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不会成为你奔向幸福的绊脚石(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89不会成为你奔向幸福的绊脚石(3000)

骤然扬起的声音吓了关夕一跳,回头看来时梁宥西已经走到她面前,蹙着好看的眉看她:“你做什么亏心事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关夕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瞪他:“你才做贼心虚呢。.” 梁宥西的目光览过她身上粉红的运动服,想问她是不是跑步去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她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半点运动过的痕迹。 更何况家里就有现成的跑步机,她要跑步也没必要去室外跑。 “怎么不回我?你去哪了?芑” 关夕不擅长撒谎,也觉得没必要瞒着他,于是老老实实说了去宋律扬家的事。 结果梁某人的脸瞬间乌云密布! “你大清早的跑去别的男人家里又是送吃又是送喝,你知不知道我醒来找不到你很担心?不是说过了吗?就算他救过你是你亲表舅,你想对他好可以通过我,但是不准亲自照顾他?猬” 怎么昨晚才说过的话她这么快就忘了? 关夕被他一阵劈头盖脸的指责吼得傻住,良久才冒出一句;“其实他是我叔外公收养的养子,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 这句话无疑是根导火线,点燃了梁宥西莫名其妙滋生的怒火烧得劈里啪啦。 昨晚还怀疑是自己疑心太重,没想到他的预感果然没错,那个男人当真是对关夕心存他念。 一想到关夕大清早跑过去对另一个男人大献殷勤,他就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所以你的意思是没有血缘的话你们就可以进一步发展?” “咦?什么进一步发展?”关夕望着他烧红的双眸一脸状况外,然后踮起脚尖去探他的额头,“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还是发烧了,怎么眼睛这么红?” 他是发烧了!只不过是被气的! 气闷的拉开她的手哼了声回房,扔下关夕傻傻站着。 “梁宥西?” 她喊他。 梁宥西连停都没停一下。 关夕苦笑,心想这男人的醋也吃得太莫名其妙了。 揉了揉饿得有些发慌的肚子,她走去冰箱拿了包薯片,又冲了杯牛奶,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吃边想心事。 梁宥西回房从衣橱里拿了外出的衣服正要换,手机突然响起。 见是母亲打来的电话,他接通。 “西西,我中午到家,晚上你和小夕一起回来吃饭,你爸也回来。” “我知道了。” “……你声音好像不对?”席文绢在电话那端挑眉问。 “刚起床。”梁宥西胡乱编个借口敷衍。 “嗯,趁这两天多休息也好,一旦上班可就没什么休息的时间了,科室这两年……” “我听劭北说了,正打算去看看沈主任。” “唉,谁都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那边一阵叹息,随后又传来声音:“西西,说到劭北,连他都快做父亲了,当初你要带小夕去温哥华时可答应过我,等她病一好,我随时都可以抱孙子孙女,不知道这个‘随时’是还打断还我等多久?” “妈,我——” “不论你要找什么样的借口,总之你答应过我什么就要做到,况且你都三十一了,还不打算要孩子难道是要像关家老二那样等到三十六七了才生么?” “……” “我还有两个月就退休了,到时候只管给你们带孩子,你们也别让我闲着。” “……” “就这样,晚上你们回家吃饭再说。” ^H小说…… 望着暗下去的屏幕,他郁闷地长呼了口憋在胸口的闷气,扔开手机三两下换好衣服。 出来时瞥到沙发上蜷缩成一团吃着薯片的小女人,想到自己刚才对她一阵劈头盖脸的怒吼,心里又觉得内疚。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关夕照顾宋律扬纯粹只是感恩,并没存什么异心。 只是当时被气昏了才那样吼她。 他走过去,在她面前站定。 关夕察觉头顶阴影覆盖时抬头,梁宥西的脸已经压下来,只是那两片诱/人的唇瓣不是覆上她的唇,而是她手里捏着的薯片。 “喀滋——” 薯片碎裂开的声音让关夕眨了眨眼,而抢了她薯片的男人吃完薯片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她的手指,黑眸凝着她的,说:“我还要。” 轻柔到近乎撒娇的语气让关夕情不自禁抖了抖,却还是受蛊惑般又拿了片薯片递到他嘴边。 一连吃了好几片,梁宥西才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唇,将彼此口中残留的番茄薯片气息交融。 关夕讶异他态度的转变,却也没多问,顺从的探出舌回应。 梁宥西亲吻了会,怕继续下去自己又要失控,忙退出她口腔,只是搂着她亲吻她的耳垂调整紊乱的气息。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关夕又是一楞,等他终于放开自己被蹂躏的泛红的耳垂,才困惑问他:“你怎么了?” 梁宥西以额磨蹭过她鼻尖,闭眼道;“我不该莫名其妙对你发火。” “嗯。”他是不该。 “但是我真的不喜欢你去照顾他。” “……” “我想我……是在吃醋。” 关夕瞠大眼,又听他说:“你是我老婆,你对别的男人好我当然会吃醋。” 所以,他承认吃醋只是因为她是他老婆? “我要去医院看一个人,你是要陪我一起去还是在家?”关夕还没从刚才那个话题回神,梁宥西就又换了话题。 然后她想起,昨晚他说带她今天去郊外享受大自然风光的。 不过他好像忘了吧? “都快中午了,我们干脆吃过中饭再去医院。”话落他脱下外套放在沙发上,随后走去厨房动手做饭。 关夕又拿了片薯片边嚼边打量梁宥西的背影,心里琢磨不透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刚才她还在想要不要想个什么办法刺激一下他,好让彼此看清楚他对她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感情,没想到他前一秒还在怒不可遏,下一秒就又马上变回了那个她熟悉的温柔的男人。 “梁宥西。” 她忽然喊他。 正弯身从冰箱拿食材的男人闻言回头看来,“什么?”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 她认真的语气让梁宥西挑眉,“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