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东岑番外》15 - 东岑西舅(出版)

418《东岑番外》15

岑欢深刻记得第一次藿莛东送她郁金香时,她还误以为送花人是梁宥西,因为她从未想过像藿莛东这种似乎不怎么懂得浪漫的人会送花给女人。. 而那以后他在市郊的别墅后院种植了大片的郁金香,也就再没送过她。 此时望着怀里询烂得有些耀眼的火红,她心里很快酸软成一片,抬眼微仰着头望向眼前凝着她黑眸灼灼的男人,扁了扁嘴,将手机和满怀的郁金香一并放在地上,随后踮起脚尖双臂缠上男人修长的脖颈狠狠楼住。 藿莛东低笑着反抱住她,走进去关上门,在她哼哼着把脸往自己颈项窝里蹭时低头亲昵的亲吻她不自觉泪湿成一片的眼睫。 在他的唇贴上她的时,岑欢忽地扭头闪避开芑。 藿莛东挑眉。 岑欢脸红了红,揉了揉鼻子说:“我感冒,怕传染给你。” “没关系,反正我的感冒也还没完全好,刚好可以以毒攻毒。”他大大方方吻住她的唇来了记水乳交融的热吻猬。 岑欢挡不住他的热情攻势,两人互抱着亲亲我我一路缠绵到床边。 明明几个小时前还手脚发软身体乏力,可这会不知怎么的,岑欢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甚至比藿莛东更主动的去拉扯他的衣服,却手忙脚乱的外套还只脱了一半就去解他腰间的皮带。 藿莛东哭笑不得的依依不舍退出她的口腔,同时捉住她的手嗓音低哑道:“别点火,你还在感冒,身体会受不住。” 岑欢涨红着脸瞪他:“刚才谁说以毒攻毒?那我就把病毒传染给你。” 藿莛东笑着轻抚她故做生气的俏颜,轻轻一叹,“怎么感冒了在电话里也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你还不是找来了? 岑欢腹诽,心头却犹如灌满蜜糖,甜得不可思议。 明明不是浪漫的人,却会在她很想他时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这叫她如何不对他死心塌地? “小舅。”她撒娇般单手勾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在他解开了几粒纽扣露出大片匀称肤色的胸口转着圆圈,问:“你想我么?” 藿莛东亲她漂亮的额头,轻轻应了声。 岑欢扬眉,润亮的眼眸掠过一丝黠光:“怎么想的?” 她边问边挑/逗的以指勾勒他喉结的轮廓,波光流转的眼眸无比娇媚,似一株罂粟引/诱着藿莛东的肢体感官。 他不语,凝着她的黑眸眸色却渐渐转暗,终于在她的手沿着他坚毅的下颚线条触上他的唇瓣时,忍无可忍的一口含住,随后将她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想你的?”他放过她的手指问她,微勾的嘴角隐隐透着一丝邪气。 岑欢以为自己看错,眨了眨眼,却又听说他贴在她耳畔轻喃,“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连做梦都梦见一次次进入你,你想我的时候也是这样么?” 岑欢瞠大眼,难以置信身上一贯冷严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么……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话来。 虽然有些恶劣,又有想害羞,可是不否认,这感觉,真的不坏。 她拉下他的脖子回吻他,同时笔直的双腿主动缠上他精实的腰线。 藿莛东并不意外她突然爆发的热情,反而分外怀念。 犹记得当初逼他和她合为一体时的人儿在他身上婉转呻/吟的样子,那种勇敢最让他情动,每每想起都能让他兴致高涨,想狠狠的压着她狠狠的要,狠狠的进入。 一切都那么自然的水到渠成。 岑欢感觉自己化做了一摊水,随着身上男人的有力撞击波动成各种让人脸红的形状。 不知过了多久,又换了多少种姿势,虽然身体酸疼,但感官却是极致的舒畅。 藿莛东侧身抱住她翻了个身,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双臂扣住她的腰,托住她的身子让她借助自己双臂的力量上下沉潜。 汗水顺着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滑落在身下男人肌理分明的躯体上,和他身上的汗水融为一体,而空气中满满情/欲的气息更刺激彼此想拥有对方的欲/望,直到岑欢感觉身体酸麻得不像是自己的,藿莛东才克制的在她体内爆发。 …… “不是说了别玩火,现在后悔了?”藿莛东单手支着头笑问秀眉纠结的小女人。 “……” 藿莛东低低一笑,翻身坐起,抱过她走去浴室。 岑欢窝在他怀里瞥到满是美事的餐车,惊讶道:“你还没吃晚饭?可是饭菜已经凉了。” “不是有微波炉么?加热就可以了。”实际上他从昨天到今天总共只吃了一餐,实在是太忙。 只是不论再忙,当岑欢打电话给他,他察觉出她不对劲时,还是放下那么多工作飞过来看她。 他人生之所以能有乐趣,全都是因为她。 所以没有什么能比她更重要。 *************************** 洗过澡又陪藿莛东吃了点东西,两人^H小说窝在沙发上看窗外的夜景。 “你有没有想过要去看他?” 岑欢忽地仰头问。 藿莛东摇头。 他从来就不是感情丰富的人,认识岑欢后他的人生字典才出现了七情六欲这样的词汇,而因为有了她,他的人生已经圆满,对于那些即使和他有血缘关系但从未接触过的人,他并没有过多的想法。 “可他应该很想见你。” 藿莛东垂眸,“是不是我坚持不见你就会认为我很冷血?” 岑欢摇头。 “我爱你这么多年,又经历过那么多事,倘若到现在还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又怎么配做你的妻子,怎么值得你爱?” 藿莛东不置可否的轻哼了声,嘴角却勾起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弧。 “对了,你这两天有没有去医院?” 岑欢想起还躺在医院里的贺母,因为没听贺连臣提起过,所以并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 “手术是很成功,不过人还处于昏迷中,会不会有生命危险目前还很难说。”这是他派去的人汇报给他的信息。 岑欢把头靠在他胸口,无声轻叹了声,没再说什么。 两人依偎着坐了半个多小时,时间过了凌晨藿莛东正想让有些困意的岑欢去床上休息,电话突兀响起。!分享!

上一篇   417《东岑番外》14

下一篇   419《东岑番外》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