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圆满(5000) - 东岑西舅(出版)

403圆满(5000)

基于梁宥西对宋律扬的不友善,关夕为表歉意,对他格外照顾,整个用餐过程中都在为他服务,不是递酱就是递纸巾,两人甚至还碰杯对饮,完全无视梁宥西的存在。. 梁宥西越吃越郁闷,看关夕对宋律扬笑得那么甜,心里越发觉得‘舅’字辈的男人实在可恶,总要跑来搅和他的生活。 这样一想,他不禁埋怨起当初给他找房子的梁劭北,居然好死不死的那么巧,找的房子不但和宋律扬同一个区,甚至连卧室都对着。 一想到以后每天早上关夕都会跑到阳台上去和宋律扬打招呼,他便觉得胸口气血翻滚,有种想连夜搬家的念头。 他阴沉着脸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本来打算吃完饭带关夕出去转一转,此时却完全没了那份闲情逸致芑。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话落,他起身走向书房。 关夕望着他的背影,微微蹙了下眉猬。 宋律扬瞥她一眼,搬空酒杯里剩余的红酒,淡声道:“他在生气,你不去看看?” 我还生气呢。 关夕在心里腹诽,却摇头没说什么。 之后两人沉默许多,等吃完饭关夕收拾餐具进厨房刷洗,宋律扬在客厅站了会,然后走向书房。 “叩叩叩!” 敲门声过后等了会不见里头的人开门,宋律扬有些无可奈何的摇头,心想男人吃起醋来简直幼稚得像个毫不讲理的小毛孩。 又礼貌性的敲了几下,仍是没人开门后他旋开门把推门而入。 听见开门声,站在落地窗旁眺望窗外的梁宥西缓缓回头,见进来的人是宋律扬,浓眉明显蹙紧,心里掠过一阵小小的失望。 他以为关夕在察觉他不开心后多少会来关心一下,没想到来的反而是影响他心情的罪魁祸首。 他转过身,双臂交叉环胸一副慵懒的姿态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宋律扬,语气不是很好道:“没通过别人的同意便擅自进入私人房间,不知道这算不算犯法?” 宋律扬走过去,脸上的神情是一贯的漠然。 “你很讨厌我。” 他单刀直入,用的是肯定句,直接得让梁宥西一时有些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虽然他的确是讨厌宋律扬,可被这么丝毫不加掩饰的指出来,而宋律扬又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如果就这样承认未免显得自己太幼稚。 可他也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自然不会做否认的事,所以他一时为难要怎么回答。 纠结间,又听宋律扬说:“你讨厌我是因为关夕对我很热情?” 提到关夕,梁宥西脸色变得更凝重。 “她对你只是礼貌性的热情,是因为你以前救过她,你不要自作多情。”他语气恶劣。 宋律扬不以为意的扬眉,“如果真是我自作多情,你又何必因为怕她喜欢我而讨厌我?” “谁说了我讨厌你是怕她喜欢你?” “你承认你讨厌我了?” “……”律师就是狡诈,难怪让人讨厌。 “关夕对我死心塌地,她就算对你好,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他强调,末了又补充一句,“就算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你喜欢她,但你们也没有可能在一起,因为她的心在我身上。” 曾几何时,也有一个男人对他说过相同的话。 那时他爱着的那个女人的心的确不在他身上,而那句‘她的心在我身上’犹如一枚刺穿他心脏的利箭,让他痛不欲生。 如今他希望这句话也同样能让眼前的男人感同身受,从而意识到关夕并不属于他,然后对她死心。 奇怪的是宋律扬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波澜不变,似乎丝毫不受他那番话的影响。 这让他怀疑,宋律扬到底对关夕有没有心存男女之情。 “你以为,我喜欢关夕?”略带迟疑和不可思议的语气。 梁宥西轻笑,神情夹杂一丝鄙夷:“喜欢就喜欢,别不承认,难道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感觉不出来?” “那么请问,你是怎么感觉出我会喜欢关夕?” 梁宥西一楞,敛眉道,“宋律师,我知道你这张嘴能说会道,不过这种事你就不要狡辩了吧?” “不存在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承认?凡事都要凭证据说话,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喜欢关夕?” 见他这么嘴硬,梁宥西有些恼了,“别逼我说难听的话。” 宋律扬哼笑;“我在法庭上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你倒是说说有多难听?” “……” 梁宥西发现和这男人争辩简直就是找气受。 “你是不是早在两年多前就知道我们住在你对面?” “不是。”他也是那天早上在阳台偶然瞥到关夕的身影,才知道他们居然同住一个小区。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不是?” 宋律扬顿了顿,然后才说:“你们两年多前搬来的那段时间刚好我去美国出差,而我回来时听表姐说你们已经去了温哥华。那段时间我们连面都没碰过,我怎么可^H小说能知道你们和我住同一个小区?” “而且我有早上在卧室的阳台做俯卧撑的习惯,如果那段时间我在家,你们也应该能看到。” “所以那天早上并不是你故意偷窥?”而是在阳台做锻炼? “偷窥?”宋律扬轻扯嘴角,“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诬陷?” “你真的不喜欢关夕?”梁宥西仍狐疑,毕竟宋律扬某些时候看关夕的眼神给他一种正在看恋人的感觉。 “喜欢。” 见梁宥西立即一副要发怒的表情,宋律扬又说:“我对她的喜欢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喜欢,你不要多想,不然我也不会特意向你解释。” “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这么说想降低我的警惕性,好更方便接近关夕?” 宋律扬忍不住失笑,“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承认对关夕是男女恋人那样的喜欢心里才舒服?” 梁宥西不语,只是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变幻中察觉什么。 宋律扬大方的任他以审视的目光打量自己,而后脑海里忽地涌现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梁宥西。”

下一篇   404《东岑番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