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侄债姑还(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91侄债姑还(3000)

关夕的笑声助长了关彦小盆友顽劣的本性,还没等梁宥西回过神来,又是一注水箭泼到身上,而关珩小盆友也来了兴致,把自己的衣服扔进浴缸里弄湿,然后再把**的衣服甩到梁宥西身上。. 兄弟俩如此反复几次,很快梁宥西身上的衣服找不出一块干的地方。 关夕笑得眼泪水都快流出来,而眼看着某人就要翻脸,她赶紧抢下两只小鬼作恶的工具,咬唇忍着笑望着脸色发黑的男人,想说什么,可一牵动嘴角就控制不住笑出来。 梁宥西轻哼了声,狭长的眼尾扬了扬,忽地抓过关夕的手臂拉她入怀,然后移到花洒下。 关夕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哇哇叫着挣扎,梁宥西却哼哼笑了笑,打开开关任温热的水流自两人头顶浇下芑。 关夕闭上眼,感觉身上的衣服瞬间湿透,真是好气又好笑。 “你怎么这么小气,又不是我弄湿你的,居然报复我!”她以指胡乱戳他的胸口。 “他们是你侄子,我这叫侄债姑还。”梁宥西话落捉住她使坏的手指含在口中吮了会才放开,然后动手脱身上早已湿透的衣物猬。 在他脱去最后一件遮蔽物时,关珩小盆友啧了声,扭过头去对关彦小盆友说:“姑父羞羞脸,不穿裤子。” 梁宥西闻言挑眉探来,看看自己,又看看光溜溜的俩兄弟,难得好心情的笑了笑,“你们也没穿裤子。” “我们是小孩子。”关彦小盆友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 “谁说的小孩子就可以不穿裤子?”梁宥西故意为难他,同时动手去脱关夕身上的,关夕连忙睁开眼羞恼地瞪他,“你自己丢脸就够了,别拉我一起。” 梁宥西撇嘴:“他们还小,懂什么?你都湿了,难道——” “你才湿了呢!” “……” 梁宥西眯了眯眸,忽地一把扣住关夕的臀压向自己腿间那处,低声在她耳边轻喃:“我们要不要试试看谁更湿一些。”语毕故意挺动腰用那处在她小腹上蹭了蹭。 关夕身子一麻,瞬间脸红似火。 而关彦小盆友还突然拍手起哄:“哦哦,姑父坏,姑父耍流氓。” 梁宥西啼笑皆非的瞪去一眼:“小鬼,你知道什么是耍流氓?” “关关爸不穿裤子……抱楠楠妈,楠楠妈说……关关爸坏,关关爸……耍流氓。”还从来没说过这么长句子的关珩小盆友停顿了好几次才把一句话说完。 “原来是你二哥亲自给他们上了一堂什么叫耍流氓的课。”梁宥西凝着脸颊红透的关夕,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我们要不要给他们复习下那节课的内容?” 关夕清晰感觉到他在说这些话时,抵着自己小腹的那处魔术般骤然膨胀,心里不由变得分外紧张,怕他当真当着两只小鬼的面乱来。 “你、你先给他们洗了澡弄到床上去。”她边说边推他,两人的身体摩擦间,头顶落下轻轻地抽气声,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我这个样子怎么给他们洗?”梁宥西俯身把脸埋入她颈项窝里,嘴唇含着她的耳垂轻喃,“你帮我弄出来?” “……” 关夕侧头瞪过去,无奈梁宥西视而不见,反而侧过身让她的身体挡住他高高抬头的勃发,随即捉住她一只手环住,而下颚依旧抵着她的肩,闭着眼感受她柔软的小手在自己释放着灼热高温的那处来回套/弄的快/感。 关夕浑身绷紧,羞得不敢去看趴在浴缸边缘瞪着两人目不转瞬的两只小鬼。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心愈发滚烫时,感觉到身上紧贴着的身体忽然一个激灵,随即有什么东西喷满了她手心。 她僵了僵,同时松了口气。 正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忽地被狠狠吻住,带着排山倒海的疯狂气息,火热的舌直直探入幽闭的最深处,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她整个吞入腹中。 “姑父,我要‘嗯嗯’。” 关彦小盆友突然冒出的一句让险些再次擦枪走火的两人一下清醒。 梁宥西放开关夕,眸底却仍夹杂浓烈的欲念。 关夕被他吻得缺氧,胸口呼吸急促,就连双腿都有些发软。 梁宥西笑了下,弯身拾起内/裤重新穿上,然后才去抱关彦伺候他‘嗯嗯’。 关夕面壁站在温热的水流下,一直等梁宥西把两只小鬼清洗干净弄到床上去各自给他们穿上睡衣,又故做生气的板起脸,两只小鬼才露出一副‘姑父好可怕’的神情,乖乖闭上眼睡觉。 直到确定两只小鬼睡着了,他才满意地从衣橱里拿了自己和关夕的睡衣进浴室。 怕吵醒两只超级难缠的小鬼,他这次只是规规矩矩的洗澡,并没做什么。 虽然他很想把关夕扑倒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吃个够。 ****************************** 窝在书房的沙发上等着梁宥西找影片时,关夕才想起忘了给两只小鬼喝牛奶。 不过他们都睡着了,她不可能把他们叫醒。 “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孩?”关夕忽问。 梁宥西侧头看她,“怎么这样问?” “珩珩和彦彦很喜欢你,可你好像不喜欢他们。” 梁宥西没立即回她,而是挑了93年版的经典喜剧片《东成西就》点了播放,然后才调整一个舒适的坐姿抱过她说,“我不是不喜欢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子相处。” 就连自家小妹梁宥珊和易南的儿子,他也没抱过几回。 “那以后我们有了孩子怎么办?”关夕偎在他胸口纠结的蹙眉。 梁宥西眉头一动,问她:“你想要孩子了?” 关夕抬眼,“你不想要?” 梁宥西喉咙耸动一下,黑眸凝着她望了好一会才开口,“想,只是……” “只是什么?” 怕你后悔。 梁宥西在心里回她,却没说出来。 “这部喜剧片很经典,专心看。”他转移话题,将视线调到屏幕上。 关夕不满他的敷衍,有些生气的扁着嘴挪开身子,目光停留在画面上,不再搭理他。 而实际上她是个一点也不记仇的人,盯着屏幕看了没一会就^H小说被超级搞笑的剧情完全给吸引住了,并随着剧情的发展而不时发出忍耐不住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