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9东岑番外之吃醋篇(1) - 东岑西舅(出版)

429东岑番外之吃醋篇(1)

下午五点多,岑欢驾车赶到市中心区的一家中西餐厅。. 一下车,立即就有路人惊艳的目光朝她看来,而事实上经过精心打扮的她今天看起来的确十分娇俏可人,薄荷绿的无袖雪纺小纱裙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凝白若脂,膝上三公分的不规则纱裙下摆将她一双笔直的美腿拉得更修长,加上清新又不失小女人妩媚的淡妆及将一头微卷的发松松束在脑后露出漂亮额头的韩式发型,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超乎寻常的年轻,仿如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 这家餐厅她还是第一次来,走向入口处时习惯性的环顾四周,然后视线就被定格住了,隔着一大片玻璃窗落在了一道熟悉得连闭上眼都能勾勒出五官轮廓的侧脸上。 即使是那人的前后都有其他客人,其中也不泛年轻英俊的脸庞,但她就是能一眼仅凭一个侧脸就认出他。 更何况从来都是西装革履连参加变装party也是正装出席扮演终极boss的男人,气场实在是强大,即便是隔着一堵玻璃墙,她也能嗅到那人独有的气场芑。 一个小时前打电话给她说晚上有应酬会晚点回家的男人,此时却坐在优雅的中西餐厅里和端庄秀丽的女人共进晚餐,这种被欺骗的愤怒和心爱的枕边人瞒着她和别的女人约会的事实让她眼前阵阵发黑,很自然的就有种想不顾一切冲过去端起他面前的酒*从他头顶泼下去的冲动。 而手机这时响起。 她深呼吸,好不容易才压下胸口翻涌而上的各种繁杂的情绪,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接听猬。 “过来了么?她已经到了。”那端传来略显焦急的年轻男声。 她再次深呼吸,确定声音不会因愤怒而颤抖了才开口:“我已经在门口了。” 话落挂了电话,最后瞥了眼那张熟悉的侧颜,紧了紧不自觉握成拳的手,迈开优雅的步伐款款走进去。 *************************** “你好像从来没变过,还是那么的英俊迷人。” 女人温柔的目光落在对面男人脸上,心有所感。 似乎不论过多久,时间都无法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这样说是夸张了些,但至少这个男人是独得上天眷顾的,那一眉一眼,一言一行,连在梦里都能让她泥足深陷,即使是结婚生子,这个男人仍是她永远无法释怀的一道心结。 “我以为在你眼里,你现在的丈夫胜过世间任何男人。”淡然无温的话从优美的唇瓣吐出,视线却落在手腕处的薄表上,一副急于离开的姿态。 女人注意到这一点,有些无奈的苦笑:“谢谢你帮忙把我爸的骨灰安葬回老家,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联系你求你帮忙了。” 男人微蹙着眉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情。 “听说你儿子很像你?小小年纪就很有你的风范。” 听她提及宝贝儿子,男人眉头舒展,再一次开了尊口:“我的大儿子比较像我,小儿子像她小时候多一些,很贪嘴。” “是么?”看他愿意和自己多说两句,女人有些讨好的刻意继续这个话题:“你更喜欢哪个儿子多一些?” 男人皱眉,眼神古怪的看过去:“都是我的儿子,为什么要说更喜欢?” 女人自知说错话,赔笑道:“也对,两个孩子都漂亮聪明,当然是一样喜欢。” “我喜欢,和他们是否漂亮聪明无关,而是因为他们是我和她的孩子。”男人神色比之前更严肃,“你如今也是人家的妻子和母亲,我劝你收心安分做个好妻子好母亲,你能拥有的已经拥有,无法拥有的就该彻底放弃,犹豫不决的下场不过是你一辈子都无法安心快乐而已。” 话说到这里,男人已经不打算再继续坐下去。 刚想要买单离席,目光除及周遭好几道目光同时望向某一处,这一举动让他下意识也跟着看过去。 ************************* “edison,你用这一招是没用的,我认识你这么久,从来没听你提起过有个什么青梅竹马的恋人,你只是想让我对你死心对不对?” 年约二十却被一脸浓妆遮掩了实际年龄而显得有些老气的女孩苦口婆心的询问对面样貌出众的青年。 青年耐着性子忍受耳朵继续被荼毒的同时暗自祈祷救星快快降临。 “我说过带她来给你看,你信不信那就不关我的事了,只是以后不要再缠我。” “我知道你是骗我的。” “你根本就无可救药。” “那是因为我爱你。” “可是我不爱你。” “那你以前又说喜欢我?”女孩一副可怜兮兮指控的表情,泫然欲泣。 青年翻个白眼,心想***的三岁时说过的话白痴才会当真啊。 “嗨,亲爱的,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充满女人风情的招呼声入耳,青年闻言精神一振,立即打起百分百的精神扬起灿烂的笑脸循声迎向来人,“既然知道来晚了,那罚你亲我一个。” 长臂亲昵的勾住来人的腰让她落坐在自己身侧的椅子上,俊颜凑过去。 岑欢嘴角狠抽了下,在女孩没注意时狠瞪了青年一眼,青年笑嘻嘻拥着她的肩撒娇:“我知道你脸皮薄,跟你开玩笑的,来介绍下。” 他指着盯着岑欢目瞪口呆的女孩说:“她是我妈她闺蜜的妹妹的女儿,八百年前见过几次面,不小心说了句喜欢她,结果她硬要我负责,还不相信我已经有了你,所以我今天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岑欢斜一眼唱做俱佳的青年,撂起颊边一缕垂落的发丝挽至脑后,风情万种的冲女孩笑道:“童言无忌,儿戏怎么能当真,这个世上比他好的男人那么多,你完全可以找一个你很爱也很爱你的好男人,何必缠着一个不把你放在心上的男人呢?”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会知道爱上一个人却要放弃有多痛苦?”女孩昂起下颚反问。 岑欢低笑:“那怎么办呢?他不爱你,你又不肯放弃,难道你要把自己最美好最珍贵的时光都浪费在一个根本不可能会爱你的男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