住,只是身形高大的男人体重也惊人,关夕这样拽着他的手臂反而险些被他带倒,幸好情急中男人自己站稳了,关夕才幸免和大地亲吻。 男人深黑的眸瞳半眯起凝着两手还抱住自己一条手臂的小女人,在看清楚那张脸后神情顿时一震,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关夕闻到他身上释放出的浓重酒气,皱着小鼻头道:“小表舅,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和谁一起喝的,怎么没人送你回来?猬” 被唤做小表舅的男人被她这样一数落,酒意顿时醒了几分,拨开她的手抚着疼得似要爆开的额问,“你竟然还记得我。” 关夕也奇怪自己竟然只凭背影就可以认出男人的身份,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两年多前自己第一次来公寓这边时会觉得这里眼熟了,因为宋律扬也住这片小区,而她来过他家。 “原来是宋律师。” 走近的梁宥西在听到关夕那一句小表舅后脑海里蹦出宋律扬的名字。 他刚才目睹关夕抱住宋律扬的手臂扶他却险些被带倒的一幕,那一刻心里忽然很不舒服,而他很清楚自己觉得不舒服是因为关夕竟然对除了自己以外的男人那么热心。 直到听到关夕喊这个男人小表舅,他心里才释怀——有血缘关系的男人,等同于关家大哥和二哥,又曾经救过关夕,他如果再计较似乎就太小气了。 宋律扬醉意虽然醒了几分,却仍觉头晕目眩,懒懒扫了眼梁宥西便说:“没想到你们也住这,我醉了,改天再聚一聚。” 话落他边揉额角边朝公寓大门走去。 关夕见他仍是摇摇晃晃,知道他醉得不轻,念及他那次救过自己,忍不住上前去扶他。 而梁宥西在她挪动脚步时拉住她。 关夕愕然,正要问他做什么,却见他大步上前主动扶住宋律扬。 宋律扬起初还挣扎说自己可以回去,后来就懒得再讲,任两人送他回家。 开门进屋,宋律扬道了谢示意两人可以离开了,随后走去客厅,一头载在沙发上。 关夕却并没立即离开,而是去厨房找来白糖用开水调好端去客厅。 宋律扬已经闭上眼一副昏昏欲睡的姿态,一手却拽着领带使劲拉扯。 关夕怕他弄伤自己,忙放下碗拿开他的手帮忙。 而在她的手抓住宋律扬的手时,紧闭的黑眸忽然睁开,眸底释放的光痕竟犀利如隼。 关夕吓一跳,见他目光危险的盯着自己,忙解释说:“我给你弄一下领带。” 宋律扬目光一转,重新闭上眼。 关夕松了口气,给他扯松领带,然后端着糖水说:“小表舅,你醒一醒,把这个喝了。” 宋律扬没反应,关夕戳一下他的手臂,衬衫下的肌肉硬得像铁块,反复戳了好几下宋律扬才似不耐烦地再次睁眼,然后蹙着眉坐起,接过关夕手里的碗便仰头饮尽。 “小表舅,你回房睡吧?睡沙发的话滚下来怎么办?” 宋律扬看她一眼,随即想起什么,扯了扯嘴角,“你是不是对谁都这么热情?” 关夕微楞,没弄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你老公呢?” 经他提醒,关夕才想起梁宥西,回头却哪里有梁宥西的影子? 正以为他一声不吭自己走了,耳边却听到脚步声,然后看到梁宥西从卧室那边的方向走来。 “借用了下洗手间。” 梁宥西走过来,朝关夕伸出手:“走吧,别打扰宋律师休息。” 关夕哦了声把手放在他手心里,和宋律扬告别后离开。 ********************** 关夕洗了澡出来时见梁宥西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在想心事还是在看什么。 ^H小说“我洗完了。”她喊一句,示意他去洗。 梁宥西又站了会才转身走回卧室,顺带关上玻璃门拉拢窗帘。 关夕吹干头发躺到床上,刚闭上眼便感觉身侧的床铺骤然下陷,随即一双手臂探过来,将她带入满是沐浴**气的怀抱里。 “关夕。” “嗯?” “你似乎很关心你那个小表舅?” 关夕一楞,转过身望着他纳闷道:“怎么了?他喝醉了没人照顾,我既然看到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梁宥西目光转了转,问:“他是你亲表舅?” 关夕瞠大眼,“你怎么这样问?他爸是我妈的亲表叔,他是我妈的亲表弟,那当然是我亲表舅了。” “你确定?” 关夕被他弄糊涂了,“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梁宥西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眉头却蹙紧。 送宋律扬回家后他其实并不是借用洗手间,而是突然想起白天在阳台上看到的那抹身影,恰好宋律扬这栋公寓和自己那栋公寓是相对的,所以他一时心血来潮跑去宋律扬卧室的阳台看了眼。 然后发现,他的主卧室阳台对面的那套房子正好是他和关夕的卧室。 也就是说,他白天看到的那抹身影不是错觉,当时宋律扬就站在阳台上? 不过他不确定当时宋律扬是否是在看自家的阳台,所以不排除那或许是个巧合的可能性。 “我似乎闻到一股酸味?”关夕忽然开口,黑亮的眸噙着一丝期盼,心里祈祷不是自己自做多情。 梁宥西却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是故意曲解她话里的意思:“你又没怀孕,怎么突然想吃酸的了?” 关夕有些失望的撇撇嘴,转个身给给他一道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