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碰面(1)(3000) - 东岑西舅(出版)

392碰面(1)(3000)

返回卧室梳洗出来,梁宥西已经把早餐做好摆上桌。. 关夕见两只小鬼还在把对方当成怪兽扑打,并不时配合动作发出‘呜’‘哗’的声响扮奏,不由得想起昨晚看的喜剧片《东成西就》中张学友和梁朝伟决斗的一幕,忍不住笑出声。 “好了,吃完早餐再玩,来,把扫把和衣架放下。” 关夕抢下两人的‘武器’放好,在他们的抗议声中两只手各牵着一个走向餐桌。 “我要喝奶。芑” 关珩小盆友一爬上椅子便嚷嚷。 梁宥西递了杯温牛奶过去,小家伙居然很礼貌的说了声‘谢谢’,惹得梁宥西挑眉,回他一记笑容。 而他这一笑,顿时让关珩小盆友有种其实姑父也没那么可怕的感觉猬^H小说。 早餐的气氛让人意外的和谐。 两只小鬼大概是玩得太尽兴消耗了很多体力,加上实在饿了,所以乖乖吃着自己的早餐,没再捣乱。 梁宥西正在琢磨一会带两只小鬼去哪里玩,手机响起时几双眼睛同时探向客厅的茶几。 关夕走去拿过来递给他,他见是母亲的电话,接通。 “西西,你现在在哪?” 梁宥西听出母亲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不由挑眉问:“在家,怎么了?” “还在家就好,我还担心你和小夕带着珩珩他们外出游玩去了。”席文绢在电话那端松了口气,又说,“是这样的,昨晚科室来了个旧病号,三年前在我们医院做的脑血管瘤手术,是由陈医生主刀。昨晚他头痛得厉害来医院检查,发现脑部原来长血管瘤的位置又长了好几个,急需手术,而病人家属指名要你主刀。” 闻言,梁宥西看向关夕,沉吟了几秒才回母亲,“妈,我还没正式开始上班,手续什么的都没办,就这样直接去做手术万一出现任何事故医院很难处理,而我自己也会有麻烦。” 毕竟任何手术都有风险,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你不用担心,医院马上可以帮你办理。” 知道无法拒绝,梁宥西应声挂了电话。 “你要去医院?” 关夕问他。 他点头,“有旧病号点名要我做手术。” “那你去吧,他们我来照顾。”关夕体贴的递了张面纸给他,脸上并无半丝不悦。 “他们这么调皮,你一个人怎么顾得过来?” 关夕耸耸肩,“那不然你可以把我们都送回我爸妈家。” 想想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梁宥西点头。 “我做完手术马上过来接你。” 车子在关家大门口停下后,梁宥西歉意地握住关夕的手说。 关夕轻笑,“我又不会跑,不急,你安心做手术。” “姑姑,我要尿尿。” 关珩小盆友并拢两条小腿别扭的摇晃着小身板,一脸很急的样子。 关夕忙抽出被梁宥西握住的手,下车绕到后座把关珩和关彦都抱下来。 梁宥西看着她抱着两只小鬼走进去,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 下午四点多,梁宥西才从医院出来。 取了车坐进去直奔关家,途中忽然想起应该要给关夕办一支手机,免得以后他上班了而她外出无法联系她。 念头一闪,他在下一个路口掉转车头。 而关家这边,关夕被两个精力旺盛的小侄子折腾得大呼吃不消。 “妈,二哥要后天才回来吗?”她惨兮兮的瘫在沙发上问母亲。 “丝楠早上打电话来说明天回。”关母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目光望向两只眼巴巴盯着关夕、显然还在等她继续陪他们玩怪兽大战的小孙子,慈笑了笑说:“珩珩,彦彦,姑姑累了,你们让姑姑休息,等姑父回来再陪你们玩好不好?奶奶切水果给你们吃。” 结果两只小鬼吃了水果安静了不到两分钟,又要拉关夕陪他们玩,关夕大感头疼,心想照顾小孩原来是这么累的事情,不知道二哥他们这两年多是怎么熬过来的。 关母心疼女儿,又不想扫两个小宝贝的兴,想了想说,“要不把他们送去藿家,那边也有几个小孩,只要有伴玩,他们就不会闹你了。” “藿家?”关夕楞了楞,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说,“就您和我说的那个丝楠姐的孪生姐姐家?” “嗯,他们家很热闹,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大的都八岁了。”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打扰人家?那边就那么多孩子了,再加两个岂不是要翻天。”关夕脑海里浮现五只小鬼聚在一起玩怪兽大战的混乱画面,不禁觉得头更痛了。 “我听你二哥说藿家的两个儿子都很安静,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刚好可以综合一下。”话落关母转向两个小孙儿,“你们想不想去远远哥哥家?” 两只小鬼兴奋得跳起来,双双嚷嚷着:“要去要去。” “那谁送他们去?我又不知道藿家住哪。”关夕说。 “我打电话问你二哥。” 关母话落拿起一旁的话筒,一会挂了电话后找来纸笔写下一个地址。 “我打电话给你爸,叫他回来送你们过去。” “爸才出去半个小时,估计刚到王大帅家棋盘都还没摆,别麻烦他了,我自己送他们过去。”关夕拿起母亲写好的地址,朝两只小鬼一挥手,“走吧,我们出发。” ***************************** 门铃响起时,岑欢正忙着给一岁多的小儿子换衣服。 小家伙刚才尿了自己一身。 “远远,去看看是谁来了。”她头也不抬的朝大儿子的房间喊。 不一会一抹小身影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黑发慢吞吞走出来。 绕过客厅时,他扫了趴在母亲腿上的小粉团,小嘴撇了撇,又慢吞吞走去门口。 等他穿过漂亮的前院终于走到锻铁大门前时,门外被关夕各牵着一只手的关珩关彦小盆友已经等得耐性尽失,小腿在铁门上一阵乱踢。 藿行远小盆友从铁门的一条缝隙里往外瞧了一眼,见来人是那两只调皮的小捣蛋鬼,顿时皱起漂亮的小眉头,小指揉着额露出一副和他父亲相似的很头疼的表情。 “远远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