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东岑番外之吃醋篇(3) - 东岑西舅(出版)

431东岑番外之吃醋篇(3)

一路上岑欢都没开口,一直望着窗外神色愤懑。. 虽然姚霏已经表明态度要她别误会,可她明明在姚霏眼里看到对藿莛东的不舍和爱恋,所以就算藿莛东和姚霏只是单纯的吃个饭并没什么,她心里也还是不舒服。 而她的不舒服在于他还和以前一样喜欢隐瞒。 藿莛东透过后视镜瞥了她一眼,开口道:“岑欢,你这样生气未免太没道理。” 岑欢哼了声,故意不回他芑。 “你看你同样是陪男人来吃饭,甚至还冒充青梅竹马的恋人兼未婚妻,又是给他搂又是给他抱的,比起我,你自己的所做所为是不是要恶劣许多?” “搂我抱我的男人是我的亲表弟,不像你,对面坐着旧情人!”岑欢满口酸味的反击。 藿莛东冷嗤:“餐厅里除了你我有谁知道他是你亲表弟?你和他众目睽睽下亲热,怎么反过来还生我的气?我和姚霏之间半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念在她父亲的份上帮了个忙,其他根本就没什么。猬” “那你大可以跟我直说晚上是和姚霏一起吃饭,用不着找借口说是应酬吧?” “我没找借口,但凡是我不想去赴的约在我看来都是应酬。” 岑欢回头来瞪着他,胸口气得发疼,可是又说不过他,一时气结。 “停车!” 藿莛东瞥她一眼,“要闹回家闹,别学电视里那些疯女人一生气就动不动喊停车,我们不是在拍电视剧。” 岑欢被他气得无力,咬唇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回到住宅,岑欢把自己反锁在卧室里。 藿莛东敲了会门不见她开,叹口气掏出皮夹拿出一张信用卡,正要开门,声后传来脚步声。 “莛东,欢欢生你的气了?”藿静文边问边递过来一杯温开水。 藿莛东点头。 “这孩子,高高兴兴出去一脸怒气回来,你做了什么让她这么生气?” 藿莛东无辜的长吁口气,岔开话题:“远远和予儿呢?” “远远在教予儿算术,他们大概是我见过最乖的孩子了,尤其远远,根本就不需要大人操心,而且还把予儿管得服服帖帖,简直太让人喜爱了。”藿静文说着笑起来。 “那您早点休息。” “莛东,欢欢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哄哄就没事了。” 藿莛东又点头,心想这次怕没那么容易哄。 藿静文一离开,他用信用卡开了门,卧室里不见岑欢的身影,倒是浴室传来淙淙流水声。 他放轻脚步,一件件脱了身上的衣物大大方方走去浴室。 岑欢背对着他站在花洒下,双臂环住自己的肩头微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专注得连藿莛东打开浴室的门走进去都没察觉。 她肌肤细腻,肤白塞雪,身体曲线一如少女时的优美曼妙,在她身上根本就找不出一丝生儿孕女后残留的痕迹,不论是触感或是视觉感官,都能轻易撩动他的情/欲。 藿莛东走近她,大手绕过她的后背径直伸到前面攫住她一边丰盈,另一手扣住她的腰将她拉入怀。 岑欢惊得要尖叫,刚张口就被攫住下颚狠狠吻住。 浴室里的欢爱对岑欢来说已经不陌生,他生日在情人酒店那晚,他可是没少在浴室里折腾她。 浴缸,浴室门,流理台,甚至是浴室的地板,在他眼里都能作为欢爱的道具。 此时被他这样吻着爱/抚,她不禁又想起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只是在意乱情迷的时刻,大脑还是余留一丝清醒,没忘了自己在生他的气。 所以,在他退出她的口腔时,她咬了他的唇。 藿莛东回咬她:“你这样子真像一只生气又发/情的小猫。” 岑欢气结,被困在怀里还是要抗议性的拳打脚踢,口里嚷嚷着:“你说谁发/情?谁鬼鬼祟祟跑进来非礼谁?” “我是光明正大的进来,只是你自己没发觉或者故意装做不知道而已。” 藿莛东回答得漫不经心,末了又补充一句:“刚才接吻你回应得也很热情,这算不算互相非礼?” 若想占这个男人的口头便宜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岑欢打消这个念头,推开他走去置物柜拿浴巾。 身后男人的手臂却横在她胸前挡住她去路。 “生气伤身体,我们把话说清楚。” “我还不想被你气死!”她几时说得过他那张嘴? “看你生气我会心疼。”抓过她的肩迅速转个圈将她压制在墙壁上,下身那处昂藏抵着她的小腹让她无处可逃。 “你气我隐瞒?”他问。 岑欢被他那处抵着浑身都发软,脸更是红得仿如熟透的番茄。 而他还故意贴着她的耳畔呵热气,根本就是卑鄙的想要她无法思考! “你认为我对姚霏会想法?” 藿莛东换个问题问她。 岑欢抬眼瞪来:“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丝楠说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 “*……问题是我不是猫,当然不偷腥,而且我自从有你后就没再碰过别的女人,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话落他暗示性的挺了挺抵着她小腹那处。 岑欢瞬间脸红到要崩溃:“我又没天天跟着你,谁知道你又没有跟别人做!” 要不要这么不要脸啊,一大把年纪了还说这么露骨的话。 “你不信我只跟你做?”藿莛东挑眉,随即像是思索般蹙紧眉。 “……” “我每次和你在一起都足够把你喂饱,如果和别的女人做了的话,根本没那种体力吧?” 见他把这种事情说得那么光明正大,岑欢都有要晕过去的冲动了。 “拜托你别说了!” “可是你不信我,你认为我对姚霏有意思。” “是我不好,算我误会行不行?” “什么叫算?意思是你还是不信我对姚霏没意思。” “……”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我只对你有性趣。” 岑欢见他一只手探向自己腿间,不用想也知道他所谓的办法不是什么纯洁的事情。 “为了证明我真的只有你,我会很努力的身体力行做到你信为止。”他在她颈间低哼,吻住她的唇的同时大手摸索到迷人的丛/林地带,修长的手指刺入湿热的内壁,模仿两人交/合时的律动做出相同的动作。 岑欢很快被他撩得溃不成军,乖乖伏在他身上任他摆弄。

下一篇   432西夕番外(1)