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东岑番外之吃处篇(2) - 东岑西舅(出版)

430东岑番外之吃处篇(2)

不用想,岑欢也知道来电的人是谁。. 真是难得,明明都看到她了居然还能忍得住不过来。 她牵动嘴角讥讽一笑,动作优雅的接听手机。 “你不在家?”那端男人询问的声音十分肯定,还隐隐透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 “对,我在外面和朋友吃饭。”她回芑。 “朋友?男的女的?” 呵,明知故问? 耐住想回头的冲动,岑欢故意顿了顿才回他:“男的女的都有。猬” “开心么?” “开心。” “那就好,早点回家。” 语毕那端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 岑欢傻眼——他打电话不是来兴师问罪?怎么三言两语就挂了?还是他刚才没有看到她正在和别的男人‘亲热’?又或者,他是看到了,但是已经不在乎了?因为美人当前? 在她兀自胡思乱想的当头,身旁的青年轻推她一下,问:“他打电话给你了?” 岑欢点头,表情阴郁不悦。 青年擅于察颜观色,见状也不多问,只是亲昵的搂过她的肩说:“一会吃完饭去我家吧?我妈这次从美国回来顶多也就呆一星期,她很想见你。” 岑欢无意识点头,长吁了口气把手机放回手包里。 青年递来一杯口感极好的椰奶,她回以温柔一笑,接过正要喝,不料对面一直站着的女孩再次暴走,指着青年旁若无人的大声嚷嚷:“edison,你真是够了!昨天我问你微姨回国没有,你说没有,原来都是骗我的?你这个可恶的骗子!” 被这样明目张胆指着训斥的青年翻个白眼,虽然心头气恼觉得很失面子,想立即离开,但转念又想,既然已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了,那也就无所谓遮掩了,反正丢脸的人也不会是他。 这样一想,他又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笑脸说:“路笑玟,你说对了,我就是很可恶的骗子,拜托你别缠着我了,免得我未婚妻误会。” “你!”女孩气得娇躯微颤,随后抄起面前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往青年身上泼去。 青年早在她有所动作察觉不秒时就有了防备,所以立即起身闪避开,身上未沾到半滴红酒,却是全数泼在了一名恰巧推着餐车走过的餐厅服务生身上。 周遭瞬间一片死寂。 岑欢头疼的扫了眼僵化住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女孩,心想这样的女朋友的确是让男人吃不消。 她从手包里掏出皮夹,从里头拿了一小叠百元大钞出来递到服务生手中,歉意道:“抱歉,这是赔你衣服的钱。” 服务生迟疑了下,只拿了够买一件新工作服的钱便匆匆离开了。 青年坐回原位,冷眼望着女孩道:“挺有本事啊,当这餐厅是你家想怎么撒泼就怎么撒泼?这么想出风头被众人关注,干脆再在地上打几个滚好了。” 女孩脸色涨红,咬着唇说不出一句话。 青年重哼了声,看向岑欢道:“我们走吧,换个地方吃。” 话落他起身,在岑欢站起来时长臂作势要环上她的腰,而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迅速走来,在青年的手臂即将触及岑欢的腰时及时扣住他的手腕重重甩开! 青年毫无防备,被甩开时身体惯性的往后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作为一个常年坚持每天做锻炼身体十分精实有力的男人,青年对于自己居然被对方仅仅一只手就甩得身体摇摆很是羞恼,一站稳便怒目瞪向罪魁祸首,却被对方淡淡扫来的一记冷眼给吓得立即别开眼一副小媳妇般的乖巧状。 岑欢早在嗅到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时就猜到会发生什么,所以丝毫不觉得奇怪。 “咦?好巧,原来你也在这家餐厅吃饭?”她扬起笑脸故做惊讶的迎向头顶男人阴暗的目光。 藿莛东蹙眉扫过爱人青春四溢的打扮,心里隐隐有些不是滋味——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打扮得这么勾人! “我们回家。”他边手边脱下身上的外套不顾她的反对强行给她披上。 岑欢却不肯走,目光望向他刚才落座的靠窗的那个位置,将一直往这边看来的那个女人的脸看得一清二楚。 而那张脸她并不陌生。 “不错啊,藿先生,说是应酬,原来是跟旧情人旧情复燃?感觉怎样?是不是充满激情?” 藿莛东微讶了会,忽然想到某一点:“你其实早就看到我了?” “当然,你们男俊女美,那么出色的一对想不让人注意都很难。”岑欢大方承认,语气满含醋意,“不过我很识趣,既然你说你在应酬,那我就当你是在‘应酬’好了,绝对不会去打扰你!” 藿莛东盯着她气红的俏颜,微眯眸:“你在生我的气?” 岑欢冷笑:“我有什么好气的?我管你和谁应酬?我根本就不在乎!” 这么口是心非的话,藿莛东自然是不会信。 察觉夫妻俩成了众人注目的对象,他牵住她的*手二话不说走向门外。 岑欢挣扎,“你放手!” “别闹了,有话回家好好说。” “回家还说得清楚么?”岑欢忽然红了眼眶,委屈道:“藿莛东你太可恨了!明明是和旧情人约会为什么要骗我?” “……能不能回去再说?”他可没有把夫妻间的**暴露给众人谈论的怪癖。 “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岑欢孩子气的反扯住他腰际的衬衫耍赖。 她的不识相让藿莛东微微有些恼,沉着脸反问她:“既然你这么问,那你和别的男人亲密搂搂抱抱又是怎么回事?” 岑欢一楞,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青年几个大步走过来对藿莛东说:“姐夫,你不认识我了?” 藿莛东冷眼望着清俊的面容在眼前放大的青年,不语。 “嗳,怎么这样啊?才几年不见而已!怎么就不认识了?”青年失望的自言自语,又说:“我是小珧啊,我妈是罗美微,我爸是毕——” “闭嘴。”藿莛东冷冷打断青年的自我介绍,冷嗤,“如果不是知道你是谁,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我面前?” 若不是知道他是岑欢的亲姨妈的独子,就凭他刚才对岑欢动手动脚,他就算是千足兽,手脚也不够他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